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音乐保鲜' Category

绝对金曲

Print

来临星期六9/24早上10点,我将上Love 97.2FM,由子干大哥主持的《绝对金曲》。配合好歌畅谈梦想和生活,包括旅游成都的点滴。

希望大家能用周末轻松的心情和我赴这场空中之约!

歌单如下:
齐豫+潘越云-梦田
何如惠-我不想飞得太高
白安-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陈奕迅-好久不见
娃娃-旅店
裘海正-放弃也会有快乐
新谣-锦绣年华

注:节目将于隔天同样时间重播

线上收听:
http://liveradio.toggle.sg/?p=8ce56e93b3afd12ef2db155d6101d667&s=972fm

Advertisements

绝对金曲

972_recording_studio

来临星期二(2月10日)晚上11点,我将在Love 97.2FM《绝对金曲》介绍歌曲和分享生活点滴,包括写作心得。

精挑的都是80、90年代的好歌,绝对是金曲哦。

《绝对金曲》由何子干主持兼制作。

朋友们,敬请收听!

ps:节目将于星期六(2月14日)上午10时重播。

线上收听:http://radio.mediacorp.sg/RadioLive/Love972.aspx

一首歌的生命力 ~ 谈《麻雀衔竹枝》之解禁

新谣歌曲伴随我的成长岁月。

对于梁文福当年创作的《麻雀衔竹枝》,相对来说较为陌生。主要原因是歌词引用几句方言,无法通过官方电台广播,成了众多新谣歌曲中的漏网之鱼。最近新谣电影《我的朋友、我的同学、我爱过的一切》以这首歌做主打,促使有关当局重新检审,终于在23年后解禁。

《麻雀衔竹枝》发表于1990年,收录在梁文福的个人专辑《新加坡派》内,属于新谣后期的创作。梁文福曾在“重逢3”演唱会现场解说,其创作背景源自一首广东童谣,伴随他的爷爷从中国过番南下新加坡,再由父亲传唱给他听。翻阅2004年出版的《写一首歌给你:梁文福词曲选集》一书,他从220首自创歌曲中精挑细选41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麻雀衔竹枝》是其中之一,意义尤其深远。

麻雀衔竹枝筑巢,有个安乐窝,对于创作者而言,新加坡是他的家,他的根。歌曲具有浓厚的自传及本土色彩,引用童年记事勾勒国家的发展。所提及的海山街、竹脚、小坡、四马路等街道俗称是我们惯用的本土语言,含草根特色,听起来无比亲切。由于歌曲中的“我阿爹系海山街住过”“我阿妈系竹脚生我”“小小麻雀担竹枝/都系担番屋企好得多” 以广东话演唱,和“我表兄金山回来罗”用福建话说唱,当年无奈被禁播。

追溯歌曲创作年份,正逢新加坡建国25周年。当时岛国经济起飞、国泰民安、地铁刚启用数年、滨海艺术中心未落成、没有两家豪华赌场、智能手机和互联网未面世,新移民还没涌现、“集体回忆”这个词汇更是甚少挂在嘴边… 《麻雀衔竹枝》摆脱新谣以往的校园清新风格,唱的是一种民族情怀、身份认同与爱国情操,曲调轻快不煽情。

《麻雀衔竹枝》并非第一首被禁播的新谣,之前同样由梁文福创作,发表于1986年的《阿Ben 阿Ben 》就因为内容提及时下年轻人盲目追求潮流、在购物中心流荡的现实写照,被认为内容敏感。幸好这首新谣后来也解禁了;可想而知,当时的媒体管制相当保守及严格。

其实近年不少流行歌曲已有掺杂方言词句的现象,如孙燕姿的《天黑黑》、本地电影《881》的主题曲《一人一半》等,皆允许在官方电台广播。《麻雀衔竹枝》显然身不逢时,禁播23年。我认为只要用词不粗俗,又能凸显歌曲的含义,掺杂几句方言无伤大雅,反而能让年轻人通过流行文化接触方言。

上世纪80年代起,政府积极推行讲华语运动,禁止官方传媒播放方言节目,方言在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就渐行渐远。对绝大部分的新一代而言,倒是全然陌生的语言。《麻雀衔竹枝》获解禁是否意味有关当局对方言的放宽尺度较为合情合理?是否为其他艺术工作者打了一支强心针,给予他们更自由与宽阔的创作空间?

