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饰觉城市' Category

住政府组屋 日籍艺术家:理想家就是这里

日本艺术家夫妇旅居新加坡16年,从最初对政府组屋存在刻板印象,到住进组屋,感受邻里温情,甚至用两年时间走访近120个政府组屋单位,出版厚厚的组屋摄影集。

crossroads_japanese_couple_HDB_flat_1

艺术家小川荣太郎(左)和岩崎玉江的家很有格调及质感,墙上的涂鸦是两个女儿的成长印记。

一对日籍夫妇在短短两年内造访近120个HDB组屋单位,就连新加坡人也少有这样的记录。

艺术家小川荣太郎(44岁)和岩崎玉江(44岁)于今年3月发行“HDB: Homes of Singapore”摄影集,记载了118个政府组屋单位的影像。夫妻组成的二人艺术档Keyakismos自2013年起,连同日籍建筑师宫内智久,走遍全岛的政府组屋,挨家挨户进行拍摄和收集资料,再用两年时间整理出版。这本厚达680页的“重量级”书籍自面世以来好评如潮,除了能一窥新加坡人的栖身所,也提供建筑师和相关学者珍贵的参考。

有意思的是,旅居新加坡16年的夫妇也是HDB住户;然而在搬入之前,他们其实对政府组屋存在负面印象。或许你和我一样,对这对外籍邻居感到无比好奇,也如影集的创作动机,走进陌生人的家,倾听与新加坡有着密切关联的故事。

HDBCOVER170110_2

“HDB: Homes of Singapore”记载了118个政府组屋单位的影像。(受访者提供)

以为政府组屋缺乏创意

来到武吉班让这个四房式组屋单位,敞开的大门挂着手绘的“Welcome”字条,与一般紧锁的住屋很不同。进入后,第一个感觉即“很艺术”!墙上的画作、复古花窗、古董钟、满墙的涂鸦… 这就是小川荣太郎、岩崎玉江以及两个女儿小川赐基(11岁)和小川友基(9岁)共同打造的家。

夫妇俩在2001年移居新加坡,他们是新加坡泰勒版画院的开馆团队。当时他们居住实里达航空园的老房子,喜欢那里的旷阔和田野气息;2008年,因土地发展必须搬迁。

“我们起初以为新加坡的政府组屋都千篇一律,毫无创意,直到去了一位同行的家,才惊觉原来政府组屋可以这样布置,别有洞天。”小川荣太郎说。“因为日本的住屋一般是租来的,住户会保留房子的原貌,不做装修。朋友的家给了我们很强的震撼,大大改变我们对政府组屋的观念。”岩崎玉江接着说。

他们相中武吉班让的清幽环境和临近公园,加上轻轨列车穿梭于此,让他们喜欢上该区的独特景色,在2009年从一个马来族家庭购买这个转售单位。“我们住在实里达时,家们一直敞开着,加上政府组屋的单位之间比较近,所以刚搬来时,还真有点不习惯。对面一家又每天开派对,很吵闹,后来搬走了,慢慢也就适应。”小川荣太郎说。

crossroads_japanese_couple_HDB_flat_4

配合国庆,小川荣太郎夫妇在Uniqlo Orchard Central旗舰店内以模拟组屋展示其作品。(Uniqlo提供)

感受邻里温情

夫妇俩将这个约980平方英尺的空间稍做改良,并打掉地砖呈现水泥地板,凭借艺术天赋布置得充满格调和质感。对旧物情有独钟的他们甚至把实里达旧居的几道木门保留下来,安装成女儿的折叠式房门。“我们住的四房式组屋虽然不算大,不过和日本的房子相比,已经心满意足了。”岩崎玉江表示。

谈起左邻右舍,夫妇俩赞不绝口,他们指着客厅说:“这几束百合花是隔壁邻居送的,多有心。” 刚搬来时,大女儿因不熟悉环境而走失,幸好有邻居们的帮忙,女儿才安然回到家;还有一次,小女儿不慎把房门反锁,多亏邻居前来解救。

邻里的守望相助让夫妇一家倍感新加坡人的温情,岩崎玉江笑说:“我们也经常邀请邻居们的孩子过来玩,不会约束他们的举动。” 说这句话时,方能感受到夫妇的开明让这个安乐窝洋溢着欢愉与自由,而墙上天马行空的涂鸦正是女儿们的成长印记。

清洁工的家印象最深刻

SONY DSC

令夫妇俩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位清洁工人的整洁居所。(受访者提供)

出生于大阪的小川荣太郎和岩崎玉江口操新加坡式英语,他们笑言初到狮城时,英语不灵光,这个口音是向新加坡同事学来的。两个女儿就读邻里小学,也说一口流利的新加坡式英语。夫妻俩刚辞去泰勒版画院的工作,目前潜心圣经研究。

