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新鲜人' Category

中国工匠接棒 为虎豹别墅雕像“补妆”

虎豹别墅内一座座雕像造型色彩鲜明,这背后饱含83岁郑耀盛70年的辛劳汗水——为雕像油漆和修复。目前,郑耀盛将手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来自中国的工匠陈锦龙。

陈锦龙不仅从师傅身上学习很多,两人也建立了一段亦师亦友的关系。

chen_jin_long_1

陈锦龙对工作充满热忱,他对用刷子与漆色保存虎豹别墅的历史文化深感自豪。

周日午后的虎豹别墅人潮稀落,一场蒙蒙细雨将矗立园区各隅的雕像洗刷一番,在逐渐放晴的天空下,有的神态自若,有的表情凶悍,有的痛楚喊冤,民间寓言故事借由造型鲜明的雕像在这儿流传。

油漆工匠陈锦龙一手握着刷子,一手提着装满漆色的小铁罐,小心翼翼地为雕像上色。豆大般的汗珠从额头滑落,他用披在脖子间的“祝君早安”围巾擦拭汗水,继续汇聚精神干活。

这七年来,来自中国福建的陈锦龙每天都与虎豹别墅内的2000余座雕像为伍,他的工作是为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与动物雕像维修和上漆“补妆”,将完好无缺的一面呈现给到访游客。

谙福建话被录取

拥有超过80年历史的虎豹别墅早期雇用一批本地油漆工匠,随着这群工匠年迈老去,目前仅剩高龄84岁的郑耀盛传授手艺。由于郑老师傅年事已高,虎豹别墅在2011年开始物色接班人,除了要有相关技术功底,另一条件是会说福建话,因为郑老师傅只谙福建和潮州话。

现年51岁的陈锦龙毕业自当地的艺专,曾从事大型广告绘图和油漆工。他受访时口操浓浓闽南乡音说:“我当时正想到国外打拼,从中介那边知晓虎豹别墅在聘请工匠,一切正合心意,后来通过视频面试顺利被录取。

“这是我第一次到海外谋生,我对新加坡的印象来自在中国放映的新加坡电视连续剧《调色板》和报章新闻,很干净也井然有序,和厦门挺相似,因此心生向往。”

谈及上班首日,陈锦龙仍记忆犹新,他说起初有点战战兢兢,幸好郑老师傅毫无架子,见面时便递上一顶帽子,对他说这是工作所需,让他感受到师傅平易近人的一面。

陈锦龙说,他每天工作必定戴帽子,除了防雨防晒,也防滴落的油漆和尘埃,成了他的制服装。

老师傅亦师亦友

chen_jin_long_2

陈锦龙(右)感激郑耀盛老师傅把手艺传授给他,两人建立亦师亦友的关系。

陈锦龙清楚知道他必须在老师傅退休前掌握好手艺,背负着接棒的重担,有压力。他说,师傅是严师,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这些年来他从师傅身上学习很多,两人建立一段亦师亦友的关系。

“老师傅手艺精湛,为雕像上色是一层接一层,直到达标为止,从不马虎。这和我在中国所学的技术不太一样,我花了不少时间才上手。”陈锦龙也形容老师傅虽然偶尔会像在训教自己的孩子般发点脾气,但他不吝于传授手艺,令他心存感激。

“师傅也会和我分享做人的道理,他常说若雨天暂停工作,天晴后就必须加倍努力,别耽误手上的工作,做事要有责任感。”

郑老师傅目前半退休,每周三天到虎豹别墅监督工程。陈锦龙如今能够独当一面,并和另一名来自安徽的工匠分担工作,但他谦虚地说仍有许多进步的空间,还未达到师傅的水平。

对工作深感自豪

chen_jin_long_3

陈锦龙以“一把刷子走多少就是工作的数量”来概括工作的实况,简单的一句话道尽油漆工匠的辛劳。

陈锦龙从事的是一份劳力工,必须在太阳底下拼搏,面对庞大的雕像时,就得搭架“爬高爬低”完成任务。他说,有好几次油漆不慎滴入眼睛,他惟有赶紧用水冲洗,所幸无大碍。

陈锦龙还分享,忙碌时,几把刷子在手中同时不停滑动是平常事;他以“一把刷子走多少就是工作的数量”来概括工作的实况,简单的一句话道尽油漆工匠的辛劳。

据郑老师傅介绍,他曾有几个新加坡籍助手,但他们做不到数周便离职。秉持“工匠精神”的陈锦龙对这份工作深感自豪,他说:“我的工作是保存虎豹别墅的历史文化,很有意义。每当游客们在雕像前拍照留念,然后向我竖起拇指时,总让我喜出望外,这是工作最大的满足感。”

