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旅人' Category

隐藏工业区的咖啡馆

banchong_cafe_1

极简和开放式设计风格相当亮眼,可媲美购物区的咖啡馆。

当年服完兵役后,我到一家位于大巴窑旧工业区的商业指南出版社从事排版工作。工业区周边没有任何休闲设施可言,午餐通常在毗邻的政府组屋楼下的咖啡店解决。偶尔为了打发时间,饭后会和同事们在杂货店买条雪糕宠宠自己,接着又回办公室干活。

这样的日子仅维持数个月,主要这是份兼职工;其次,在灰扑扑的工业区上班甚为单调乏味,每天不外上班、午餐、下班,有种“与世隔绝”的孤立感。对年轻气盛的我来说,外头必定有更精彩的。这也多少造就了我对工业区的刻板印象。

20多年一晃,工业区仍是工业区,然而,近几年倒悄悄起了些许的变化。上班族的品味提升了,加上工业区的租金比商业区低,吸引不少独立、新颖餐馆进驻,注入另一翻景象。

南洋式咖啡和奶茶

banchong_cafe_4

咖椰牛油烘烤面包和南洋咖啡及奶茶是Banchong Café的卖点。

无意间发现,位于加冷工业区的Vanguard Campus大楼底层有一家特色咖啡馆Banchong Cafe,论格局和食相皆诱人。

这里售卖南洋式咖啡和奶茶、咖椰牛油烘烤面包、半生熟鸡蛋,以及椰浆饭、叻沙等餐饮,皆是我们熟悉的国民美食,并以实惠的价格满足周围上班族的味蕾。有意思的是,它属独立品牌,仅此一家。

咖啡馆的极简和开放式设计风格相当亮眼,可媲美购物区的咖啡馆。Banchong Cafe整体采用素白色,衬托出一个洁白、明净的舒适环境。咖啡馆不设冷气,高耸的空间引进大量日光和自然风,而八米高的铁架宛如装置艺术品,亦可充当屏风,还种植了诸多绿色小盆栽,蕴含视觉美感。

原来业者经营餐饮业外,同时进军室内设计领域,因此颇讲究装潢细节。咖啡馆甚至就地取材,将事务所运用的剩余材料,升级再造,具有环保永续意识。

banchong_cafe_3

咖啡馆就地取材,将设计事务所运用的剩余材料,升级再造,具有环保永续意识。

我选了一个周日午后造访,避开午餐的高峰时段,享受南洋式午茶的悠闲;和煦的阳光从玻璃窗洒进来,伴随微凉的风,暖暖的,提振精神。咖啡馆内有顾客饮茶开会,也有附近的上班族前来打包茶水。有别于市区的咖啡馆,这里不拥挤不吵杂,多了一份悠闲。值得一提,Banchong Cafe的咖椰是自家特制,纯正香浓。

店名背后小故事

banchong_cafe_5

新业者饮水思源,保留了前工厂的大理石雕刻招牌。(互联网)

我对Banchong Cafe这个非常本土化的店名深感好奇,上官方网站查寻,了解其背后的故事… 该楼的前生是一栋于1971年开业的万昌工厂 (Banchong),专门制作瓦楞纸板(corrugated cupboard)。数年前工厂被收购,改为Vanguard Campus,新业者饮水思源,将咖啡馆取名Banchong Cafe。

故事还有下篇呢… 万昌的一位老员工后来加入新东主成为大楼的看守员,并收养了一只流浪猫Ban Ban。这位看守员逝世后,猫儿继续留在大楼和员工们共处,讨人喜爱。不久前,猫儿也走了,等不到咖啡馆开业。Banchong Cafe同是为了怀念老看守员和猫咪,颇有人情味。

咖啡香不怕巷子深,咖啡馆绝非乌节路的专利,隐藏在工业区的Banchong Cafe改变了我对工业区毫无朝气的观念,但愿其他工业区也能够优化空间,有所发挥。

banchong_cafe_2

高耸空间引进大量日光,高铁架宛如装置艺术品,种植诸多绿色小盆栽,蕴含视觉美感。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缤纷’
13/02/2020

