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设计城' Category

勿拉士峇沙·武吉士 漫游岛国艺术区

由于含有丰富的历史底蕴及文化气息,政府将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打造成富有艺术氛围的街区。这个街区看点颇多,通过几所艺术中心和一些老建筑,一起认识街区的历史与人文风情。

勿拉士峇沙区老建筑和老树林立,翻新中的新加坡美术馆的前身为圣约瑟书院,临时围栏板采用本地艺术家的作品。

因为热衷文化艺术,所以经常流连勿拉士峇沙区。

有好长的一段时间,逢周六中午下了班后都会从乌节路的办公室步行到勿拉士峇沙区,钻进新加坡美术馆看画展、在百胜楼“书城”泡书店、去中央图书馆借阅书籍、也常到电力站掌握最新的艺术动向。

很多时候仅是穿街走巷,端详城里的老建筑及老树,沉浸在该区的艺术氛围是忙碌一周后,补充能量的时刻,走走看看亦很疗愈。

其实更早些我已是勿拉士峇沙区的常客。念中学时不时跑到书城追听新谣,在峇哈鲁丁职专修设计的三年里,也常“下坡”到海峡和画友两家美术用品专卖店添购材料。

时至今日,我仍然会到这里走动,吸取艺术养分。若一段时间不去的话,还会挂念着呢,改不掉的习惯。

新加坡艺学与龙都大酒店遥遥相望,新旧交替,构筑艺术区的多元性。

这些年目睹了该区的变化。新加坡艺术学院、南洋艺术学院、拉萨艺术学院三足鼎立,形成艺术学府铁三角;设计中心的落成、独立画廊的崛起。无论怎么变,勿拉士峇沙总离不开艺术。

由于含有丰富的历史底蕴及文化气息,政府将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区划分为新加坡的艺术兼文化遗产地带 (Bras Basah.Bugis Arts and Heritage Precinct),打造成富有艺术氛围的街区。

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区幅员甚广,每走几步就一个景点,若要渗透也要耗上一两天的时间。建议可以先挑一些对号入座的场所,从而感受这一带的脉搏。

明古连街提倡少用车

新加坡艺学的师生们在阶梯上写生,艺术的幼苗正茁壮成长。

我喜欢从新加坡艺术学院为起点,也就是勿拉士峇沙路及布连拾街 (Prinsep Street) 交界处。这里属乌节路的尾端,购物街的喧嚣在此散开,氛围有所不同。建于2001年的新加坡艺术学院建筑魁梧,有架势;偶尔看到师生们在阶梯上写生,感受到艺术的幼苗正在茁壮成长,颇为欣慰。

越过马路即龙都大酒店 (Hotel Rendezvous),再走一小段路是明古连街 (Bencoolen Street) 交界处。过去几年因地铁市区线施工而造成部分道路关闭,工程吵杂,尘土飞杨,甚少涉足。

明古连街有宽敞的人行道和脚车专用道,提倡减少用车的生活方式。

2017年明古连地铁站启用后,陆路交通管理局将这条道路改造为更宽敞的人行道和脚车专用道,提倡减少用车的生活方式,以打造一个利于步行、骑车和使用公共交通的共用空间。

明古连地铁站外的圆形隧道通风器漆上色彩,宛如一件装置艺术品。

有意思的是,地铁站外的两个巨大圆形隧道通风器配合艺术区漆上色彩,如装置艺术品展示在路人眼前,相当醒目。

南艺周边的艺术氛围

南艺外的街道有学生和校友们的艺术创作,如逗趣的动物雕塑。

明古连街除了左右几家酒店和服务公寓,还有一所回教堂,其地标应属南洋艺术学院。我常觉得南艺的建筑外观虽不及艺术学院和拉萨尔的突出,甚至显得过于单调,但它胜于定期举办的艺术展览皆颇具水准和诚意。