其实陈锦龙当初对这份工作也不是没有顾虑。由于信奉基督教,他对含有佛教和道教色彩的雕像有所顾忌,经一番思考后,他认为只要无须膜拜,把这些雕像当作艺术品看待,就能抛开宗教的束缚。

如今陈锦龙对这些雕像培养出深厚的感情,他能够如数家珍般讲述其背后的典故;偶尔也会和游客分享景点的故事,还充当活指南,对工作抱有热忱。

参与纪录片的拍摄

郑耀盛传授手艺给陈锦龙的故事也拍成纪录片“The Last Artisan”,预计今年底放映,届时观众能够在大银幕看到师徒两人的“对手戏”。

此片由义安理工学院高级讲师克雷格·麦特尔(Craig McTurk)用两年时间自费指导,目前进入后制作及网络众筹阶段。身为影片的主角之一,陈锦龙说:“能够参与纪录片的拍摄是一个难得的经验,我的太太常取笑我就快成为大明星了,我对她说锦龙还是锦龙呀!我觉得虎豹别墅和老师傅的故事值得保存给后代看。”

陈锦龙的妻子也伴随他一起来岛国谋生,现为食阁店长,夫妻俩育有一对20来岁的子女。对于未来的计划,陈锦龙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已经习惯新加坡的生活,喜欢这里的方便和治安。我希望在虎豹别墅工作下去,或许有朝一日也能把手艺传授给其他人。”

The Last Artisan预告片与众筹活动网址:kck.st/2JER7HJ
(筹款至2018年7月23日)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5/6/2018

 

 

Advertisements

走进芽笼士乃 认识马来文化

上个星期天到芽笼士乃采访由人协举办的《文化古迹知识竞赛》Cultural Heritage Race,随参赛队伍穿梭充满马来风情的市集。

要不是此次采访,我根本没什么理由来到芽笼士乃。游走市集真是眼界打开,夜幕低垂,人潮更是汹涌,仿佛置身另一座城。

LHZB Crossroads 280518 (Cultural Heritage Race) 2

https://www.zaobao.com.sg/zlifestyle/life-hacks/story20180528-862530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8/5/2018

用镜片凸显画作细节 法画家要打破观画15秒魔咒

旅新法籍画家克莱儿·德纽奥的第一幅油画是在新加坡创作的棕榈树,她的艺术事业从本地出发,并于今年首次参与在本地举办的法国文化节活动。德纽奥和法国镜片制造商联手打造了视觉艺术展“Senses and Lenses”,作品结合宛如放大镜的镜片,希望以画作的细节留住观者的脚步。

claire_deniau_1

德纽奥在作品中结合了宛如放大镜的镜片,能够透过镜片细看绘画细节。

一般人在画廊里观赏一幅画的时间仅仅15秒而已,旅居新加坡的法籍画家克莱儿•德纽奥(Claire Deniau, 57岁)要通过她的展览改变这个现象。她在作品中结合了宛如放大镜的镜片,这么一来,访客能够透过镜片仔细赏画,伫立在画前的时间也就更长了。

“Senses and Lenses”(直译“感官与镜片”)是德纽奥和法国著名镜片制造商依视路(Essilor)花费两年的时间联手打造的视觉艺术展览,这也是今年“Voilah!法国文化节”的活动项目之一,同时配合“法国-新加坡创新年2018”展出。