谈及影集,他们表示书籍的出版班底虽然来自艺术、建筑界,不过成品很庶民,具有亲和力,是献给新加坡朋友们的诚心之作。配合新加坡国庆,他们最近在Uniqlo Orchard Cemtral的旗舰店内,以模拟组屋展示其作品,构思新颖。

造访了各类风格迥异的HDB组屋,问小川荣太郎和岩崎玉江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户人家,他们不假思索地说:“有一个当清洁工的Aunty,她的家里非常整洁,一尘不染,我们深深体会她的敬业乐业,于是把这组照片称为‘Life Work‘(终身的工作)。”

那你们的理想家又是什么模样?“就是这里呀!忙碌一整天后,回到这个安乐窝最舒服了。哈,即使乱得像狗窝,那也是自己的家。”夫妇颇有默契地回答,顿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crossroads_japanese_couple_HDB_flat_2

小川荣太郎(左)和岩崎玉江对旧物情有独钟,把实里达旧居的木门保留下来,安装成女儿的折叠式房门。

HDB: Homes of Singapore”在纪伊国屋、草根书室、城市书房等书店均有出售。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8/8/2017

Advertisements

台北的文创共用空间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1.jpg

正当岛国的共用工作空间近年如雨后春笋般冒起,为上班族提供更多的灵活办公环境,台北却以它的软实力,打造颇有文创气息的共用空间。

这一趟的台北行就发掘隐藏在巷弄间有不少以时间计算和付费的工作室。与本地不同的是,台北的共用空间在格局上像书店或小型图书馆,因此是书店抑或工作室,有时还真难以归类。虽然如此,顾客对号入座边阅览书籍和杂志,边使用自备的笔记型电脑上网工作,沉浸在书香中办公,这样的氛围确实叫人向往。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2.jpg

由于多数是创意人独立经营,资金有限,这些文创共用空间一般开在楼上或地下室,别有洞天,因此不易寻找。这也好,躲开外头的喧嚣,门内即另一番景象,那就是属于自己的小小天地了。

台北的文创共用空间各有千秋,每一家的主题鲜明,颇有个性。其中“薄雾”书店兼工作室便以设计为主,因为两位店主从事装帧设计,里头有不少创意与文化书类,很能激发思考。“薄雾”犹如私人书房,空间虽不大,藏书甚为丰富,还包括绝版杂志。室内装潢也颇讲究,书架上摆放的旧打字机和复古相机等物品皆有旧时光的况味,格调优雅。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3

我对这样的概念极为赞赏,用新币10来元给自己一个安静的角落,在浩瀚的书海中,在增进知识的当儿,享受与世无争的安逸,对步伐匆促的城市人而言,邂逅滋润心灵的空间如久旱逢甘雨。

另一个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号称全球唯一的杂志图书馆Boven。这家开在地下室的共用空间搜罗了一万多本来自世界各地的杂志,范围涉足建筑、设计、音乐、时尚等,非常广泛,当中不乏新加坡创意人出版的独立杂志呢。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4.jpg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5

 

造访当天,台北市冷不设防下起滂沱大雨,我几乎成了落汤鸡,幸好Boven提供一个避风港。里头的人丝毫不受恶劣天气影响,静心用电脑做事;纵然店内一隅漏水,那雨点落在水桶里的滴嗒声尤其悦耳。

有意思的是,进入Boven前必须换上拖鞋,有松懈身心的舒适。这里采用会员制度收费,和“薄雾”相同,杂志只供店内阅览,不做出售。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6

新加坡创意人独立出版的「Science of the Secondary」系列杂志。

taipei_bookshop_library_7

纸媒式微的今天,台北的文创共用空间让爱书人看见一线曙光,共享的何止是空间,好书好杂志更值得大力推广与分享。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31/7/2017

参加芽笼士乃文化之旅 了解越多感情越深

7月22日,近40名新移民及本地人参加了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他们穿街走巷参观了11个景点,不仅体会到芽笼的丰富历史和别样风采,也增加了对这一非典型新加坡社区的感情。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1

新移民和本地民众穿街走巷参观芽笼,全程约两公里,过程中有良好的互动。

对新移民蒲杉·巴拉迪瓦(Pushan Bharadwaj,51岁) 来说,要认识一个国家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因此他闲暇时会到新加坡四处寻幽探秘,充实自己。

原籍印度的蒲杉是名医生,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担任核医学(nuclear medicine)顾问,2015年举家定居岛国。工作以外,他最大的爱好是钻研文史和探索大自然。他说:“这两年我跑遍了新加坡各角落,有朋友笑我涉足的地方比新加坡人还多。单是芽笼就去了三四回,每一次都有新体验和新发现。”