印象最深刻的是已故日本设计大师柳宗理 (Sori Yanagi) 的作品回顾展,让我认识这位二战后崛起的工业设计师,他的设计理念充满哲学性,获益匪浅。

供路人歇息的装置艺术木凳兼具视觉美感和实际用途。

南艺校舍外的街道也有学生和校友们的艺术创作,如逗趣的动物雕塑、供路人歇息的装置艺术木凳等,赏心悦目,为这个艺术区加分。沿着街道边欣赏边行走,怡然自得。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南艺对面有两栋修复完好的站前老建筑,现为高档家私公司SPACE 的办事处及展示厅。其中82号在1950年代曾是一家旅店,这几栋南洋风建筑于2012年获市区重建局颁发的旧建筑修复工程奖项,让我们透视该区的旧面貌。

明古连街的南洋老建筑和现代家具展示厅夜晚格外显眼,灯火璀璨,相映成趣。

最近乘搭巴士路过,发掘其建筑在晚间亮起灯来神气十足,格调高雅。在灯光的照射下,衬托一些白天可能会忽略的建筑细节,加上夹在两栋旧建筑是落地玻璃窗的展示厅,灯火璀璨,一旧一新,相映成趣。

明古连街白天黑夜面貌迥异,皆有特色,无疑是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艺术区内,颇具魅力的一条街。

拉萨尔艺校的“深山峡谷”

拉萨尔艺院的倾斜建筑采用地质学为设计灵感,营造“深山峡谷”的景象。

离南艺不远的拉萨尔艺术学院则展现不同的风景线。坐落于实利基路尾端的学院本身如一件庞大的艺术品,高耸的黑色铝板外观看似一栋庄严的堡垒,其实内有乾坤。六栋相连的倾斜建筑采用地质学为设计灵感,营造“深山峡谷”的景象,充满视觉冲击。

尤其喜欢建筑使用落地玻璃窗,不仅引进大量自然光线,让艺术学院更加明亮透彻,也能一窥师生上课的情景,有互动性。如此不规则、开放式的结构也是对艺术的包容。拉萨尔艺术学院从简陋的蒙巴登路旧校园发展成今天具规模的艺校,反映我国对艺术教育的重视。由本地的雅思柏设计事务所 (RSP Architects) 操刀,其校舍自2002年落成,因杰出的建筑设计而频频获颁全球的各大建筑奖项。

数年前中国朋友初次来新游玩时,就要求我带她到拉萨尔艺术学院参观。该学院扬名海外,友人慕名而来,对其建筑啧啧称奇,甚至萌生在这里进修绘画课程的念头呢。

除了三所艺术学院,还有诸多独立艺术中心遍布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区,包括实利基艺术中心、Objectifs摄影与影像中心、Deck集装箱摄影中心等。

艺术并不高不可攀,漫游该区,让自己贴近艺术,或让艺术贴近生活,总有所领会。由于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区的看点颇多,在此精挑几所艺术中心,并且通过一些老建筑认识这一带的文史,感受艺术区的人文风情。

漏网之鱼:实利基艺术中心

实利基艺术中心的狭长椭圆结构在本地属罕见,一扇扇彩窗让建筑精神抖擞。

或许是坐落艺术区边缘的缘故,我总觉得实利基艺术中心 (Selegie Arts Centre) 经常被艺术爱好者忽略,成了漏网之鱼。这栋建筑相当显赫,狭长椭圆结构在本地属罕见,一扇扇彩窗让建筑精神抖擞,并为该区注入色彩。

目前为新加坡摄影学会之会所,实利基艺术中心除了提供摄影技术的学习平台,三楼的陆运涛展览厅也常有摄影展。之前具规模的越战摄影展就发人深省,定格镜头内的战火触目惊心,硝烟四起的残酷画面令看者心情沉重,展览现场气氛凝重。

关于实利基艺术中心的建筑背景着墨不多,根据一些档案照片,该建筑在80年代就已存在。艺术中心不设电梯,每次来看展览必须费点力气爬上窄楼梯,别有一番体会。实利基一带一直是印族同胞的活动地带,周围不少旧楼因城市发展而拆除。物换星移,这栋建筑所幸保留下来,经过粉刷有了今天的面貌。