德纽奥曾于2016年在香港举行的“一带一路”艺术展上,将数个放大镜悬挂在油画前而被专门制造眼镜片的依视路相中,受邀合作,促成此次展览。

claire_deniau_3

镶嵌在亚克力箱子上的镜片有出奇的视觉效果,凸显画作如万花筒的斑斓色泽 。(Intersections画廊提供图片)

为了更好的理解镜片的制作与生产,以及科技与艺术的融合,德纽奥两度携带画作亲临依视路位于法国东部的实验室,她说:“这是我们双方首次的合作,依视路还破天荒为我的创作特制四款镜片。他们精益求精、力求完美的精神和我的艺术理念相吻合。”

访客能在“感官与镜片”展览中,透过清澈的镜片,细看平时从肉眼看不到的绘画细节;而不同弧度的圆形镜片,无论是镶嵌在亚克力箱子上,抑或吊挂在画作前,皆有出奇的视觉效果,凸显画作如万花筒的斑斓色泽。“我选用丙烯颜料为创作媒介,它含有层次感,从镜片中可以看到不同的纹理,非常有质感。”

claire_deniau_6

为了理解镜片的制作与生产,以及科技与艺术的融合,德纽奥(右)两度携带画作亲临依视路位于法国的实验室。(Newsbox提供图片)

艺术事业从新加坡出发

德纽奥出生于巴黎郊外,她的艺术启蒙来自从事版画艺术的外婆。她年幼时经常跟随外婆到卢浮宫,深受馆内的经典画作的启发,立志当一名画家。

成为专业画家之前,德纽奥基于实际考量,选择从事平面设计。然而,她却不忘初衷,闲暇时会拿起画笔创作。她用感激的口吻说:“新加坡是我的艺术事业的起点,在我漫长的艺术生涯里具有一定的象征性。”

事缘德纽奥在1980年代初随法籍丈夫旅居新加坡时,她和一群外籍女士向本地一名华族老画家学习水彩画,掌握了绘画技巧并扎下根基。

老画家发掘德纽奥有颇深的艺术造诣,于是邀请她逢周末到植物园和几位本地画家在户外写生,相互磋磨。由于事情久远,德纽奥说她不记得老画家的姓名,印象中的老师当时约莫六、七十岁。

“新加坡给予我丰富的创作素材,我特别喜欢热带的棕榈树,经常观察树叶在风中摇曳的自然景色。我的第一幅油画还是在这里创作的棕榈树呢!”德纽奥回忆道。 德纽奥后来到伦敦的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进修纯美术,并考获相关学位,在2004年正式踏上全职的艺术道路。

claire_deniau_4

透过清澈的镜片,访客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力诠释德纽奥的画作。(Intersections画廊提供图片)

新加坡比香港适合艺术创作

到目前为止,德纽奥前后旅居新加坡四次,首次来新是1982年,当时和还是男友的丈夫前来工作数几个月。她后来因丈夫的猎头工作,举家经常穿梭新加坡、香港和伦敦之间。她的一对子女,分别为27和29岁,曾经在新加坡的国际学校求学。

德纽奥在去年7月第四度迁移新加坡,在这之前,她在香港居住了一段时间。众所周知,新港两地近年的艺术活动尤其蓬勃,各大类型的艺术展皆登陆双城,互惠并存竞争。

问及在新加坡和香港进行创作的差异,德纽奥坦言吾国的环境比较利于她的创作,而且新加坡对外籍画家也较为包容。她娓娓道来:“新加坡是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却没有香港来的繁杂,这样的环境让我能够静心创作。

“我曾在香港参与展览,虽然从中和不少画廊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感觉上,他们比较重视中国大陆的画家,毕竟中国的市场庞大。这是我首次在新加坡参与‘Voilah!法国文化节’,也是在这里的首个个展,很高兴能在本地的画廊展示作品。”

德纽奥形容自己是一个很有自律的画家,她每天会固定去画室工作。她目前在加冷一带租了一个单位,和另外三名本地艺术家共享这个创作空间。

画风犹如流畅的诗歌

claire_deniau_5

(Intersections画廊提供图片)

除了绘画,德纽奥也擅长雕塑、装置艺术、影像、艺术书等,可谓艺术的多面手;她的佳作也被英国的泰特美术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以及私人藏家收藏。