7月22日傍晚,蒲杉和另外39名新移民及本地人参与了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在芽笼士乃国民融合委员会领袖李宏斌的带领下,穿街走巷参观11个景点,体会芽笼的风采。当天的徒步活动从芽笼25巷开始,全程约两公里,涵盖的范围极广,景点包括具有西藏特色的阿弥陀佛佛教中心、Khadijah回教堂和茶阳(大埔)会馆等。两个小时的徒步,不仅让参与者感受到该区的脉搏,也见证了各族群及宗教信仰和睦相处的面貌。

培养对国家的感情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2

蒲杉医生认为,要认识一个国家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

在众多的景点中,令蒲杉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茶阳会馆,李宏斌生动的讲解让蒲杉意识到早期南下狮城的华裔如何建设会馆来维系家乡之情,以及创办学校和医院来回馈社会。

“芽笼是个具有个性的地方,有别于典型的新加坡。这里有老旧的建筑物,很庶民,整个街坊散发活力。

“坦白说,身为一个新移民,我对新加坡的感情并非与生俱来,不过感情是可以通过对一个地方的认识逐渐培养起来的,所以我会主动发掘新加坡有趣之处。芽笼士乃的文化之旅就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渠道加深对这个社区的印象。”蒲杉娓娓道来。

蒲杉是新加坡永久居民,他和同是医生的妻子育有两名年幼的女儿;旅新两年,他已经打算在新加坡长居。

外籍夫妻选择居住芽笼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3

蒂莫西(右)和妮可在阿弥陀佛佛教中心旋转藏族的转经筒,这是该文化之旅的景点之一。

当天参加活动的还有一对外籍夫妻,原籍英国的蒂莫西·佩里(Timothy Perry,44岁)和拥有英国血统的德籍妮可·派恩(Nicole Pyne,35岁),这对夫妻三年前移居新加坡时选择入住芽笼。

“我们知道芽笼比较混杂,但没有什么不妥,这里生机勃勃,地方色彩浓郁。”妮可说。

夫妻俩想进一步了解居住的环境而报名参加文化之旅。当建筑硬件顾问的蒂莫西认为这里的建筑与众不同,妮可则对拥有200多年历史的顺天宫庙宇印象最深刻,她说:“我几乎每天都路过这座庙,原来它有如此丰富的历史,太令人着迷了!”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4

蒂莫西(左)和妮可夫妇因喜欢芽笼的生活气息而居住该区。

妮可是名幼稚园语言老师,两人都钟情芽笼的草根氛围,她早晨会到传统咖啡店喝咖啡,和咖啡uncle打招呼;蒂莫西对隔街的印度煎饼爱不释口,夫妻俩夜晚还会到西洋酒吧松懈身心。“我们的日常生活紧扣芽笼,不打算搬离这里。”他们说。

蒂莫西和妮可对此次活动意犹未尽,已决定报名参加下一个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多了解这个历史老区。

除了新移民,本地人也热衷此活动。住在黄埔区的叶汉泉(36岁,人事部经理)就和妻子、两个女儿及岳母,一家三代随团完成两个半小时的导览活动。“我不常来芽笼,对这里较为陌生,通过今天的活动却看到芽笼多元的一面。与其让孩子在家玩电脑,全家出来认识自己的家园更有意义。”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6

参与者在茶阳(大埔)会馆内聆听李宏斌讲述客家文化。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7

 

关于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9

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手册记载了该区的历史和各别地标的介绍。

芽笼士乃的历史可追溯至1836年,当时的地图已显示“芽笼”,拼写即Gaylang,而Serai一词是马来语香茅之意,这里在19世纪初是个香茅园,为生产肥皂和除臭用品种植香茅。今天的芽笼士乃区幅度甚广,从开斋节亮灯的“马来村”到汇聚各大美食派系的巷口,散发别样风情。芽笼区共有120个宗教场所、会馆和民间组织,体现新加坡的多元文化。

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由该区的国民融合委员会(Integration and Naturalisation Committee)策划,旨在让新移民更好地融入新加坡,以及了解其发展史,这也是人民协会的附属活动。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5

芽笼士乃国民融合委员会领袖李宏斌(中)在芽笼成长,对该区了如指掌。

活动自2015年推出以来获得公众的热烈反应,并在去年和新加坡文物局联合出版“Geylang Serai Heritage Trail”手册,记载芽笼士乃的历史和地标介绍。芽笼士乃国民融合委员会领袖李宏斌(48岁,业务发展主管)是这项活动的主力,从小在芽笼成长的他对这个地区了如指掌,每月会带团参观芽笼至少一次。