老教堂新使命:摄影中心展厅

密驼路老教堂目前改造为摄影与影像展览场地。

靠近香火鼎盛的观音堂,就在密驼路 (Middle Road) 的交界处伫立一所历史悠久的教堂,有欧陆村庄小教堂的况味。建于1870至1875年之间,密驼路教堂(Middle Road Church)当年由一位英军查尔斯·菲利普 (Charles Phillips) 所设立,即本地第一所海峡华人教堂,一度是美以美女子学校的校舍。

该建筑上世纪80年代曾用做修车厂,1995年至2014年发展为雕塑广场,为本地的立体艺术家提供一个展示成品的场地。那时我也经常来此浏览,雕塑艺术抽象富想象力,精彩之处在于从各角度欣赏意境有别,从中吸取不同的艺术精华。

雕塑广场的鲜明形象深入人心,很多人至今仍如此熟口称呼,它的离场令人深感遗憾。岛国的雕塑艺术工作者少了一个可以挥洒创意的空间。老教堂目前由独立摄影与影像中心Objectifs进驻,延续了视觉艺术展览场地之使命。

老教堂的拱形天花板和展览品相互衬托,丰富看展体验。

数周前来此参观新加坡艺术周的视觉艺术展,目睹本地年轻艺术家的创意;年前也在这里参观了本地摄影师沙颖的牛车水摄影展,感觉皆好。

展览场地面积不大,看展一般半小时以内,不费时不费神,恰到好处。我也会趁机留意教堂的内部结构,如拱形天花板,这些建筑特色和展览品相互衬托,丰富整体的看展体验。

城市的软实力:国家设计中心

国家设计中心的前身是超过120年历史的圣安东尼修道院。

除了发展为艺术区,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也划为创意区。我国2005年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赋予设计创意之都 (UNESCO Creative City of Design) 地位,国家设计中心 (National Design Centre) 的落成正合时宜。

设计无所不在,从包装、服饰到建筑,甚至是城市规划,环环相扣。创意设计可谓国家的软实力,塑造出一座城市的个性。设计中心在这方面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通过展览和相关活动将新加坡的优良设计推上一层楼,和其他国家接轨。

国家设计中心空间宽敞、自然光明净,也添加现代新元素。

设计中心地理位置优越,处于艺术区中央,毗邻中央图书馆,前身是一所超过120年历史的圣安东尼修道院 (St Anthony’s Convent) 。这座洁白的装饰艺术风格建筑空间宽敞、自然光明净,修复过程中添加现代新元素,同时保留了建筑内部带有宗教色彩的浮雕。

设计中心也是每年三月份举行的新加坡设计周之主要活动场地。去年因疫情无奈停办,所幸近期陆续有设计展,提升国人对好设计的鉴赏能力。我从事平面设计师20余年,即使两年前毅然转行,依然关注本地的设计动向,时不时会到设计中心看展,不让自己脱节。

国家设计中心的建筑内部保留了带有宗教色彩的浮雕。

勿拉士峇沙区简史

勿拉士峇沙源自马来语 “Beras Basah”,意指“湿米” 。据说在新加坡开埠初期,通过勿拉士峇沙河(现为史丹福水道)用船运米的马来人会把被海水打湿的米摊摆放在河边晒干,因此得名 “湿米街”,后来才易名为Bras Basah。相邻的武吉士街 (Bugis Street) 则因为印度尼西亚的武吉士海员曾与本地商人开拓贸易而得名。

早在19世纪,勿拉士峇沙和武吉士区已是一个文化大熔炉,汇聚了不同族群,华巫印和欧亚人以外,还包括犹太人和亚美尼亚人,多元背景带动这一带的贸易和休闲活动,生机勃勃。各族群在该区建设宗教场所,许多庙宇和教堂今天仍伫立着,古色古香,象征新加坡社会的和谐与包容。

位于史丹福路的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旧址曾经是一所监狱,建于1833年,囚犯来自英国殖民地地区,贡献相当显著,负责建造道路,以及一些地标建筑如总统府及圣安德烈教堂。

除此之外,该区以往有多所学府,公教、圣尼格拉、圣约瑟书院、圣安东尼… 可以想象当时莘莘学子上下课的热闹景象。虽然这些学府早已搬迁,仍弥漫书香气息;保留下来的旧校舍皆另有用处,发展为这一带的重要地标。

