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新鲜人' Category

teamLab亚洲区域总监竹井卓哉 以数码艺术科技 照亮新加坡

星耀樟宜的“资生堂森林谷”灯光装置艺术缤纷绚丽。

负责这数码艺术科技灯光展的是日本公司teamLab,公司亚洲区域总监竹井卓哉说,新加坡勇于创新,具有前瞻性,是公司极为重视的国家。

takuya_takei_1

竹井卓哉三年前驻扎新加坡,他身后是滨海湾金沙购物商城的Digital Light Canvas数码艺术。

你或许对teamLab这个名字深感陌生,不过,如果最近去了星耀樟宜,肯定不会错过“Shiseido Forest Valley”(资生堂森林谷)的灯光装置艺术。缤纷绚丽的灯影投射在植物上,随着访客的动作而变换,有万物生生不息的壮丽。

这个数码艺术科技的灯光展示是teamLab在新加坡的重点创作之一。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数码艺术事务所已经在本地的大型购物商场、博物馆及艺术展上留下印记。

新加坡是teamLab极为重视的国家,在这里设有办事处。身为亚洲区域总监的竹井卓哉(Takei Takuya, 34岁)三年前驻扎新加坡,可谓这些创意项目的推手。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我经常和新加坡的各别企业代表、工程师、策展人接洽,有双向交流。从这几年teamLab为新加坡创作的数码艺术项目来看,新加坡都能接纳新点子,勇于创新,具有前瞻性,彼此间合作很愉快。”

创立于2001年的teamLab近年凭借超前的数码艺术而名声大噪,每一次出击皆引起巨大的回响。事务所从起步时的40人到数百人的大团队,结集程序员、工程师、数学家、建筑师、设计师、动画师等专才,因此也称跨学界创意集团。竹井卓哉说,每个部门环环相扣,反映了teamLab名字里的“team”的团结精神。

takuya_takei_2

星耀樟宜的“Shiseido Forest Valley”灯光装置艺术会随着访客的动作而变换,有万物生生不息的壮丽。(teamLab提供)

把溜冰场改造为数码艺术场地

我们选择在滨海湾金沙购物商城进行采访,主要是这里底层有一个出自teamLab的创作“Digital Light Canvas”(光之魅影),从高处俯瞰,许多孩童在彩板上自由跑动。这里原本是一个溜冰场,teamLab在2016年成功把该空间改造为一个数码艺术场地。

“团队最初的概念是把旧溜冰场打造成一个以数码艺术科技供人们互动的场地。从今天的情形来看,儿童们似乎更喜欢在这里嬉戏,营造欢愉的气氛,出乎我们的意料。”竹井卓哉笑说。

此数码艺术耗时两年打造,有14米高的灯柱及直径15米的圆形动态地板。 脚底下的奇幻光影如畅游的鱼儿、翱翔的群鸟、泼墨及盛开的花卉,会随访客的动作产生实时变化, 而灯柱的光影也随即舞动,相映成趣。

teamLab的大部分创作素材取自大自然,意境唯美,充满诗意,又很梦幻,在悠扬的旋律中,仿佛置身世外桃源。竹井卓哉说:“通过数码艺术创作,我们希望跨越边界,从而建立彼此间的情感。”

任驻台区域总监三年

竹井卓哉在teamLab至今任职八年,可以说和公司一起学习和成长,见证蜕变。他在东京的一桥大学求学时,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到其学府演讲,他深受启发,后来到工作室当实习生。

“我虽然在大学念商科,却热衷艺术,连续两年担任校内表演团体的舞台经理。” 竹井卓哉说。能文能武的他在teamLab总部时从事项目管理,组织能力强,对各部门的操作了如指掌。

竹井卓哉说,teamLab于2002年在银座首次展出数码艺术,备受瞩目,奠定了公司未来的发展;但是为了辅助主业,teamLab也为其他客户开发网络系统及应用程序。

takuya_takei_3

国家博物馆以威廉•法夸尔的自然图集取材的“Story of the Forest”,犹如一幅流动的画卷。(teamLab提供)