“感官与镜片”所展出的15件画作即新作品,亦是德纽奥画风的延伸,以抽象手法呈现,犹如流畅、婉约的诗歌,蕴藏意境美。

颇有亲和力的德纽奥微笑说:“我希望访客凭借自己的想象力来诠释我的画作。如艺术大师马蒂斯所言:‘艺术是一把让人放松的舒适扶椅’,希望我的艺术能给访客这样的感觉。”

claire_deniau_2

Senses and Lenses
即日起至5月27日
下午2时至晚上7时
Intersections Gallery (34 Kandahar Street) 星期一及二休息
入场免费

Claire Deniau艺术分享会
5月9日 晚上7时至9时
Intersections Gallery
入场免费
报名: art@intersections.com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7/5/2018

 

 

祖贝尔 法国文化节上 歌颂 美好年代

出生于意大利的祖贝尔做梦也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在滨海艺术中心演唱!旅居新加坡14年的她将带领剧团Bellepoque在“Voilah!法国文化节”呈献以欧洲“美好年代”为背景的原创歌剧ROOTS。

从当初抗拒来新加坡到今天的融入,祖贝尔在新加坡找到了她的“美好年代”。

sabrina_zuber_1

祖贝尔在新加坡创办剧团Bellepoque,实践了她的艺术梦。(摄影: Anne Valluy)

1870年至1915年被誉为欧洲的“美好年代”(Belle Epoque)。那是一段辉煌期,欧洲的经济欣欣向荣,带动了文化与艺术的蓬勃发展,诸多举世闻名的艺术巨作应运而生,影响深远。

对原籍意大利的艺术总监萨布丽娜•祖贝尔(Sabrina Zuber,51岁)而言,“美好年代”给予她丰富的创作灵感,她不仅把剧团取名为Bellepoque,还将在今年的Voilah!法国文化节里,呈献一场以那个时期为背景的原创歌剧ROOTS。

“我之所以钟情‘美好年代’是因为它带有正面力量和积极性。这是个人文荟萃,艺术百花齐放的黄金年代,工业革命也大大改善人民的生活。难能可贵的是,艺术开始普及化,不再高不可攀。”祖贝尔说。

歌颂“美好年代”以外,ROOTS也探索同期东南亚的人文发展,汇聚了东西方两区域的音乐精髓。这个创作动机其实来自萨布丽娜常年离乡背井、在新加坡生活14年的心路历程,带有寻根的涵义。

原本抗拒迁移新加坡

祖贝尔于2004年随法籍工程师丈夫派驻新加坡而迁移岛国。原以为两年的工作合约期满后会收拾包袱回欧洲,萨布丽娜却万万没想到这一住便是14年,而且对新加坡有份难以割舍的情感。

“我当时在欧洲辗转了十多年,终于在法国安定下来,所以当丈夫说即将带全家移居新加坡时,心里是挺抗拒的,毕竟那时两个女儿还小,我们也未曾到过亚洲。来到新加坡后,我才发掘这是个很发达的城市。当时滨海艺术中心刚落成,艺术之家正在翻新,我看到艺术在这个小岛上萌芽, 充满新契机。”

出生于意大利中部阿布鲁佐(Abruzzo)的祖贝尔来自一个艺术世家,父亲是名专修古迹的壁画家,长兄是个业余电子音乐家,她从小擅长弹奏钢琴,对表演艺术满怀抱负。萨布丽娜大学主修文学,在法国考取艺术管理学位,曾在德国担任语文教师,闲暇时也参加当地的合唱团,累积表演经验。

来到新加坡后,祖贝尔决心在这里发展艺术事业。回想起参与的首个艺术项目,她说:“那是亚洲文明博物馆所举办的梵蒂冈重头展览。我当时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毛遂自荐,没想到博物馆愿意让我参与凑备工作,这在欧洲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因为你必须认识某某人才能和管理层洽谈。”

那一次的合作为祖贝尔开启了多道艺术之门,她接下来与各机构和学府联手策划及参与各大类型的文化表演,并于2011年设立Bellepoque剧团。该团至今举办超过10场演出,今年是第四次参与法国文化节。