刊登于《联合早报》副刊
25/2/2021

杂志共和国

乌节图书馆的杂志长廊有近300份读物,何不借由各城的精彩作纸上旅游?(蓝郁摄)

一本杂志一道风情,这就是纸媒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存在的价值与魅力。

宜家去年底突然宣布将停止出版目录册,顿时引起一片哗然。过去的70年,只要居住在有宜家的50多个城市中,每户家庭每年必定收到一本厚厚的家具目录册,就算非忠实顾客,也不容忽视这个瑞典品牌的存在。

宜家在岛国立足43年,每年的九月份左右,这份目录册定时放入信箱内,像个忠实老友准时来报到,从不缺席。我也习惯性地翻阅一两次,图片里的家具摆设总让人觉得理想家大概就是这个模样。

我常用阅览杂志的闲情来“阅读”这份目录册。无论是设计、摄影、排版、纸张及印刷,皆经过深思熟虑,颇有杂志的质感。目录册的停刊确实叫人惋惜,根据公司的解释,早在冠病疫情爆发前,顾客就改变了他们购物以及使用媒体的方式,因此宜家也在改变中。

这就再次引发纸媒在科技当道的年代,印刷读物是否能存活之思考。我想我们无需过于悲观,每次去乌节图书馆时,浏览来自各国琳琅满目的杂志,都深感欣慰,纸媒在市场依然占有一席之地。

位于乌节门 (Orchard Gateway) 的图书馆以设计为主题,供借阅的近300多份杂志非常丰富多彩,包含设计、生活、时尚、旅游等。图书馆的波浪格局如同一件现代设计作品,杂志摆放在白色抽屉柜里,由当期的封面图来识别,一览无余,拉开抽屉提取杂志,有开宝箱之乐趣。

冠病肆虐全球,无法出远门,唯有凭借精美的图片及精简的文字遨游天下,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杂志好比一扇窗开阔视野,纸上旅游让我们在自家也能周游列国,有望梅止渴之效。

台湾的《小日子》和 “Shopping Design” 牵引我钻进当地的咖啡馆和独立书店;韩国的“B”杂志每期深入浅出探讨一个个性品牌,引导我走入伦敦、巴黎、纽约、东京等大城市寻幽探秘;西班牙杂志“Apartamento”则让我有机会偷窥不同地区的艺术家们的居所… 在这个不安定时期,我们更加需要知性且不太沉重的读物为心灵进补。乌节图书馆的杂志长廊犹如一个共和国,各城市的风貌精彩纷呈,汇聚于此。一本杂志一道风情,这就是纸媒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存在的价值与魅力。

刊登于《联合早报》‘四方八面’之「专程行走」专栏
23/2/2021

集装箱建筑 功能百变

集装箱的主要用处是把货物囤积起来,安全地运输目的地,实用亦耐用。近年有创意工作者,以及脑筋转得快的起步公司,就相中这些朴实无华的集装箱,变身艺廊、工作室、熟食中心,甚至流动酒店,变换城市景观,打造出非同凡响的另类空间。

container_architecture_8

集装箱酒店令人好奇里头的内容。

每当车子沿着岌巴海港 (Keppel Harbour) 行驶时,映入眼帘的是高高叠起的集装箱,画面颇壮观;还有客工们穿梭于铁箱间的忙碌身影,莫名的感动油然而生。新加坡的经济脉搏在跳动着,集装箱将岛国和世界接轨,贸易生生不息。

多年以来,集装箱的主要用处是把货物囤积起来,安全地运输到目的地,实用亦耐用。人们似乎低估了集装箱的其他功能。近年有创意工作者,以及脑筋转得快的起步公司,就相中这些朴实无华的集装箱,打造出非同凡响的另类空间,让人刮目相看。

远的不说,邻近国家泰国就利用数百个集装箱改造为创意市集,一个长形铁箱化为一个摊贩,张罗城中最潮的时尚、饮食、文创品,深受年轻人青睐。

这个称为Art Box的流动性现代版跳蚤市场出现在曼谷,这几年落脚旅游朝圣地恰都恰市集,集装箱并列有序,异常热闹。

集装箱创意市集也延伸至岛国,办了三年的Art Box新加坡版,反应出乎意料的好。来寻鲜的潮人串门子般一摊一摊地逛,像个嘉年华会,挤得水泄不通。无奈冠病疫情来袭,恐怕今年无法连续四年举行了。

