Posts Tagged '生活随想、饰觉城市'

设计中心

ndc_1

引颈期盼,我们终于(再次)拥有一座设计中心。坐落于维多利亚街和密驼路交界处,国家设计中心老建筑活化,将百年修道院赋予新使命,洁白的外衣令人眼前一亮。

很多人应该不知道或者已经忘了,岛国曾经有过一个设计中心。那是1990年左右,毗邻旧首都戏院。当时我正修设计,申请了学生会员卡,下课后经常往设计中心钻;除了看展览,也在中心的图书馆内找资料,好不开心。数年后,设计中心搬迁了,最终停止服务,叫人惋惜。

当设计师的这些年,我总是羡慕其他国家在推动创意业的先知先觉。泰国的设计中心设在繁忙的购物中心内,旅客凭护照便能进入浏览。我看到设计师和学生们在中心内找寻灵感,白纸涂满了构思,态度积极。台湾也将不少老建筑改造成创意区,象华山1914和松山文创园区,定期举办设计相关展览和活动,方能感受到台北的创意能量。

我纳闷,岛国什么都发达,样样都榜上有名,唯独创意业比他人慢三拍。基于这个原因,本地设计师似乎缺乏一个“家”,凝聚力不强。苦等多年,崭新的设计中心终于在今年三月正式启用,为本地的创意业打了一枝强心针。

ndc_2

启用至今,走访了国家设计中心两三回;由于粉刷味仍在,一切尚新。显然,做为新加坡设计周的主要场地,中心在推广设计领域的潜能与雄心有目共睹。从设计中心近期举办的系列研讨和工作坊,不难察觉创意已不再限于平面或产品设计,而是延伸到商业项目,涵盖范围颇广。

尤其喜欢伫立对街欣赏这座Art Deco(装饰艺术)风格的战前建筑,“National Design Centre” 标牌采用了简约、工业味浓郁的Helvetica字体,很是前卫。里头空间宽敞、自然光明亮,保留了前圣安东尼修道院时代,带有宗教色彩的浮雕。

每一座城市皆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设计中心,不仅让当地的设计师有所认同与归宿,也形成一股软实力,将设计美学与日常生活融合一体,间接刺激创意思维。

ndc_3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19/05/2014

安详山的老井

老井隐蔽山脚下,就在老排屋的后巷。

老井隐蔽山脚下,就在老排屋的后巷。

安详山位于牛车水一带,街名以新加坡先贤商人谢安详命名,是个充满历史特色的老区。这里曾经宗乡会馆林立,让飘洋过海南下的中国过番客有所归属,如今诸多老店屋已被高档餐馆和精品店取代,成为游客造访的景点之一。

殊不知,安详山一隅保留了一口老井,少说有百年历史,宛如出土文物。其实这口老井和牛车水有颇深的渊源,可以追溯先辈们当年清苦的生活情况。

19世纪初,许多贸易商都把船只停泊在直落亚逸盆地沿岸,然后到安详山的一口水井取水。他们用牛车把水运到直落亚逸与卡达亚逸(马来文Kreta Ayer “水车”之意)一带,因此卡达亚逸也称为“牛车水”。

有别于岛国其他地方的湿地,直落亚逸一带的山丘没有流溪,居民因而必须掘井汲水。19世纪初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加坡市区共有4000口井。由于太多靠近排水沟,受到阴沟污水的污染,造成诸多牛车水居民患病,使他们原已困苦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这些水井最终都封闭了。今天安详山下的这口井,是岛国仅存的水井。

老井的外砖斑驳,流露岁月的痕迹。

老井的外砖斑驳,流露岁月的痕迹。

为了寻找这个“传说中”的老井,我在安详山绕了几个大圈才找着。原来老井隐蔽山脚下,就在老排屋的后巷,相当幽静,平时少人途经。若不留神的话,很容易忽视。砖块砌成的水井结构依然牢固,井内有水迹,却不能使用。如今老井的外砖斑驳,有破缺,长满青苔;里头因为有水分的滋润,野植物滋长茂盛。

端详这口老井,散发古幽之情,感触颇深。我们这一代人何其幸福,在住宅、在办公室,在公共场所,一开水龙头就有干净的自来水可饮用。比起先辈们需要暴晒雨淋走远路到井口提水,或等待牛车来取水,又得面对污水的威胁,日子过得好不贫苦!