首次演唱中文歌曲

sabrina_zuber_2

祖贝尔(左二)和本地男高音區俊仁在为新加坡艺术学院举行的观摩会上现场演唱,她在Roots歌剧中担任女高音。(受访者提供)

谈及ROOTS歌剧,祖贝尔表示,有别于上两届的演出分别向音乐前辈Maria Callas及Josephine Baker致敬,此歌剧将回归本剧团“美好年代”的本质,呈献那个时代的经典佳作,如Gabriel Faure及Henri Duparc等古典音乐大师的名曲。

“另一点是,我在新加坡居住了14年,已经融入这里的生活,对东南亚的历史也自然产生兴趣,很好奇新加坡和周边国家在‘美好年代’时期的社会面貌。

“当时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音乐方面却保留本土特色,根深蒂固,像源自槟城的马来传统歌剧Bangsawan就非常盛行,唱响整个东南亚。”

为此,祖贝尔找来新加坡艺术学院的马来音乐团一齐同台演出,以传统乐器演奏多首马来民谣,反映当时的音乐盛况。

sabrina_zuber_3

ROOTS歌剧结合欧洲和东南亚的音乐精髓,当中有马来传统乐器演奏的歌谣,曲目丰富多元。(受访者提供)

除此之外,ROOTS歌剧也安排了三首中文金曲《夜来香》、《茉莉花》及《凤阳花鼓》,由本地新晋男高音區俊仁演唱,祖贝尔则会破天荒首次以华语演唱一首哈萨克族民谣《燕子》。该剧汇聚东西方耳熟能详的曲目,体现了法国文化节的多元性,从而促进新法两国的文化交流。

问及演绎中文歌曲的挑战,不谙中文的祖贝尔表示:“歌唱技巧基本上没问题,困难在于情感上的拿捏。如何诠释中文单词的意境是我正在努力学习的。”

祖贝尔因为近年勤学太极,对华族文化有股莫名的亲切感。她笑说,来自中国的太极老师的英语不灵光,她们俩经常鸡同鸭讲,彼此间倒培养出默契。“首次站在舞台上演绎中文歌曲对我来说有种特殊的意义,这位太极老师应该会很开心!”

演唱新加坡国家

祖贝尔拥有意大利和法国双国籍,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身材娇小的她有意大利中部人的热情和坦诚,访谈中方能感受她的正能量。“可以这么说,我受‘美好年代’的启发,用很正面和积极的心态看待人生。”

旅新14年,祖贝尔表示:“我很感激新加坡给了我发挥才艺的舞台,我做梦也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在滨海艺术中心演唱!家庭方面,两个女儿在这里健康成长最让我欣慰。她们分别17和19岁,姐妹俩都把自己当新加坡人。”

访谈结束前,祖贝尔分享有一年她受邀在本地举行的意大利国庆晚宴上献唱两国的国歌之情景。“当时在演唱新加坡国歌时,我竟然激动得全身颤抖!这才意识到,新加坡在我心中有极大的分量,我已把这里当作第二个家了。”

从当初的抗拒到今天的融入,显然的,祖贝尔在新加坡找到了她的“美好年代”。

sabrina_zuber_4

原创歌剧Roots以欧洲的“美好年代”为背景。

售票详情:bellepoque2018.peatix.com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3/4/2018

两外籍好友 本地创立共享生活空间

分别来自法国和美国的尤安·卡麦斯基和施哲明四年前结缘于新加坡。两人曾在多个国家生活,很了解租房时遇到的各种困扰,因此携手开创Hmlet共享生活空间,让租户能够在同个屋檐下,通过各种活动打破隔阂,促进感情。

hmlet_1

卡麦斯基(前)和施哲明看准共享经济市场,两年前联手创立Hmlet,是本地唯一的共享生活空间经营者。

这是个共享的年代。共享脚踏车、共享德士、共享工作空间……

近年在本地也兴起共享生活(Co-living)。所谓共享生活即以灵活的租期,提供租户一个服务公寓式的雅居环境;租户拥有各自的卧室,与其他房客共用客厅、厨房、浴室等设施。