集装箱建筑在全球蔚然成风,各领风骚。除了市集,新加坡还有不少功能不同的创意集装箱建筑,从艺廊、熟食中心到酒店皆各自精彩,潜能甚广。集装箱建筑构筑城市的新景象,宛似变形金刚,具灵活性,变幻无穷。

集装箱摄影艺廊 Deck

container_architecture_1

DECK摄影艺廊曾获颁新加坡“总统设计奖”之年度最佳设计,给予集装箱建筑最大的肯定。

笔者首次接触集装箱建筑是在四年前。一个炎日的周末午后路过布连拾街 (Prinsep Street),被一个堆砌得高高的黑色集装箱结构吸引,乍看误以为是一个在施工的建筑工地,不禁驻足欣赏。

愈看愈有意思,集装箱竟然能够叠成这个模样,向上的部分如烟囱凸出,向横发展的扎实稳固。从外观无法猜透里头的内容,反而增添神秘感,有进去探究竟的动力。这个名为Deck的异类建筑原来是个新晋的摄影艺廊。

Deck的设立可谓偶然,原本只当新加坡国际摄影节活动场地而临时搭建,却因独特氛围受到艺术爱好者的支持,拆了又未免可惜,于是活动完毕后长期驻扎在勿拉士峇沙区的艺术圈内。

Deck包含两个展览厅、一个图书馆和工作室,另有一个备有暗房设施的独立集装箱,同时附设餐馆。Deck近年来举办过许多摄影展览和影像相关活动,包括新加坡青年摄影大赛,可谓本地的视觉艺术推手。

container_architecture_2

配合影集捐赠活动,DECK当时将其中一个集装箱改造为书籍展区。

这个独立艺廊曾获得德国著名出版商Steidl的青睐,获赠超过1000本摄影集,涵盖的题材尤其广泛,从美国当代摄影大师罗伯特·弗兰克 (Robert Frank)到老佛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大作,成为东南亚首个全展示摄影集的图书馆。位于德国哥廷根的Steidl事务所兼印刷厂在出版业界口碑佳,不仅制作严谨,成品有质感。

配合当时的捐赠活动,Deck的一个展览厅摇身一变成为供访客浏览千余本书籍的展区,另一个则展示Steidl的设计与印刷过程。虽然是几年前的事了,却是我参观过的展览中,较有诚意且能够对号入座的。

container_architecture_3

由集装箱改装的展览厅,宽敞有现代感。

诚然,集装箱营造的工业氛围为整体的参观体验加分,爬上阶梯俯瞰四周也别有滋味。Deck拼凑的集装箱空间让我开了眼界,看到集装箱组装后的多种可能性。值得一提的是,此建筑设计由本地的Laud建筑事务所操刀,2015年获颁新加坡“总统设计奖”之年度最佳设计,给予集装箱建筑最大的肯定。

集装箱艺术工作室 Block O

container_architecture_4

Block O是月眠艺术中心的延伸,由数十个集装箱组装成艺术工作室。

 

另一个由集装箱改造的艺术空间是月眠艺术中心 (Goodman Arts Centre) 的 Greenfield Modular Studios(直译绿色模块工作室),亦称Block O,将旧集装箱再循环,打造成艺术工作室。

位于蒙巴登路的月眠艺术中心是拉萨尔艺术学院的前校舍,这里汇聚各领域的艺术团体,包括新加坡文艺协会,以及独立艺术工作者。建于2018年的Block O是月眠艺术中心的延伸,一新一旧,相辅相成。

笔者曾在艺术中心的旧楼出席文艺协会的新书发布会,欣慰协会终于有个面积不小的固定会所。当时看到一些艺术家在课室般的空间创作,每人一个单位;对艺术家而言,有个静心创作的斗室夫复何求。

或许旧楼用的是岛国非常典型的1970、80年代的旧校舍结构,课室格局显得中规中矩,作为一个艺术场所,似乎缺乏了什么。Block O的设立可谓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增添现代艺术气息。