 

“我任职的德国工程公司犹如一个小联合国,来自各国的同事共处一室,因此我很乐意和新移民分享新加坡的故事。”李宏斌说。

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目前有三条导览路线供选择。截至今年7月,委员会已组织了超过40个导览团,参与人数达1500人,中文版本的导览手册将于今年10月发行。

李宏斌和他的团队因努力不懈为新移民介绍芽笼士乃,于本月举行的“人民协会国民融合奖”颁奖礼上,获颁“楷模国民融合委员会”和“杰出国民融合项目”奖项。

crossroades_geylang_serai_heritage_trail_8

新移民和本地民众参与7月22日的芽笼士乃文化遗产之旅。

欲知更多活动详情,可浏览www.facebook.com/gsheritagetrail;询问和报名,可电邮gs_heritage@yahoo.com。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31/7/2017

法籍时尚摄影师 镜头直击亚洲加工美

来自巴黎的时尚摄影师柯琳·麦优选择在新加坡和韩国首尔拍摄23名潮女,并让拍摄主角直视镜头,捕捉她们“加工后的完美”,用镜头探讨亚洲年轻人追求完美样貌的现象。

corinne_mariaud_1

柯琳用两年时间拍摄新韩两地的潮女,发觉她们对美的标准有很不一样的观点。

来自法国巴黎的时尚摄影师柯琳·麦优(Corinne Mariaud,53岁)两年前举家移居新加坡时,因笔记本电脑出现故障拿去维修。在店里,她发现那名华族男性维修员的瞳孔竟然是蓝色,顿时被吓到。

柯琳当时误以为他有白人血统,一问才知戴有色隐形眼镜是亚洲人追求时尚的一种表现。这个文化震荡激发柯琳去探讨亚洲年轻人追求完美样貌的现象。

平时对女性主义课题感兴趣的柯琳于是选择在新加坡和韩国首尔拍摄23名潮女,着重在她们的脸部。一组名为“Fake i Real Me”的影像是柯琳专业摄影以外的艺术创作,配合今年的“Voilah! 法国文化节”特别展出。

从社交媒体寻找拍摄人物

柯琳毕业自巴黎艺术学院平面设计系,在广告公司担任创意总监时,常因工作和摄影师接触,后转换跑道从事时尚摄影。她专为法国多家著名报刊和时尚杂志如Le Monde和Marie-Claire拍摄,累积了20多年的丰富经验。

为了寻找“Fake i Real Me”的拍摄人物,柯琳经常观察周围的女性。她说:“我在新加坡的街头和零售店看到很多打扮时髦的女生,要说服她们成为拍摄对象真不容易。后来我索性上网浏览潮女的面簿和Instagram,取得理想反应。

“至于首尔那边,我也以同样的方式物色模特儿。我发觉亚洲年轻人特别喜欢用社交媒体分享生活点滴,而且必须把最好看的一面上载到网络上。”

柯琳刻意让拍摄主角直视镜头,为的是捕捉她们上妆后的风采,也让她们把“加工后的完美”呈现出来。在拍摄的过程中,柯琳察觉很多女性认为戴上有色隐形眼镜能增加她们的自信。“有一名女性甚至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自己呢。”柯琳说。

corinne_mariaud_3

柯琳(右)在拍摄中。(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女性充满自信

柯琳用两年时间筹备此次摄影展,间中两次飞首尔拍摄。

问及新加坡和首尔两地的潮女对美的标准有何差异,柯琳分析:“新加坡的女性一般喜欢戴有色隐形眼镜来突显瞳孔,让自己变得更亮丽,这似乎成了一种自我保护的面具。新加坡社会比较讲究男女平等,因此这里的女性总是充满自信。

“反观韩国,女性对美的追求可以很极端,有的从15岁开始便去做整容手术,而且还得到双亲的支持,她们把标准设得很高。首尔是一座活力四射又摩登的城市,然而,那里的女性又必须面对一些传统观念的包袱,这是相当矛盾的。”

这些看似完美无瑕的影像除了背景颜色经电脑简单处理,其他都原汁原味。

柯琳指出,照片人物已经在自己的脸上“加工”了,无须画蛇添足。在展览的序中,柯琳写了一段引人深思的文字:如今与生俱来的不再是宿命,每个人都有改变自己的面容之权利。

喜欢食阁的人生百态

柯琳于2015年随在法国大使馆任职的丈夫及两个念中学的女儿举家移居新加坡,在这之前,她从未到过狮城。

她说欧洲女性对美的观点和亚洲人有极大的区别。“不少欧洲女性希望皮肤黝黑些,嘴唇薄一点,是想拥有亚洲人的部分特征。只能说每个人对美的定义很不一样,我倒认为美应该是包含智慧的。”