共享生活在高密度城市如纽约和北京尤其盛行,在屋价高涨的现今,对Y世代颇有号召力,为他们提供一个既可以独立生活又能社交的生活空间。

在新加坡,共享生活仍是个新兴市场,纵然曾经有业者进驻,却因时机不佳而黯然离场。于2016年开业的Hmlet,可谓本地唯一的共享生活经营者,在珊顿道、里峇峇利路和如切路一带的公寓转租单位,租金从每月900元起跳,主要对象是初来新加坡打拼的专业人士。

hmlet_2

由于设施完善,加上租期灵活,Hmlet颇受Y世代的青睐。(受访者提供

Hmlet由旅居新加坡的尤安·卡麦斯基(Yoan Kamalski,28岁)和施哲明(Zenos Schmickrath,37岁)联手创立。他们曾在多个国家生活,借由亲身经验,两人皆很了解遇上态度不友善的房东及志趣不相投的室友之困扰,因此决定开创Hmlet,让租户能够在同个屋檐下,通过各种活动打破隔阂,促进感情。

有意思的是,这对好朋友在四年前结缘于新加坡。充满魄力,雄心勃勃的他们,创业才两年,已把Hmlet这个品牌带到东京和香港。为Y世代提供住宿的当儿,卡麦斯基和施哲明受访时皆一致表示,他们对新加坡已有归属,视这里为理想家。

hmlet_3

Hmlet提供租户一个服务公寓式的雅居环境。(受访者提供)

卡麦斯基:以人为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来自法国的卡麦斯基出生于当地的沿海城市巴约讷(Bayonne),他说同乡们热情且好客,因此,他从小就意识到善待他人能够带来正能量。

受母亲的影响,卡麦斯基对家具摆设颇感兴趣,原本想当建筑师的他却选择比较热门的工程系。他在念大学时曾来新加坡实习及进修英文,他笑言:“我的英语口音起初很Singlish。有一次去夜店,竟然被误以为是新加坡人呢!”

卡麦斯基如今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个实习机会让他爱上新加坡,于是他在2012年大学毕业后便加入当时在兴建中的新加坡体育城。

两年后,卡麦斯基决定自立门户,正好通过朋友结识施哲明,两个大男生一拍即合,联手创立Hmlet。

属于Y世代的卡麦斯基很能理解同龄层的需求,他说:“现在的年轻人不满足于基本的住宿,他们要有品质,又能迎合自己生活方式的居住空间,室友成了关键因素。”为此,在入住Hmlet的单位之前,申请者必须回答试卷及面试,以做配对。

hmlet_4

Hmlet经常为租户举办活动,促进感情之余,也让初来者融入新加坡的生活。(受访者提供)

Hmlet还定期为租户举办烤肉会及分享会,除了建立关系,也让初来者融入岛国的生活。“我们称租户为会员,因为Hmlet打造的是一个社群。目前的会员人数达300人,大家常有互动,彼此间会分享专业知识和生活点滴。”卡麦斯基说。

Hmlet租户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非常多元,当中不乏本地人。由于他们多数从事新兴行业,工作流动性高,Hmlet的租期具有伸缩性。租户只须完成首三个月的租期,随后便能在一个月内终止租约。

由于有段时间经常随家人奔波于法国和西班牙两地,卡麦斯基对家有另一番体会,方能感受游子在外也需要一个温暖的归宿。身为Hmlet总裁的他形容共享生活主要以人为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领域结合房地产和待客服务,我们不断推陈出新,正计划提供登门厨师服务。”

旅居新加坡六年,卡麦斯基喜欢新加坡的多元文化及各类美食。他兴奋地透露,他有位来自邻国怡保,在这里工作的女友,并已计划在岛国构筑安乐窝。

施哲明:懂得中文,事半功倍

出生于美国蒙大拿州(Montana)农场的施哲明从小就有诸多创业点子,因为想看世界,他16岁时便只身前往日本浸濡一年,从此喜欢上亚洲的生活。

他念大学时曾到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进修一年,掌握了基本的中文,“施哲明”这个名字正是一位教授为他取的。“中国的经济发展神速,我清楚知道懂得中文对往后创业有很大的帮助。”施哲明说。