从外观来看,Block O犹如独立个体,脱离艺术中心母体,数十个集装箱组合起来,彰显个性。Block O包含11个艺术工作室,也充当展览及工作坊场地。正如名称中的greenfield, 这个集装箱艺术空间坐落绿色草坪上,部分结构种植藤蔓植物,绿意柔化了集装箱的钢骨结构,同时也开了窗口,看似房子,隐约看到里头的内容,有温度。

阻断措施期间,艺术中心暂时不对外开放,意味艺术家无法在工作室创作。从外赏Block O,倒有置身欧洲艺术村的感觉。有画家曾反映,有别于在工业区租用画室,这里阳光充沛,自然光能够提振精神作画。

集装箱熟食中心 Timbre+

container_architecture_5

Timbre+小贩中心将集装箱融入其建筑结构,漆上涂鸦式的画作,注入活力。

一向标榜创新的本地饮食集团Timbre于2016年在纬壹科技城起步谷 (JTC LaunchPad@one-north) 开设了集装箱熟食中心Timbre+,展现集装箱的多元化。

这里的集装箱漆上涂鸦式的画作,非常亮眼,并为亚逸拉惹区的科研地段增添生气。当年落成时堪称新加坡首个新时代的熟食中心,引起相当大的回响。这里美食荟萃,夜幕低垂时,熟食中心内的中央舞台还有现场乐队表演,注入新活力,动感十足。

所谓集装箱熟食中心是将集装箱融入其建筑结构,堆砌出错落有致的格局,里里外外粗糙的装潢散发工业味,和周围的科研办公楼形成对比。美食摊位中,其中六个是特别从美国引进的复古大篷(Caravan),改装为厨房专卖异国餐饮,相当新颖。

container_architecture_6

笔者在解封第二阶段造访,虽然食客能够堂食,中央舞台却仍禁止表演,集装箱熟食中心也未恢复以往的热闹景象,显得黯然失色。不变的是,集装箱上俏皮、幽默且充满魄力的涂鸦;似乎告诉我们,放轻松,最坏的总会过去,一切皆会变得更好。

集装箱酒店

container_architecture_7

集装箱酒店体现了集装箱人性化的一面,提供非一般的入住体验。

由集装箱改装成酒店虽然在国外已有先例;然而,当本地的首个集装箱酒店“The Shipping Container Hotel”(船运集装箱酒店)于今年1月开业时,乃是新鲜事一桩,并体现了集装箱人性化的一面。很多人都深感好奇,集装箱酒店有可能像一般客房那样舒适吗?

正如人不可貌相,集装箱亦如此。踏入这个40英尺长的旅馆,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所有酒店该有的基本设施皆有,善用每一寸空间,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container_architecture_9

集装箱酒店善用每一寸空间,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集装箱酒店能够容纳四名宾客,共有两张折叠式的双人床。其他设施包括无线网络、电视、餐桌、冰箱、微波炉、洗衣机,可媲美五星级酒店的套房,就连浴室的装潢也充满格调。

集装箱酒店最大的考验是如何利用长型的有限空间打造舒适感,业者佘良昌奇思妙想,采用极简风格以及柔和的浅色调营造北欧的Hygge(简约与闲逸)氛围,也很“无印良品”。

停泊在纬壹科技城的集装箱酒店共有两箱,距离仅几步之遥,内部格局与设施一致。佘良昌说,从开业到阻断措施前的短短数月,酒店的住客率高达90%,接待超过100多位宾客;以二三十来岁的本地千禧一代居多,也有来自美国的游客。

container_architecture_10

集装箱酒店的设施和浴室装潢可媲美五星级酒店的套房。

宾客一般因为好奇选择入住该酒店,把它当度假屋住上一两晚,远离城市的尘嚣松懈身心。集装箱酒店的另一优势是可以在外办烤肉会,酒店会提供烤肉架和餐具。

奈何冠病疫情来袭,酒店业首当其冲,所幸新加坡旅游局已批准集装箱酒店接受“度宅假”(staycation)预订。想必未来的旅游趋势将以在地游为首选考量,而集装箱酒店就能相互衬托,提供非一般的住宿体验。集装箱酒店也不局限于固定的地点。业者希望未来能以“快闪”形式把其酒店带到牛车水、小印度、虎豹别墅等旅游区,客人入住的当儿,能融入周遭环境。