旅居新加坡的这段日子,柯琳喜欢到户外观察事物。她说:“新加坡的食阁是个很有趣的公共场所,汇聚不同阶层的人,可以看尽人生百态。我的摄影创作以人为主,因此食阁让我吸取不少创作灵感。”

摄影以外,柯琳热衷文学,尤其是伍尔夫和苏珊·桑塔格等女性作家的文字,对她的摄影创作起了一定的影响。

期待和本地摄影师合作

柯琳是个喜欢思考的现代女性,她借用镜头探讨社会现象。自2004年起,她每一两年都会举办摄影展,展览地点包括法国、纽约、上海和新加坡的艺廊及博物馆。

对于岛国的摄影环境,柯琳认为新加坡有颇大的发展潜能,岛国有几所高素质的艺术学院,而且新加坡在国外一向享有良好声誉。她说:“我欣赏新加坡摄影师Robert Zhao(赵仁辉),尤其是他近期的大自然影像创作充满意涵。我将和他一同参与一个摄影联展,非常期待和新加坡新晋摄影师擦出艺术火花。”

AMABEL _SERIE BEAUTIFUL SINGAPORE

FAKE i REAL ME展览作品,当中的“i”可解读为“我”或“眼睛”。(受访者提供)

Fake i Real Me摄影展
即日至5月31日
Art+ Shanghai Gallery
东陵坊(Tanglin Mall)#03-13
每天上午10时至晚上7时半
入场免费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2/5/2017

岛国东区

east_side_story_1

小小岛国若以东西南北来划分,展现的是迥异的风土民情。

我从小居住西区一带,现在的活动范围又多数围绕市区,东区于我是相对陌生的。前阵子因工作的关系,数周内就跑了如切和加东三回,加深了对该区的印象。

去东区常有出远门的感觉,那是前往樟宜机场的路径。东区有延绵的海岸线,看海吹海风,远离城市的尘嚣;所以比较岛国其他区域,东区显然多了一份闲逸与悠哉。

去东区最好是乘搭巴士慢行,只图一路美景;望出车窗,仿佛置身另一座城。

因为“人生地不熟”,每一次要到东部办事都会小紧张,出门前必定先做足功课查询巴士路线、要用多少时间抵达目的地等。我通常是从市区转搭14或16号巴士,越过尼诰大道,可俯瞰加冷河畔和周边标志性建筑,心情特别畅快。

过了尼诰大道,便开始驶入东部了,从加冷一路到加东,街景的转换逐渐掀开这一带的历史文化事迹。虽然一路有各大派系的美食摊,嗅到的竟是时间的味道。

新加坡在上世纪七、八时年代将工业发展集中在西部的裕廊,包括大量兴建住宅;反观东部的如切和加东比较原封不动,至今仍保留诸多战前老店屋及老房子。

我喜欢欣赏这些建筑外墙的浮雕,一般以花卉为主,蕴含工艺美学。还有用来装饰门面的土生华人瓷砖(Peranakan Tiles),制造精细,拼凑成美丽的几何图,为这一带增添娘惹文化异彩。

east_side_story_2

那天办事的位置正好靠近珍美真茶室,令我喜出望外。好多年前曾造访,对这家传统南洋咖啡店念念不忘;大理石餐桌、旧木椅、马赛克地砖,还有很old school的糕点,就连包装盒也是白底红字的古早、朴实设计。

这回我点了Teh C和加椰牛油烤面包,坐在餐室内细细咀嚼。当时正直午餐时间,有熟客进来饮咖啡,暂时放缓步伐。我用一杯茶的时间看人,看外头的车水马龙,享受慢活。

常觉得珍美真是属于东部的珍宝,像个时间囊,记载很多故事与回忆。这是东区人的福气,且珍惜。

east_side_story_4.jpg

east_side_story_3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9/12/2016

 

印尼创意总监 在小印度撑起粿粿“伞树”

原籍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陈丽霞去年参加了市区重建局举办的 “My Ideas for Public Spaces: Forgotten Spaces” 创意比赛。她的两组入选佳作“伞树”和“彩牛”目前在小印度展出,她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让经常在小印度溜达的印度外劳有个歇脚的地方,毕竟小印度人口密集,需要腾出更多空间容纳外劳们。”

marthalia_budiman_1

采访当天,陈丽霞携带儿子伍澎学来到展览场地,和艺术品有很好的互动。

一朵朵犹如花的彩伞在树上绚丽绽放,一群披上彩装的牛只在草地上歇憩… 如果你最近路经小印度,肯定会被这些栩栩如生的装置艺术吸引,驻足欣赏。

“伞树”为路人遮阴,引来不少印度外劳前来纳凉,甚至舒舒服服地在树下小睡片刻,而盘坐在草席上的外劳与“彩牛”共享其空间,相映成趣。

这两组分别位于客来富街(Clive Street)和兴都路(Hindoo Road)的艺术品是市区重建局在2015年举办的“My Ideas for Public Spaces: Forgotten Spaces” 创意比赛的入选佳作。比赛旨在善用城市中一些废置的空地,通过各种方案规划与优化公共空间。