解禁后偶然从广播中听到《麻雀衔竹枝》,可谓重新认识这首新谣。歌曲唱着“我们这里是新加坡/我们都曾一无所有过/现在拥有的不算什么/但是比别人珍惜得多”,适逢国庆欢腾期间,倍感温馨和感动。

梁文福曾经写道:一首歌写好后,只是完成了一半,另一半,有待许许多多个不同时空的人,去建构歌曲的价值和意义。

时代变迁,物换星移。23年后听《麻雀衔竹枝》,依旧是一首我们心目中的新谣。

一首歌的生命力,耐得起岁月的考验。

(初稿写于2013年8月初)

刊登于《新华文学 VOL: 80》

绝对金曲

972_recording_3

来临星期三(3月6日)晚上10点和星期六(3月9日)早上10点,将播出我上Love 97.2FM《绝对金曲》的访谈。主要谈歌曲和分享生活点滴。

朋友们,敬请收听!

可点击以下Facebook网址收听节目预告:

岁月的主题曲

在唱片行闲逛,心血来潮挑了一套汇集SBC年代的电视连续剧精选CD。我甚少买精选辑,主要是曲目东凑西凑,像是披上一层糖衣,缺乏诚意。

这回破例,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及插曲两三首,要推出专辑往往须等上一段时日,和其他电视剧的汇成辑。再说,当年本地电视剧歌曲真是好听,剧情或许忘得模糊,片曲旋律倒还清晰呢。

岁月的主题曲,专辑名称够神。不知不觉,孩提时代至青春期所观赏的多部本地连续剧已经可以用岁月来概括。远走的岁月、懵懂的岁月、缤纷的岁月……有主题曲的岁月似乎显得更丰富、多姿。

那天趁大哥周末回来探访,我在房间把专辑播得大声,好让在隔壁房的他也能听见。耳熟能详的歌曲传入房里,大哥时而走进来闲聊歌里的剧情和演员,好多旧回忆蕴藏旋律中,成了不可磨灭的岁月印记。当年的《雾锁南洋》、《风雨同舟》、《亚答仔》、《小飞鱼》、《青春123》、《咖啡乌》、《调色版》等,我们不就是跟随这些本地连续剧一同长大的。晚间,把课业赶完,一家围在小小的电视机前,让剧情牵绊思绪,虚构的喜怒哀乐教会我们诸多的人情世故。

那时没有付费电台,电视播什么就看什么,选择有限的日子简单惬意多了。电视剧一周一集,每每播完后,想到要苦等一星期才能继续剧情,还嫌日子过得太慢。隔天回到学校,话题中总离不开昨晚的精彩情节和演员角色,当然也不忘哼哼朗朗上口的主题曲。

说来奇怪,以当年的拍摄手法和稚嫩演技,我们这些傻观众看得很入戏,亦善解人意,没太多批判。反而是今天的电视剧夜夜播映,一部紧接一部,真多产,叫人吃不消啊!电视主题曲同时转得太快,没听两下子换了调,无法记牢。

今天的电视台从幼苗茁壮成荫,演员更具星味;但很抱歉,已经颇久没有一部本地连续剧让我有守在电视机前观赏的动力。是看戏的要求提升了,也或许是心态上的转变,电视节目绝非生活的唯一调剂。

人生如戏,戏里有歌,歌里含故事。岁月的主题曲,感动过就好。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31/8/2012

雷光夏

我以为没多少人认识雷光夏。预先买了演唱会的门票,数周后再到网站查看,哇噻,售罄了!小众歌手有大众的支持,欣慰。

听雷光夏的歌是华语歌坛百花齐放的1995年左右。当时电台很大胆选播她首张专辑内的主打歌“逝”。大胆,因为雷光夏属非主流创作型歌手,嗓音不算甜美,却有民歌手的质朴与干净。

买了如今已绝版的《我是雷光夏》专辑,聆听之后方知雷光夏不仅歌唱了得,还擅长电子配乐,风格可归类实验音乐。专辑的独特性在当时委实罕见,雷光夏称得上是台湾电子实验音乐的先锋之一。毕竟非主流,不是一听就会轻易接受,当然更不会轻易忘怀。

后来的雷光夏往电影配乐耕耘,依然不随波逐流。电台少播,接触的机会就少了。直到电影《第36个故事》年前在本地放映,为了从大银幕欣赏她的创作而观看。电影音乐不愠不火,和画面相辅相成,衬托咖啡馆的闲逸和典雅。她也凭电影荣获第47届金马奖的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雷光夏产量不多,她从不在专辑封套上露面。除了儿时的照片,其他专辑采用富有想像力的科幻插图。演唱会当晚终于目睹音乐才女的风采;鼻梁上夹着黑框眼镜的雷光夏温文尔雅,有些腼腆,散发文艺气质。(她的这股气质应该是受了诗人兼画家父亲雷骧之熏陶。)