关于集装箱

container_architecture_12

位于纬壹科技城的海事相关集装箱“快闪” 展厅。

集装箱由美国人马尔科姆·麦克莱恩(Malcom McLean)于1956年发明,同年的集装箱首航从美国纽瓦克港至休斯顿港,从此改变了全球的货运模式,麦克莱恩因此被称为“集装箱之父”。

越南战争期间,美国政府为了更有效地运输物资,便将集装箱标准化,以20英尺定为标准长度,后来因需求推出了40英尺长的集装箱。

新加坡也受益于集装箱的货运,岛国的优质地理位置将它发展成一个国际贸易枢纽;来自全球各地的集装箱在此转运,推动经济,成了世界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和搭建一个新建筑结构比较,集装箱的成本较为低廉,容易组装再循环,也方便移动,一般集装箱的寿命介于10至12年间。

container_architecture_11

集装箱还能改造为24小时的健身房。

在新加坡,纬壹科技城起步谷可谓集装箱点子的萌芽地。除了集装箱酒店和集装箱小贩中心,这里还有24小时的集装箱健身房、集装箱“快闪”展厅等,让我们看到集装箱的千变万化。可以肯定的是,由集装箱构筑的建筑绝非昙花一现,而是愈来愈有看头。

刊登于《联合早报》副刊‘现在’
10/7/2020

Shopping Design 132

SD132_1

这是2019年11月份的Shopping Design,
对我而言,格外珍惜。

从今年起,
Shopping Design将改为季刊,
而我每个月撰稿的Vision栏目也到个段落。

自2015年7月,
几乎每月都为SD提供新加坡
的设计动向、艺术活动及咖啡馆相关讯息。

SD132_2.jpg

SD132_3

这是个让我用不同角度去认识自己居住的城市
的方式,
虽然从事设计,
要写设计绝对不是件易事。

感谢这几年合作过的各别主编,
他们比我年轻很多,
工作态度都很专业,
令我非常敬佩,
每月甚至不辞劳苦把杂志邮寄过来。

为了跟上时代的步伐,
杂志改革是难免的。
很期待新风貌的Shopping Design,
打着「设计生活、风格经济、文化创新」口碑,
成为华文圈最有影响力的设计与生活风格内容平台。

Shopping Design 131

SD131_1

我是听台湾华语流行音乐长大的,
很多中文词汇也是从当年的流行歌曲学来的。
滚石、飞碟、可登…
家里堆满了CD,
我的钱甚少花在美食、珍奶上,
买唱片倒是绝对阔气的。

所以看到10月份的Shopping Design时,
内心不禁尖叫起来。
这是SD首次以华语流行乐为主题,
内容非常丰富。

SD131_2

对玛莎的这段话颇有共鸣:
在这个大家很少从头到尾听完一张专辑的年代,
还是要有一种坚持,
如果有人想认真研究这张专辑到底想传达什么,
不能辜负那样的听众。

我,就是这样的听众啊!
所以我不太爱买精选集,
感受不到诚意。

SD131_3

SD131_4

这期也访新加坡知名作词人小寒,
我们算是认识的。
念书时曾属早报的通讯员组织,
当时经常分享听歌心得。
虽然已经许久没联系,
看到她在音乐上的成绩很为她开心。

SD131_5.jpg

本期的Vision栏目,
我为读者们推荐位于新加坡档案馆的Oldham Theatre;
这是亚洲电影资料馆的新“家”,
定期举办小型电影节和播映文艺和小众电影,
对新加坡电影业的发展有莫大的影响。