创作者陈丽霞(Marthalia Budiman,34岁)受访时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让经常在小印度溜达的印度外劳有个歇脚的地方,毕竟小印度人口密集,需要腾出更多空间容纳外劳们。”

灵感取自小印度文化背景

marthalia_budiman_2

“伞树”为路人遮阴,引来不少印度外劳前来纳凉,让他们有个歇息的角落。

原籍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陈丽霞是本地一家会议与展览设计公司Eureka! Campagin的创意总监,工作之余,她擅长参加各类与她的专业相关的设计比赛。谈及市区重建局的这项活动,陈丽霞回忆道:“那是去年六、七月份,我在网上看到比赛消息,不过距离截止日期只剩两周。

“小印度不但是个文化底蕴丰富的地区,同时有不少空置的场地有待发展,于是我把方案锁定在该区。我赶紧在一个星期内收集资料和实地考察,再利用工余的时间构思和绘图。”

印度的文化色彩尤其斑斓,这促使陈丽霞在创作“伞树”时采用鲜艳的颜色突显作品。“新加坡是个热带国家,无论是大树或雨伞都有防晒功能。我便把这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让公众在人造树下乘凉和自由活动,产生良好的互动。

marthalia_budiman_3

盘坐在草席上的外劳与“彩牛”共享其空间,相映成趣。

“至于‘彩牛’作品,我则依据小印度在殖民地时期的牛只买卖交易背景吸取灵感。这里的部分路名也和牛只相关,况且牛在印度人的信仰里象征神明,展现该区的人文面貌。”

陈丽霞的作品不仅获得市区重建局的肯定,同时得到小印度商联与遗产协会(LISHA)和新加坡旅游局的青睐,将此构思落实,于今年四月份起开始展出。两组装置艺术皆深受民众与游客的喜爱,并且吸引一些自愿团体前来举办瑜伽等康乐活动。

拥有国大可持续设计学位

具有艺术天赋的陈丽霞从小就喜欢画画,她以特优成绩毕业自雅加达大学的建筑系。毕业后,她朝着会议与展览设计领域迈进,在印度尼西亚负责多项海内外的展位设计项目。

2006年,陈丽霞前来岛国参与新加坡家具展,对新加坡在商务旅游和会议、展览与奖励旅游业(简称MICE)的稳步发展留下好印象。她认为本地的展览设计规划极佳,市场蓬勃;为了让事业更上一层楼,她在2007年自身来到岛国打拼。

marthalia_budiman_4

陈丽霞和团队为樟宜机场负责的2012年新加坡航空展展位,此设计获得最佳展位奖项。(受访者提供)

陈丽霞先后在本地的Kingsmen 和 Pico两家大型的会议与展览设计公司担任高级设计师,负责多项规模庞大的展览,同时荣获不少业界的最佳展位设计奖项。参展单位包括政府机构,陈丽霞就意识到政府机构近年已开始重视可持续发展,在迈向宜居城市跨前一大步。

为此,好学的陈丽霞毅然报读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可持续设计硕士课程,并在一年内考取学位。由于展位设计所使用的材料往往制造大量的浪费,她希望加强这方面的知识;在发挥创意时学以致用,融入了利于环境的制作材料。

“日本的可持续发展做得有声有色,新加坡也积极响应,为节约能源尽心尽力,很多商场更是趋向绿色建筑。我认为能够再通过教育和举办活动来提高意识,这对我们的居住环境起着正面的影响。”陈丽霞说。

为孩子的入学担忧

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陈丽霞育有一名两岁半的儿子伍澎学。儿子是新加坡公民,她笑言自己入籍新加坡是迟早的事。和所有本地家长一样,陈丽霞坦言她已经为孩子的小学报名开始担忧,她解释:“新加坡有完善的教育制度,不过竞争很激烈,有些热门学校必须通过抽签才能被入取,门槛相当高。”

采访当日,陈丽霞携带孩子一起来到小印度。这是伍澎学第一次到妈妈的艺术展览场地,他一会在草地上奔跑,一会儿爬上牛背上嬉戏,玩得不亦乐乎,和妈妈的创作有很好的互动。

身为创意总监,陈丽霞每天领导一组七人的设计团队,责任颇重。工作之余还得照料孩子的生活起居,这个现代妈妈是如何在百忙中分配时间呢?