间中他还到过墨西哥和美国波士顿实习,辗转多国,租房子习以为常,潜意识为目前的工作奠下基础。

施哲明在2012年应朋友之邀前来新加坡创办起步公司,虽然那一次的生意没起飞,他却留守岛国从事科技相关工作,然后在2016年与卡麦斯基一齐搭上共享经济列车,创立Hmlet。

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施哲明就采用高科技为租户提升居住体验,不久的将来会推出手机应用软件,简化租房过程,也方便租户维系感情。

hmlet_5

Hmlet的租户以年轻外籍专业人士为主,当中不乏本地人。(受访者提供)

身为Hmlet创办人兼董事经理,施哲明所负责的范围还包括行销和日常运作。为房子装修及装饰时,他必须和承包商接洽,中文便能及时派上用场。他说:“虽然我和承包商常以英语沟通,必要时用几句华语反而更直接了当,事半功倍。”

除了新加坡,Hmlet先后在东京和香港落脚,对比三个城市的经商过程,施哲明形容:“在东京设立公司一般要等上大半年,租房条例更加繁琐,香港也不例外。反观在新加坡,只需几个星期便能设立新公司,办事效率高,有助起步公司的发展。”

和卡麦斯基一样,施哲明在这里找到了人生归属,女友是新加坡人。访谈结束前,问及创立Hmlet有何满足感,施哲明说:“能够为新世代解决居住问题,从而改善他们的生活,给予我莫大的满足。”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9/4/2018

笔尖流淌舐犊情 两外籍妈妈为高敏感儿创作绘本

市面上甚少有专为高敏感儿童撰写的书籍,来自黎巴嫩的莉拉·伯卡林决定自己动笔。在寻找插图师的当儿,她结识了来自德国的平面设计师芭芭拉·莫克塞姆,共同的经历与爱子之心让她们一拍即合。

high_sensitive_child_1

伯卡林(右)和莫克塞姆默契十足,两年内为高敏感儿童创作两本故事书,第三本绘本则以普通儿童为对象。

当黎巴嫩籍的莉拉·伯卡林(Leila Boukarim,38岁)的大儿子还是个婴儿时,她察觉孩子在人多的场合总会无缘无故哭闹。这个情况到了儿子进入幼儿班后并没有改善,有些老师甚至误以为他不合群,是个问题儿童。

经医生诊断,伯卡林的孩子属于高敏感儿童(highly sensitive child)。高敏感在医学界仍是个相当新的词汇,1991年因美国心理学家Elaine Aronsuo博士的研究而引起关注。

伯卡林的儿子目前9岁,他对声音异常敏感,嘈杂的地方令他不安。“一般孩子参加生日派对时都尽情玩乐,对儿子来说,这些声量会放大好几倍,很容易影响他的情绪。”伯卡林说。

据报道,全球高达20%的人属于高敏感族群,高敏感并非疾病,而是一种性格特征。高敏感无法医治,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患者一般能够掌控自己的情绪。

伯卡林形容儿子安静时如天使般可爱,闹情绪时却天翻地覆。他热爱阅读,但由于市面上甚少有专为高敏感儿童撰写的书籍,伯卡林爱子心切,决定自己动笔。在寻找插图师的当儿,她结识了同样旅居新加坡的德籍平面设计师芭芭拉·莫克塞姆(Barbara Moxham,41岁)。

两位外籍妇女的儿子都在新加坡德国学校念书;无独有偶,莫克塞姆的大儿子也是高敏感儿童,她们藉由切身的育儿经历,在2015年及2016年联手推出专给高敏感儿童阅读的故事书“All Too Much for Oliver”和“Aiden Finds A Way”。这两本书皆深获好评,并得到Aronsuo博士的推介;不仅如此,她们于去年底还出版另一本以新加坡为故事背景的绘本“Hello, Goodbye Little Island”,读者群为普通儿童。

high_sensitive_child_2

伯卡林(右)和莫克塞姆经常和小朋友们分享故事,让他们从小就对高敏感儿童有所认知。

伯卡林曾是高敏感儿

出生于黎巴嫩的伯卡林自小随双亲旅居多个国家,直到17岁才回家乡生活。她在2013年因丈夫的工作定居新加坡,在这之前是雀巢公司的销售开发经理。夫妇俩育有两名孩子,幼子没有高敏感现象。