SD131_6

Shopping Design 130

IMG_3094

本期的Shopping Design 专题为「旅行与购物」,
邀请各领域的旅游达人分享他们到国外旅行时的购物体验,
内容极为丰富,
犹如和作者们环游了世界一圈。

说到旅游,
由于要照顾家里的老人,
目前无法出远门。
倒也无所谓,
有时在岛国去到一些较为不熟悉的环境,
反而有出游的感觉。

IMG_3095

也因为告别了朝九晚五的工作,
有多一些时间到不同的购物中心看看,
有时是去购物,
有时是约朋友吃饭,
有时是去update自己,
也有时是去吹吹冷气避暑。

IMG_3098

新加坡的购物商场林立,
Funan是比较突出的一间。
翻新后的Funan有诸多新品牌,
还有室内攀岩、户外城市农场等设施,
不规则的设计也是其设计亮点之一。

很开心能在Vision栏目向(海外)读者们
介绍这个崭新、创新的霸级购物商场。

Shopping Design 129

IMG_2903

阅读这期的Shopping Design,
学到一个新词汇Normcore,
意指「舒适穿搭」、「简约穿搭风」。

我们这里甚少用Normcore,
可能是因为岛国常年是夏,
我们的穿着已经很Normcore?

即便如此,
我们没有理由不穿出个性来。

IMG_2905

Vision栏目,
为海外读者推荐位于恭锡街的KēSa House精品酒店。
有别于一般的大星级酒店,
KēSa House不设入住期限,
长短自选。
作为新业者,
KēSa House有许多发挥潜能,
南洋式的老排屋格局更是其优势。

Shopping Design & 一些感触

IMG_1928.jpg

那天出席台湾文创品牌座谈会,
有位出席者知道我是蓝郁后,
跑来跟我说,
我每个月都有买Shopping Design,
有读你的文章哦。

我当场吓到,是高兴的被吓,
为SD撰稿有四年了,
这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说他有读我的作品,
而且还是新加坡人呢。

我一直很好奇,
有多少本地人知道SD这份台湾文创杂志,
若有,读者在哪里,
他们从事什么行业,
喜欢杂志的什么…

而海外读者会对新加坡的讯息感兴趣吗,
是否阅读后想来这里观光,
抑或把它当指南,
依据活动报道来打卡。

写作是孤独的,
平时一个人躲在家里打稿,
要不然就是在外头,
选一个没有人打扰的角落打。
作品刊登后,
少有读者的声音,
其实也不那么在乎啦。

以上那位读者问我,
我们的艺术和设计理事会有找你吗?
答案是没有。
他们应该知道我在写新加坡的东西,
设计理事会曾在杂志登过设计周的广告,
说明他们重视这份杂志。
无所谓,反正写作是很个人的事情。

写作是孤独的,
但我很enjoy这份孤独,
让我保持一种安全距离,
看东西想东西更为清晰。

IMG_1931.jpg

Shopping Design 118

SD118_1

9月是献给咖啡馆的。

SD118_5

看Shopping Design推荐的各国咖啡馆,
尤其向往,
特别是台北的亚典书店咖啡店和可眺望台北东区的黑山咖啡,
风格迥异却令人陶醉。

SD118_2

Vision栏目推荐一家专门以新加坡风景线为设计素材的印花图Binary Style。
建筑师出生的印尼籍孪生姐妹Santhi和Sari,
将岛国的日常化为色彩斑澜的平面图,
制成不同款式的丝巾,耐人寻味。

SD118_3.jpg

SD118_4

也推荐目前在新加坡集邮管展出的
「小王子:背后的故事」邮票与文物展览。
这是配合小说面世75周年的特展,
展品甚为丰富,
从而了解作者圣修伯里的一生,
以及创作小王子背后的理念。

Shopping Design 117

SD117_1

本月份的Shopping Design主题为「新写真世代」。

很前卫,
很有视觉震撼。

SD117_2

SD117_3

SD117_4.jpg

SD117_6

杂志访多位新晋摄影师,
还有日本摄影大师篠山紀信Shinoyama Kishin。
从传统影像到网红的IG账号,
摄影因手机而进行了一场大革命。
这场革命还在变调中呢。

SD117_5.jpg

Vision栏目推荐目前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举行的儿童节,
通过艺术让儿童勇于追求梦想。
儿童节的展览和活动充满互动,
有空不妨去看看,
找回一颗赤子之心。


足迹

  • 79,000 hits

日子

2021年六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