“展览场地的设计工作确实忙碌,但我尽量不要把工作带回家。我是在孩子晚上睡着后才上网浏览设计讯息,也经常留意一些和专业相关的比赛。参加比赛除了挑战自己,也能自我提升。”

marthalia_budiman_5

政府机构近年开始重视可持续发展,图为陈丽霞为新加坡经济发展局2012年在亚洲光伏产业协会(APVIA)的展位设计。(Kingsmen Exhibit Pte Ltd)

新加坡提供孩子舒适环境

其实从陈丽霞的小印度作品以及她为孩子的入学操心,不难察觉她已经同化了。陈丽霞笑说:“刚来新加坡时,最不习惯是入住政府组屋,屋内的铁窗感觉被束缚,毕竟我从小在印度尼西亚成长,住的是有地私宅。

“起初我也觉得新加坡的食物比较清淡,味蕾难以适应。还好这些只属暂时性,大约过了半年就调整过来。现在回雅加达时反而觉得那里的食物偏重。”

陈丽霞在这里经常和来自家乡的朋友们联系,有不少和她同样从事展位设计工作。对她而言,新加坡是个种族和谐及治安良好的宜居城市,不仅空气新鲜,城市规划也做得极佳,令她格外珍惜。

“最重要的是,新加坡为我的孩子提供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让他能够健康的成长。”陈丽霞总结访谈时说。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8/2016

 

 

 

法籍室内设计师 体现美法设计精华

原籍法国的室内设计师马小莉(Isabelle Miaja),22年前随建筑师丈夫从美国落户新加坡,幸运地踏上当年经济快车,并利用独到的眼光,稳扎稳打进军本地的豪华公寓市场。出生于艺术世家,她透过优良设计体现美学及生活哲学,美式前卫设计与法式典雅风华,都成了她的亮眼风格。

isabelle_miaja_1

设计以外,马小莉也开设画廊Miaja Gallery,通过展览促进新法的文化交流。

1990年代初,新加坡的经济腾飞,房地产市场一片火红,带动诸多私人住宅发展项目,不少相关行业因此受益。

原籍法国的室内设计师马小莉(Isabelle Miaja,40来岁)当时随建筑师丈夫从美国落户新加坡,她很幸运踏上这趟经济快车,并利用独到的眼光,稳打稳扎进军本地的豪华公寓市场。马小莉创办了Miaja Design Group室内设计事务所,把总部设在新加坡,目前在菲律宾和缅甸皆有办事处,业务甚至遍布迪拜和马尔代夫等地。

身为一名室内设计师,马小莉的主要任务是为房子做装饰。她对空间的运用必须有很好的掌握,在依据客户们的各别提案时注入其风格与品味,发挥创意之余也得顾及设计的实用性。“我在新加坡居住了22年,据我所知,当时我是唯一从事室内设计的法国人。” 马小莉说。

引进美式设计风格

拥有西班牙和法国血统的马小莉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她的西班牙籍父亲是巴黎著名的珠宝设计师,叔公则是西班牙国宝级诗人(Frederico Garcia-Lorca),法籍母亲对历史也颇有研究。纵然大学念的是语文与社会系,马小莉为了追求设计之梦毅然到美国洛杉矶修读室内设计。毕业之后,她留在美国从事多项住宅和酒店设计项目,广受好评。

马小莉在1994年旅居新加坡时,将美式的设计风格引进本地,大大影响了当时较为保守的设计路线。她娓娓道来:“新加坡那时偏向英式的传统设计,色泽灰淡,坐垫也硬邦邦。我在美国西部待了好几年,便把当地开放式的设计趋势和较为强烈的色彩运用在新加坡的设计项目中。”

美式的前卫设计概念迅速获得许多发展商的青睐,印尼买家更是情有独钟,使得马小莉在新加坡业内的名声大起。至今,她在本地所负责的私宅设计项目不计其数,包括乌节路一带的高档公寓,如四季园(Four Seasons Residences)及景颐峰(Cairnhill Crest)。马小莉的另一个强项是酒店设计,她在新加坡所负责的第一个酒店项目是M Hotel,于2001年完工。

isabelle_miaja_3

新加坡Sofitel So精品酒店可谓马小莉的得意之作,呈现法式的风华绝代,视觉效果尤其亮眼。(受访者提供)