小日子 - Colbar

小日子_Jan 2020_1

刊登于一月份的「小日子」。

小日子_Jan 2020_2

坦白说,
这篇在下笔前,
要比第一篇的小贩中心日常要斟酌较久;
就像歌手在制作第二张专辑时,
必须慎重考量其曲风和风格,
这多少奠定下来的创作方向。
(任何形式的文字创作应该像制作专辑有企划且认真,是吧)

小日子_Jan 2020_3

小日子_Jan 2020_4

当时告诉自己,
为小日子撰稿,
主要会以新加坡的日常为主。

身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新“人,
没有什么比写岛国的在地常景更为贴切。
况且,我们这里有诸多新鲜、
鲜为人知及有意思的事物能与
台湾和海外的朋友们分享呢。

很喜欢「一件事」栏目的文案:
生活太複雜,
專注體會 一件事

我相信小小的新加坡,
亦有我们的小日子。
有了这个信念,
一直推动自己去发掘
这座城市的 一件事。
希望朋友们会喜欢Colbar这篇,
也很开心有张照片选为内页主照。

小日子_Jan 2020_5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

TBI112-新加坡 (dragged)

数周前收到一份台湾杂志的邀稿通知(受宠若惊!),
配合杂志7月份的Art Book Fair主题,
需要写篇关于新加坡艺术书展的报道。
很开心,因为有国外媒体看到我们这边的努力!

先说说这份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
我想很多新加坡人和我一样对它相当陌生。
这份月刊不在书店售卖,
而是在台湾的街头由流浪汉、弱势群体贩售,
主要是让他们能够自力更生,
也就是说,
杂志售价台币100元,
50元归贩售员,
因此我称它为「有良心」的杂志。

我这才记得上回在台北的街头看到一群伯伯在售卖,
当时看到他们卖那么潮的杂志觉得挺有趣的。
上网搜寻,原来Big Issue源自英国伦敦,
目前在几座城市有各自的版本。
台湾的Big Issue自2010年发行,
很受当地的专业人士和大专学生青睐,
阿妹、伍佰、陈升、萧敬腾、陈绮贞、
Bob Dylan、Johnny Depp、Keanu Reeves 都上过封面耶。

TBI112-新加坡 (dragged) 1

TBI112-新加坡 (dragged) 2

此次的Art Book Fair专辑,
介绍来自全球不同城市的艺术书展,
新加坡有幸参与,占了杂志四大页,
能让台湾的读者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实属难得。

这次能为Big Issue撰稿,
很感谢主编,心存感激。

杂志在7月1号出刊,
如果你这个月会过去台湾,
在街头(多是在捷运站外)
请多多支持!

更多Big Issue Taiwan的讯息:
http://www.bigissue.tw/recentissues

转角遇见拉茶

teh_arab_street_1

用一杯拉茶的时间沉淀心情,整理思绪。

偶然间看见熟客和游客在档口前井然有序排成一条小龙,有些游客甚至翻开旅游指南对照,不禁思忖;这个在甘榜格南的巴格达街转角处的简陋拉茶档口,何以归纳众人的味蕾版图?

无招牌摊位

过后的某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竟成了自家游客,在小档口前,向老摊主点了一杯价格非常亲民的teh halia(姜味拉茶)。

我喜欢该区自然衍生的生活气息,所以不时来此溜达,对这家毫不起眼的sarabat stall(拉茶小吃店),却不稍加留意,成了漏网之鱼。自那天啜饮一口姜茶之后,便欲罢不能;温热的姜味拉茶既暖胃亦提神,闲暇时常去光顾。

teh_arab_street_2

朴实无华是拉茶档口之特色。

因为坐落角落头,又仅售卖拉茶和咖喱卜等小吃,其空间犹如一个小洞穴,确实别有“洞”天。这是个无招牌摊位,更显朴实无华。

其实这位高龄印籍摊主的雪白长胡子和他身穿的白色T恤及纱笼即活招牌。据悉,他年轻时便在这里经营小档口超过半个世纪,冲泡一手好茶。

我常觉得老摊主的老练冲调手法颇有仪式性,尤其是茶水在两个铁杯间冲来冲去,犹如拔河,却又水乳交融;拉得越有劲,奶茶越香滑,泡沫越有层次;随即,一杯实实在在的传统拉茶就端在眼前。

teh_arab_street_3

老摊主的雪白长胡子和白色T恤及纱笼曾是活招牌。

小市民的情感联络站

这里的氛围甚佳,老摊主利用档口前的五脚基,摆放几张桌椅,让顾客随意而坐,格外惬意。我经常走累了就来此喝杯茶歇憩,并用一杯茶的时间沉淀心情和整理思绪,亦看路人、看街边的鸽子,看周围的老建筑,细细品尝慢活。