在寸土如金的岛国保留一口老井,意义深远,不仅让现代人了解与缅怀先辈的生活轨迹,也联想到“饮水思源”这句成语。当我们打开水龙头取水,或啜饮料时,可曾想过这水源来自何处?同样的,在日常生活中持有一颗感恩之心,懂得饮水思源,知恩抱恩,处事就更为踏实及谦卑。

井内有水迹,因为有水分的滋润,野植物滋长茂盛。

井内有水迹,因为有水分的滋润,野植物滋长茂盛。

刊登于《普觉》杂志

第29期(2014年5月至8月)

一生只绚丽一次 植物园赏贝叶棕榈树

高耸的贝叶棕榈树开了花,引来许多访客前来欣赏。

高耸的贝叶棕榈树开了花,引来许多访客前来欣赏。

新加坡植物园内有一颗80高龄的贝叶棕榈树(Talipot Palm)前阵子开了花,可谓难得一见的景观。

贝叶花盛开在高耸的树顶上,从分支冒出一串又一串奶油色的小花,多达2400万朵。花直径约三四毫米,散发淡淡幽香。远处眺望,一览无遗。

花开花谢乃大自然的常态,花谢了便期待下一个花季的来临。然而,贝叶棕榈树一生仅开一次花,当花儿已绽放,果实成熟之后,正意味生命即将终结。这是大自然的奥秘,为它感伤之余,亦尊重自然生态的规律与循环,同时领悟到生命的珍贵。

贝叶棕榈树是无私的。来到雄伟笔直的树冠下,叶片似一把巨伞为访客遮荫,在艳阳下方能感觉丝丝凉意。小花朵从天而降,宛若下起花雨,轻轻盈盈地飘落着,把泥土染成雪白,煞是漂亮。何止,细嫩的小花朵撒落在不同植物上,有了栖身处,甚至把蜘蛛网点缀成繁星点点!

快乐的访客伸出双臂,将贝叶花小心翼翼捧在手心,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净化心灵。小花朵随风飘至妇女们的发丝,顿时成了漂亮的发饰,乐了自己亦乐了身边人。贝叶棕榈树孕育的千万朵小花带来无限惊喜与欢愉,大家从而敬仰它,心存感激。

啊,一生只绚丽一次,复夫何求。

贝叶花盛开在树顶上,从分支冒出一串串奶油色的小花,多达2400万朵。

贝叶花盛开在树顶上,从分支冒出一串串奶油色的小花,多达2400万朵。

把泥土染成雪白,煞是漂亮。

把泥土染成雪白,煞是漂亮。

小花朵将蜘蛛网点缀成繁星点点。

小花朵将蜘蛛网点缀成繁星点点。

细嫩的花朵飘落到植物上,有了栖身处。

细嫩的花朵飘落到植物上,有了栖身处。

伸出双臂,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净化心灵。

伸出双臂,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净化心灵。

关于贝叶棕榈树

贝叶棕榈树也称贝多罗树,学名Corypha Umbraculifera,原产于印度西南部和斯里兰卡,成长期十分缓慢,平均树龄为30年至80年,树高10公尺左右。贝叶棕榈树一生仅开一次花,然后结果,果实成熟后,母树将逐渐衰老并枯萎,通过果实繁殖;在植物学上称为“一次性花果植物”。

佛教有名的“贝叶经”即贝叶棕的叶片制作而成。有人认为贝叶棕是一种地理和民族文化的标记树;只要是热带地区,有佛教的地方就有贝叶棕榈树。

刊登于《普觉》杂志
第26期(2013年5月至8月)