马小莉随后也跟许多海内外著名酒店集团合作,而本地的Sofitel So酒店可谓她近期的得意之作。这个以旧建筑改造的精品酒店由服装设计巨匠老佛爷Karl Lagerfeld操刀,马小莉负责酒店大厅、客房及餐馆的室内设计。她采用典雅、华丽的家具做装饰,重现法式的风华绝代,视觉效果尤其亮眼。

西方设计灵感取自东方

马小莉的嗅觉敏锐,走在潮流前端的她不仅摩登高雅,且韵味十足。“设计潮流一直在变化,我必须好好揣摩,或者应该说,我得精准地预测下来的设计风向。为了丰富专业知识,我经常周游列国开阔视野,同时为下来的设计项目搜罗家居摆设物品。菲律宾、美国和伦敦都是给予我创作灵感的地方。”

谈及“马小莉”这个中文名字,她说:“这是多年前到成都公干时,当地市长所推荐的风水师傅为我取的。名字里的‘莉’是花的意思。”

isabelle_miaja_4

马小莉为迪拜Desert Palm酒店所设计的总统套房。(受访者提供)

马小莉认为亚洲的设计元素有独特之处,已成了世界焦点;特别是近几年,亚洲发展稳定,吸引众多建筑师和设计师前来参与。为此,她说东方与西方的设计毫无界线,甚至相辅相成,融为一体。“许多西方的设计灵感取自东方,犹如当年西方展开丝绸之路到东方进行贸易往来的盛况。” 马小莉形容。

设计事务所设在东西方文化交融的新加坡,加上本身特殊的家庭背景,这让马小莉能够接纳两个区域的精髓,吸取设计养分,发挥所长。

热爱艺术  开设画廊

isabelle_miaja_5

马小莉近期的设计项目包括马尔代夫Amari Havodda度假村。(受访者提供)

马小莉也是个艺术推手,她于去年10月在位于武吉知马路的事务所底楼开设了Miaja Gallery,旨在推广新晋画家的艺术佳作,包括新加坡和法国的艺术家,有助于促进新法的文化交流。

“我生长在巴黎,艺术无所不在,让我沉醉其中。开画廊是我一个长久的梦想,当然,这和我的工作有着密切的关系。我经常把艺术品融入设计项目中,因此和不同国籍的艺术家有所接触。在国外,我会关注当地的画坛,如果遇到有潜能的画家,会邀请他们前来展览。”

马小莉在工作之余也积极进行大型雕塑创作,预计明年会举办展览。她透露目前正在设计一系列以Miaja为品牌的家具和家居用品,如椅子和枕头等,透过优良设计体现她的设计美学及生活哲学。

适应新加坡环境

旅居狮城长达20余年,马小莉感触良多。她回忆道:“对于一个刚从美国过来的法籍女性而言,当年的新加坡是个全然陌生的岛屿。饮食方面,外来食材不如现在普遍,价格相当昂贵。我也花了一段时间才在新环境找到自己的身份。

“我们举家当时住在基里尼路(Killiney Road),那一带有许多排屋,风情万种,不象现在高楼林立。记得那里有位来自上海的裁缝师,手艺了得,长子的第一件外套是他缝制的。”

现为本地永久居民的马小莉育有三名介于27和17岁的孩子。三名孩子都在本地接受教育,其中就读拉萨艺术学院美术系的次女遗传了家族的艺术细胞。马小莉正考虑让小儿子履行国民服役的责任。

身兼母职,马小莉认为新加坡的良好治安让她很放心地抚养孩子成人,而她很欣赏新加坡的办事效率。“我是个注重稳当的人,在新加坡做事往往事半功倍,这样才会确保工作有进展。”

isabelle_miaja_2

新加坡的良好治安让马小莉(左三)放心地抚养孩子成人。(左起)幼子Maxime、长子Julian、次女Severine和长子之女友Naomi Stahl。(受访者提供)

本地室内设计备受外界瞩目

马小莉活跃于本地的设计圈,她目前是新加坡室内设计协会的副理事长。她骄傲地说,身为一名法国人,自已很荣幸能够担任协会理事,为本地的设计领域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谈及本地的室内设计水平,马小莉提出如此看法:“近年新加坡发展商到海外投资的项目日益剧增,本地室内设计师所参与的作品因此备受瞩目,在国际舞台大放异彩,间接提高及打响新加坡的设计品牌。现在一旦说这是新加坡设计,大家都会产生认同呢。”

回首这22年的新加坡设计生涯,马小莉炯炯有神表示:“我觉得我的身份是个contributor,为新加坡的设计业做出贡献,打下基础的当儿也培育下一代的新血。另外,我的设计影响了部分新加坡人的生活起居,这一点我引以为荣。”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6/6/2016

 

 

 

 


足迹

  • 67,825 hits

日子

2017年九月
« 8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