食客中常有华、印、马来同胞一齐饮茶话家常,无茶不欢,成了小市民的情感联络站。若客满,便和异族食客共享桌子,颇自在,有种身临老街坊的情调,非常草根性。

teh_arab_street_4

食客在档口前井然有序排成一条小龙。(取自互联网)

最近光顾,不见老摊主的踪影,掌舵的则是一位印籍年轻小伙子。仰头一望,小档口有了名字。和年轻人寒暄,知晓老人已衣锦还乡,回印度安享晚年。想必老摊主是个有故事的人,壮年漂洋过海下南洋谋生,落脚巴格达街,冲泡茶水是他一生的本领与生计,踏踏实实的过活。不禁想起小津安二郎的名言“我是卖豆腐的,所以我只会做豆腐”。

一杯朴实的奶茶,蕴含的竟是岁月提炼的味道,有回甘,有温度。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缤纷’
6/4/2019

最初的诚品

最初往往最真,也难以复制。最初的诚品象征一个最真的理念,蕴含文人智慧。

eslite_bookstore_1994_1

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数月前离世,令爱书人不胜唏嘘;无可置疑,他留下的庞大文化产业对整个华人世界影响至深。

今天的诚品早已跨越书店范畴,涉足餐饮、酒店等领域。纵然与商业挂钩,却不失品味,俨然一个具有前瞻性的文创推手。难以想象的是,在这之前,吴清友其实亏损长达15年。

诚品1989年在台北的仁爱路圆环开业,我有幸在1994年造访,在它还未扩张成现在的规模时,感受最初的诚品。

犹记得当时阅读了《早报周刊》关于诚品的专题报道,心生向往。正在服兵役的我后来到台湾受训几周,乘着回国前在台北的短周末,抓紧时间到诚品看看。那时的台北还没有捷运,马路拥堵。我和两位同僚乘搭计程车到仁爱路和敦化南路交界处,诚品就设在华侨信托大厦内。

eslite_bookstore_1994_2

营业五年的诚品当时已展露锋芒,选书甚佳,尤其是设计、建筑书类。书店的具体模样已记不清,幸好我为那次的初访做了一段文字记载:那是一间颇有文化的大型书局。书籍不仅齐全,分类分得很清楚。那阵飘荡在店内的茉莉花香令人精神一振,感觉很“爽”,同时也增添了一股文化气息。

书店内也售卖咖啡等饮料,不过只是在阳台附设几张椅子,不像现在那么有格调。虽然如此,笔记中所描述的大型在当时已经能领略其“霸气”。为了想拥有诚品的一些什么,我特地选购一本《台湾现代海报精选》,书籍仍保留完好呢。有意思的是,诚品标志性的橄榄绿色纸袋从那时便开始使用,至今28年。

我也收藏了书店的五周年庆典宣传册子,封面标题为“台湾一项阅读革命正在进行”,掷地有声。的确,那时台湾解严几年,好多新的思潮在酝酿中,生气勃勃;文学以外,还有杨德昌、侯孝贤的新电影浪潮,犹如一场“文化革命”,风起云涌,连处在岛国的我们方能感应到。

最初往往最真,也难以复制。最初的诚品象征一个最真的理念,蕴含文人智慧,理念中有股不屈的动力,不挠的精神,促成今天的“成品”。最初的诚品是个美好的年代,也让我记起那个即将退役,对未来满怀憧憬和包袱的自己。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7/10/2017

 

 

老书虫

old_bookworm_1

每家独立书店皆有各自的风采,背后也往往有一些令人动容的篇章。

像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原先由美国女子Sylvia Beach在上世纪20年代开设,不料因战争而歇业。20余年后,另一位美国人George Whitman为了向前辈致敬,把他在巴黎开的独立书店易名为莎士比亚书店,成了今天吸引大批爱书者前来朝圣的店铺。