雷光夏和她的乐队BIT Sound玩起音乐很优雅,或者可以用斯文来形容;时而演唱,时而让乐队弹钢琴、玩吉他及拉大提琴,谁也不喧宾夺主,各显精彩。我仿佛和久违的朋友相遇,有好一段时间没听雷光夏的音乐了,她一哼,啊,所有感觉回来了。

部分时间我是闭着眼睛聆听她的现场演绎。她的音乐有文学意象及人文情怀;歌声宛如微微扬起的风,吹来凉意,风止了,留下眷恋。有“音乐诗人”雅称的她说,旅行时会四处收录不同的声音。用音符来素描景物,难怪雷光夏的创作充满画面。认真做音乐的人值得推荐,前阵子我有幸受邀上电台FM972《绝对金曲》广播节目当嘉宾,不忘将“逝”介绍给听众们。

英国广播公司BBC有个至今播了70年的长寿节目Desert Island Discs,每周邀请各界人士谈生活并遐想在荒岛上,会选择哪张音乐专辑陪伴。借用此概念,给我选择的话,雷光夏的专辑是首选。只因贪婪音符中流动的画面,空旷地任由思绪自由翱翔。

刊登于《新华文学》VOL: 77

重逢10年

一个演唱会能不间断办上10年可谓奇迹。《重逢》已是本地爱歌者熟悉的品牌,每年期盼,每年支持、每年出席。

回首自己的10年,有多少熟悉的景物更替了,有多少事物变卦了… 或许不变的是记忆。

《重逢》演唱会唱的歌皆一首首藏着记忆的音符,就算是重复性地唱着听着,不曾厌倦。因为《重逢》,这些年我们有幸看到好多民歌(和新谣歌手)重返舞台;郑怡、娃娃、杨芳仪、邰肇玫、胡德夫、李达涛、吴楚楚、施孝荣、叶佳修、木吉他、殷正洋、黄舒俊、黄韵玲、林慧萍等,还包括已故的马兆骏和黄大城。

上周六看了《重逢10》,素质依然,个人小观点,供分享。

• 木吉他这回没穿牛仔装,也没背吉他,显得更随性。他们笑称是乐坛最老的合唱团,一点不夸张。少了李宗盛并不影响整体音质,反而更踏实。除了《赶路》,民歌组曲,也喜欢他们现场演绎《与我欢唱》。木吉他不妨考虑办场小型演唱会。

• 有家室的男人就是不一样。黄舒俊的特色是歌词蕴含爱情的讥讽,不过现在却改观了。还好嗓子没变,大家都听出耳油。

• 我还是喜欢殷正洋演绎自己的歌,所以对民歌点唱时段没多大热忱。一直纳闷,为何小洋哥从不演唱当年尝试转向流行歌手的《天空蓝蓝的》、《该给你多少》等好歌。无可否认的是,殷正洋的嗓子是众歌手中,保养最佳的。

• 郑怡是我最欣赏的女歌手,高亢的嗓音中有丰富的情感,亦柔亦刚。《重逢10》最期待的歌手非她莫属了!或许是太久没演唱了,感觉她的《月琴》表现比起《重逢3》稍微逊色。演唱贵在诚意,很意外她会选唱《天堂》,棒!她说甚少在演唱会上演唱《天堂》,因为这首歌的过门音乐不容易演奏。在这里不得不提这些年来为《重逢》伴奏的乐队。他们的功劳很大,忠于原曲的伴奏对听众而言是莫大的享受,就像听CD一样,把我们带入听歌的意境。

• 林慧萍是压轴歌手,声线依然甜美。至于谈吐嘛,我和朋友都‘吓呆’了,没想到当年的青春玉女说话是如此腼腆,很傻大姐的模样。就连在唱《走在阳光里》时,兜圈圈的舞台也显笨拙。(应该多向万芳的奔放学习。)呵呵。反而在演绎新歌时(忘了歌名),突显她的演唱实力。

• TCR ACAPELLA 和蔡忆仁分别的演唱有搞笑特色。四个小时的演唱会多少需要一些本土、草根性的娱乐,让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集体回忆’。

• 好多华语演唱都有个通病,就是几近午夜,甚至过了12点才结束。《重逢》不例外。随着年龄增长,演唱会拖拉到睡觉时间,精神就难集中,坐到腰酸背痛屁股痛。如果演唱会能提早半小时开场,或许回家就不会像难民逃命那么慌张。

下来的《重逢》还会有哪些民歌手前来参与?其实心目中还未报到的有几位;李建复、李寿全、王瑞瑜,王海玲…


足迹

  • 68,423 hits

日子

2017年十一月
« 10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