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随想、周末论谈'

“隔空”家庭照的新加坡情结

john_clang_1

怀着一颗平常心走入国家博物馆观赏汪春龙的摄影艺术展《家:当我们不在一起》。原以为会蜻蜓点水般浏览这些家庭合照,意想不到的是,在欣赏这组艺术创作时,竟看出一种新加坡人独有的情结,同时引发身份的自省。

先简单介绍创作者汪春龙(John Clang),他1973年生于新加坡,在本地受教育,目前与新加坡籍太太旅居美国纽约,从事广告摄影。汪春龙凭他的努力和才华在纽约的摄影界打响名堂,他经常回国举办个人的艺术摄影展,题材一般以新加坡人为主。汪春龙于2010年获得第一届新加坡总统设计奖殊荣。

《家:当我们不在一起》的创作概念是将旅居海外的本地人,通过互联网高科技和他们的新加坡家人拍张大合照。在互联网未普及的年代,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就连现在分隔两地的人也不容易跨越时空拍张合照。创作者巧思妙想,利用网络视频合成照片,因为包含他的切身感受,更加触动人心。

为了这一系列创作,汪春龙用了两年的时间遍布各大城市拍摄定居他乡的新加坡人,在主人家中将新加坡亲人的影像投射到墙壁,同一时间拍摄大合照。于是在展览上,我们看到远在洛杉矶和近在咫尺的大巴窑、甚至分隔三地的东京、巴黎和宏茂桥等地的全家福合照。

别人家的合照有什么好看的?的确,照片里的人物没有半个相识,和我毫不相干。但是仔细观赏,面孔和服饰是典型的新加坡人特征。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些自己身上也有的特征,那是最自然不过的知觉,可以说是一种身份认同。犹如在国外邂逅来自岛国的陌路人,单靠直觉便能辨识对方是新加坡人。

此创作贵在一张照片记录两种面貌,生活在异乡的新加坡人,以及生活在岛国的本地人。我更感兴趣的是旅居海外的新加坡人。他们为何选择到异乡生活?他们是否成了当地的新移民?他们有朝一日会回来吗?这些问题在展览中是找不到答案的,因为这不是创作者的用意,倒是照片间接给予参观者的思考空间。

照片里的主角站在房子一隅,让参观者窥探室内装潢与摆设;客厅华丽的吊灯,堆满书籍的书柜、温驯的宠物… 不难察觉他们在外地的生活条件富足,属中等或上等阶级。他们散发自信、睿智、充满时代感、国际化(cosmopolitan)。我不敢说这样的印象乏指一般国人,至少照片反映真实 。在国人被“690万”数字困扰的当儿,照片里的人物显得格外鲜明。他们往后将属于这个数字的加或减,乘或除呢,诸多考量因素在里头。

凝视相中人,不禁想起散布世界各地的朋友们。有远嫁美国的老同学、携幼到中国打拼的朋友、举家在澳大利亚生活的文友;他们在异乡过得充实,基于各种原因,有的不太可能回来,有的短期内未有回巢的打算。汪春龙在展览中写道,年迈的父母经常问他何时归来,而他总是害怕这样的问题,毕竟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回来。

john_clang_2

就因为对家人的愧歉,激发汪春龙进行这一系列创作的动机,作品中有他和父母与弟弟的“隔空”合照。另外,在展览厅前端,有一段录像记录了他拍摄双亲站在铁门前的侧面。这个姿势有别于其他取景的客厅或卧房,让参观者多少产生疑问。来到展览的最后一幅作品,谜底揭晓,原来创作者将自己安置在门前,深情地凝视父母,仿佛他真的回来了。这幅作品很传神,眼神的交汇满是关切和期许,真情流露!