书的魅力何其大,让好多人来了就不想离开。有位旅居北京的英国女士15年前在庭院开了家小书店,后来成了The Bookworm(老书虫书店兼餐馆)。一位爱尔兰籍记者Peter Goff某天走入老书虫而爱上那股氛围,他将老书虫带到成都和苏州开枝散叶,自己也为此长居成都。

old_bookworm_2

old_bookworm_3.jpg

我喜欢老书虫这个名字,老从来不是个贬义词,老即渊博;所以来到成都不去看看还真说不过去。老书虫开在民宅的巷弄里,暖暖且懒洋洋;早上造访,相当清幽,颇有小资情调。

其实老书虫乍看像餐馆多过于书店,或许把它称为阅读室(reading room)更为贴切。书架上排列整齐的书籍超过千余本,由店主悉心挑选的藏书极为丰富,皆以英文书为主,也有小量的中文与外语书籍 。当中不乏二手书,方便顾客在用餐时信手拈来选读。

old_bookworm_4.jpg

书与餐饮同为粮食,一个精神一个物体,皆有补充能量的功效,想必也是很多食客光顾老书虫的主要原因。老外们对号入座,亦有和外地朋友相约于此的当地人,散发异国风情。

我原本点了杯奶昔来换取从容的阅读时光,后来抗拒不了菜单上的佳肴,另外叫了四川风味的干锅肉饭,细细咀嚼,竟是这趟旅程最饱满的一顿饭。

old_bookworm_5

old_bookworm_6

也搞出版的老书虫经常举办作家分享会, 而每年所举行的老书虫文学节是该地的文坛盛事。店内摆放甚多来自海内外作家的照片和简介,文人荟萃,为书店造势。

夜幕低垂,老书虫摇身变成现场演唱的pub,活书虫一条也!据说表演者来头不小,氛围极佳。这趟行程正好晚间另有安排,下回吧,必定去体验书、食、乐融为一体的艺文空间。

old_bookworm_7.jpg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20/9/2016

 

成都方所

chengdu_fang_suo_1

一座城市的书店景象反映了该地的文化底蕴。成都虽属二线城市,却不乏好书店,各有千秋,各具特色。

这趟成都之旅,我舍弃了看熊猫的远程和昂贵收费,宁愿多花时间沉浸在书海中享受阅读时光,也借此一睹蓉城的文化产业。方所、言几又、西西费、Page One、老书虫… 诸多书店这几年纷纷进驻成都,阅读景象尤其热闹。成都的书店版图,我在五天内狠狠 “攻略”,获益良多,精神饱满。

论规模和氛围,方所颇具大气,体现了中国文化人的雄心勃勃。位于成都新购物地标太古里底层,方所的面积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大,空间格外宽敞,售卖的书籍种类不计其数。

由于太古里环绕大慈寺而建,此寺即唐代玄奘出家的所在地,方所的设计便以玄奘取经的典故为基础。设计由台湾建筑师朱志康操刀,他将书店打造成一个藏书阁,欲把古今的知识与智慧统统收藏于此。

的确,一踏入方所便震撼了,宛如进入了洞窑,顿时与外头熙熙攘攘的购物人潮与世隔绝,寻获片刻的安宁。这简直是爱书人的天堂!

chengdu_fang_suo_2.jpg

方所共两层楼,采用开放式的设计,排书整齐有序,一目了然。这里选书精细,包含中台最新书籍,还有英文读物,包罗万象。书籍以外,也售卖文具、礼品等,甚至附加咖啡馆,颠覆了传统书店的模式,是个复合式的文化空间。

我喜欢方所营造的氛围,书店悬挂的片言只语如“探索之必要”、“知识之必要”,具有激励性。看到年轻人捧着书抑或坐在阶梯上静心阅读,振奋人心。书中自有黄金屋,他们对文字的求知欲是不可磨灭的希望,也是对实体书籍的希望,我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一线曙光。

短短数天内,我造访方所三次,每回有不同的新发现和感受。值得一提的是,方所在不同时段精挑的轻音乐充满格调,虽是衬底音乐,却给予逛书店舒畅的体验,突显业者的用心。(收银处摆放选播的CD,可购买。)

张艺谋曾经为成都拍宣传短片,以“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为标语。我把离开成都前的那个下午留给了方所,好书真是令人无法抗拒;心,早已遗留在茫茫书海中。

chengdu_fang_suo_3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17/6/2016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20年四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