记起这样的一个地方

于是我们记起闹市中仍有一个几近被遗忘的地方。

失修的古钟是时间停滞的隐喻,脱了漆的招牌蕴含昨日的痕迹,古早手拉铁闸门散发岁月的况味。

走入其中,恍然踏在脚下的竟是邻国土壤,难怪那么不像岛国的感觉。是的,连那杯拉茶的味道也与众不同。

关于丹戎巴葛火车站,我们这代人经历不深,很多是道听途说。多少离愁,多少欢聚,曾在月台交汇。多少邂逅,多少际遇,曾在火车上交错。

在这个讲究效率的城市,火车的速度早已和生活脱了轨。

直到纠缠新马两国多年的火车站及铁道课题终于化解,经于2011年7月1日搬迁至兀兰,这股火车热潮燃烧许久,始料未及,引发国人对这座历史古迹和26公里长的铁路之兴致。

倒有种相逢恨晚的淡淡轻愁。

《城市的眼睛》迈入第九个年头,这是第一次诸多参与者不约而同到一个地点拍摄同样的题材。无论火车站和各自的记忆有何牵连,一座历史古迹引起民众的关注总是好的。

我们用短短的24小时记录了悠长的79年历史。哪怕只是铁道故事毫不起眼的一小页,却将瞬间凝结成珍贵的集体记忆。

记忆,宛如延绵不断的铁道一样耐人寻味。

(2011年7月21日)

刊登于《城市的眼睛》2010摄影集

露天快餐

乌节路的Scape开了好一段时日,我总离它远远地。

为什么?太年轻啦!

以建筑特色而言,这个专为年轻人设的地方有不少阶梯,对有年纪的人不太方便。呵呵。

那天正好想找点吃的,又想吃Long John Silver’s快餐。走进Cineleisure惊觉角落头的Long John已搬迁,于是到旁边的Scape看看,终于找到了。

放眼一看,这家快餐面积很小,座位很少,而且是露天的。中央有棵大树,应该是雨树。

天气不热,老树遮荫,在四周皆钢骨水泥中,有种闲逸。我对如此格局充满好奇,问快餐职员倘若下雨怎么办?脸带笑容的她回答:No business lor。

这岂不是做亏钱生意?

无论如何,我还是享受着这顿午餐。没有冷气的干燥,有的是阳光的暖意及徐徐微风。餐桌偶有小树叶飘落,无所谓,是大自然的呼唤。

有大树遮荫的露天快餐,在闹市中还真罕见。

‘喝’ 新年

年的气息除了可以通过传统或颇俗气的贺年歌曲去感染,也能从红彤彤的小装饰感受一下下。

其实我蛮喜欢在这段佳节睁大眼睛看路上的广告,总觉得和年有关的事物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能发挥创意,让周围充满喜悦。

最近在巴士站就看到Pepsi汽水用醒目的字体来传达春节贺语,简单切富现代感。令人会心一笑的是,春字的中央摆了Pepsi的红蓝圆形标志,一点也不唐突,反而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广告写着‘百事更新’,正好巧妙运用了Pepsi中文名称‘百事可乐’的前两个字。整个广告采用鲜艳的橙色,非常refreshing,带出了佳节的喜气。赞!

另一个让人同时看了很舒服的广告是Pokka饮料的‘花开富贵’。没想到一向娇滴滴的赖怡伶拍起平面广告很上镜,带有女人味,形象讨好。乍看下,此广告的春意不浓,还好有个‘富’字衬托新年气息。广告的左下角写着‘花开富贵’,每个字体选用不同颜色,视觉效果不错。

无独有偶,让我‘看上眼’的广告皆属饮料产品,想必饮料市场竞争力强。这何尝不是件好事,看商家如何以创意广告来推销自家产品也是门学问与生活情趣!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20年四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