《家:当我们不在一起》不纯粹是迁移者和新加坡家庭的大合照,背后蕴含非常丰富的人文价值,一种旅居国外却情牵新加坡家园的复杂情结。或许若干年后再解读这组照片,另有一番注解。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言论’
以原名发表
13/4/2013

Advertisements

与时并进是生存之道

荣获第69届金球奖最佳音乐片/喜剧片及提名奥斯卡多个奖项的《大艺术家》(The Artist),是一部向默片致敬的影片。故事里的男影星名气如日中天,每部片子大卖座,无论到哪儿都受大批影迷追捧。

电影背景为上世纪20年代,西方默片正处于巅峰;到了30年代,有声电影逐渐取代无声影片。男主角因抗拒改变,一意孤行,最终被观众冷落。生活潦倒的他自暴自弃,甚至自寻短见。反而曾经与他合作的小咖女星,懂得随时代的步伐迈进,在有声电影浪潮中开创一片天。幸好她饮水思源,激励男主角振作,并邀他一起拍片。影片结尾皆大欢喜。

《大艺术家》具娱乐性,背后含隐喻。在时代巨轮的推移下,改变是必然。不跟着时代走,吃亏的是自己。观众是无情的,消费者是现实的,哪里有新鲜物、新潮流,总会跃跃欲试,弃旧迎新。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柯达公司的处境。由于敌不过数码科技的迅速发展,拥有百余年历史的柯达最近被逼申请破产保护,令许多摄影拥护者不胜嘘唏。刚好阅读了一篇摘自台湾《联合报》的文章《柯达给我们的七个教训》,有反思效用。

在辉煌期,柯达早于1975年便研发数码相机,但时机未成熟,于是把重点放在胶卷发展上。柯达也在1990年代发明网络“照片分享”技术,同样没有把握这个优势,而让它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前捷足先登。柯达显然欠缺“天时地利人和”的营业方针。

文章提到柯达“必须开发新科技及新产品,不能固守风光时的经营理念。当世界已从类比式转移到数码式时,柯达也必须转变,不能原地踏步。”这则教训不仅提醒大机构要学会变通,在很大的程度上,应该做为每个人自我提升的借鉴。

这几年,新科技与新媒体皆纷纷挑战传统作业,令不少人措手不及。有些事物必须跟着时代的改变而进步,不能墨守成规。但也有一些东西可以保留原来的模式,在新科技的配合下,精益求精,做得更加完善。

英国广播公司(BBC)有个长寿节目Desert Island Discs(荒岛音乐辑),自1942年起,每周邀请一位嘉宾上节目畅谈生活,并推荐八首单曲。之所以名为“荒岛音乐辑”,是因为主持人在节目尾声时,都会要求嘉宾幻想,如果在荒岛上,会挑选八首曲子中的哪一首为伴,另加最喜欢的一本书和奢侈品。

节目广播了70年,保留一贯的形式,令听众津津乐道。这些年来,主持人仅换了四位,嘉宾高达3000人左右,每周听众有3万多人。来自四面八方的嘉宾就包括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披头四歌手保罗·麦卡尼、饰演豆先生的罗温·艾金森,及多位作家、设计师、艺人、运动员等。这是一个高素质,富知性及人文色彩的广播节目;从轻松的访谈中,了解嘉宾的生活与想法。

拜高科技所赐,BBC已将早前的部分节目数码化,并做存档,可谓用心良苦。如今,随时启动电脑,衔接BBC网站,便能按目录收听此节目。最近就听了世界知名钢琴家朗朗,于2010年10月31日播放的节目。朗朗以流利的英语分享了他学习钢琴的过程,以及父母亲为他所做的牺牲,非常感人。

传统媒介运用新科技推陈出新,有望提升其形象,也让更多人接收讯息。《联合早报》近日推出iPad PDF版,颇受欢迎,令许多读者喜出望外。这是阅报新体验,报纸变小了,阅读空间变大了,覆盖层面更广。虽然我还是喜欢报“纸”的质感,必要时也会上网阅报,两全其美。

传统媒介的改变正提醒我们,提升是必然,与时并进乃生存之道。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周末论谈’
以原名发表
25/2/2012


足迹

  • 68,423 hits

日子

2017年十一月
« 10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