为了大儿子,伯卡林决定转向儿童书创作,她希望所编写的故事能够激励其他高敏感孩子敞开心扉认识周围的环境,逐渐融入社会。

谈及创作心得,伯卡林说:“我从孩子身上找到创作灵感,像‘All Too Much for Oliver’故事里的小男孩很腼腆,害怕热闹的场所。他在结识一个友善的小女孩后才慢慢放胆去游乐场玩耍。”现实生活中,伯卡林确实有个小邻居,经常来她家和儿子嬉戏。

至于第二本书“Aiden Finds A Way”,伯卡林同样从一个高敏感小男孩的视角去探索世界。她笑着说,故事里的主角和画像并不是儿子。除了通过故事让读者有所共鸣,伯卡林也希望社会能够多包容高敏感孩子,接受他们异于常人的性情。

伯卡林透露她也曾是个高敏感儿,然而当时社会对这方面的意识非常浅,她经历了一段崎岖的成长期,因此颇了解孩子的处境。为了提供一个分享平台,伯卡林和莫克塞姆共同设立网站“My Quiet Adventures”,伯卡林也活跃于相关的社交媒体,常与其他家长分享心得。

问伯卡林书写儿童书有何收获,她亮起双眼说:“哈,肯定比以前赶商业报告更有满足感!我们经常到学府分享故事,看到孩子们得到启发,深感欣慰。有一名成年读者甚至含着泪答谢我们,因为他看了绘本终于意识到自己属于高敏感族群,他的心灵得到抚慰。这些反馈都推动我们继续创作下去。”

莫克塞姆以淡雅水彩绘图

high_sensitive_child_3

由于一般高敏感儿童对太抢眼的颜色格外敏感,芭芭拉采用细致的线条及柔和的色调配搭故事,并尽量多留白。(受访者提供)

莫克塞姆五年前随丈夫和两个儿子旅居新加坡,她和丈夫曾经在狮城住过一段时间,因为喜欢这里的便利和治安再度回来。莫克塞姆有丰富的设计经验,担任过广告公司的美术总监,目前是一名自由设计师。

当伯卡林找她为故事书绘图时,她一口答应。莫克塞姆说:“我的长子也是高敏感儿童,所以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一拍即合。”

在创作绘本时,莫克塞姆采用细致的线条及柔和的色调配搭故事。她解释:“一般高敏感儿童都比较专注,想的也较深入,像一些感伤的情节会令他们焦虑,所以我避免画负面的图像。高敏感儿童对太抢眼的颜色也格外敏感,为了不影响他们的情绪,我选择以淡雅的水彩上色,多一些留白,让小读者集中精神阅读。”

谈及家中的高敏感儿,莫克塞姆说:“我的孩子同样害怕热闹,甚至对气味异常敏感。他今年11岁,喜欢足球,运动对他的性格有很大帮助,因为他和朋友一起踢球,开始融入人群。

“我认为高敏感儿童都有各自的长处,只要给予发挥空间,他们会有出色表现。就因为天性敏感,他们其实具有同理心。”

访谈结束前,两位颇有默契的外籍妈妈兴奋地分享,她们目前已开始策划第四本书的创作,故事将延续前两本书的温馨风格。她们异口同声说,公众对高敏感儿童的认识仍不足,还需要大力推广,为此她们积极创作,通过小故事提高意识。

欲知更多绘本详情,请上网www.myquietadventures.com查询。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9/3/2018

参与妆艺大游行 新移民舞动狮城

http://www.zaobao.com.sg/zlifestyle/culture/story20180219-836141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9/2/2018


足迹

  • 70,118 hits

日子

2018年七月
« 6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感谢。感想。

影视周刊 上的 lanyu
影视周刊 上的 cw
影视周刊 上的 lanyu
影视周刊 上的 Darren Ng
影视周刊 上的 Darren Ng

不过期文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