来新前,竹井卓哉曾在台北担任区域总监三年,为teamLab开拓台湾的艺术市场。2016年,竹井卓哉派驻新加坡,负责的项目包括艺术科学博物馆的永久展览、国家博物馆以威廉•法夸尔的自然图集取材的“Story of the Forest”(森林的故事),后者犹如一幅流动的画卷,揭开新加坡最早期的自然景观。

除了岛国,竹井卓哉也管理中国大陆、澳门、菲律宾及美国的业务。他几乎每周都必须出国公干,手头上的项目一次可达20个。

虽然跑遍全球,竹井卓哉表示对新加坡怀抱特殊的感情。“我念高中时曾造访新加坡。当时我的叔叔在新加坡的爱普生(Epson)担任经理,邀请我到厂房参观。那已经是近20年的事了,相比之下,现在的新加坡变化很大。” 竹井卓哉甚至在这里找到人生的归宿,新婚不久的他和太太结识于狮城。

新加坡对teamLab也极具分量。2013年,teamLab首次在新加坡双年艺术展上亮相,引起各界的关注,“无可否认,新加坡给予事务所一个迈向国际的踏板。在这之前,teamLab默默无闻,新加坡却拥有国际视野,非常有远见地邀请我们参与艺术展,让我们与世界接轨。” 竹井卓哉表示。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缤纷’
以原名报道
29/7/2019

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给英文字母画上代表眼睛的小圈圈,给予字母不同的表情;颠倒字母,其结构变成动物的轮廓……The Typefaces看似一本教孩童认识ABC的儿童绘本,背后却有英国创意人史格士·兰伯特的深思熟虑和逆向思维,就连成年人看了也拍案叫绝。

scott_lambert_1

兰伯特用创意把英文字母形象化,出版儿童绘本。

在一次乘搭地铁上班的途中,旅居新加坡的英籍广告设计总监史格士·兰伯特(Scott Lambert,42岁)思忖他的双重身份:他在家是人父,到了位于纽顿的办公室则是一个创意人。

“我当时就想,该如何把这两个身份结合在一起。后来灵光一闪,何不把我最擅长的创意发挥在儿童书上?”兰伯特说。The Typefaces英文字母绘本的创作概念孕育于地铁的东西线上,这也是兰伯特特别献给三个幼女的成长礼物。

以逆向思维发挥创意

scott_lambert_2

在个别英文字母画上眼睛,给予字母不同的表情。(受访者提供)

The Typefaces看似一本专给牙牙学语的孩童认识ABC英文字母的儿童绘本,它其实运用逆向思维,透过创意将字体美学(typography)发挥得淋漓尽致,背后有广告人的深思熟虑,就连成年人看了也拍案叫绝。

兰伯特当时在个别英文字母画上两个代表眼睛的小圈圈,给予字母不同的表情。他甚至将一些字母左右颠倒,意想不到的是,其结构顿时变成北极熊、海豹、老鼠等动物的轮廓,变化无穷,包含诸多有趣的元素;如同书名,字体(type)有了面孔(faces),异常生动。

兰伯特还刻意采用活版印刷(letterpress)的不均匀色泽来凸显这26个字母,颇有质感。童心未泯的他也配合每个字母撰写一段词句,具有押韵,朗朗上口。版面设计由兰伯特本人负责,干净、清新的页面很适合小读者阅读。

The Typefaces绘本完成于2015年,当时仅印刷300本。兰伯特把它当作个人的设计项目自费出版,他将多数的绘本赠送给亲朋好友们。

即便没有大力宣传,该绘本在推出后取得不凡的回响,在创意领域更是获奖无数,包括纽约设计周的奖项,以及入围颇有权威的Cannes Lion国际创意大赛。兰伯特还带着他的杰作远赴英国参展,好评如潮。

“坦白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归类这本书籍。你可以说它是一本童书,也可以是一本供大人玩味的设计书。”兰伯特笑说。由于有市场潜能,他最近和香港的知名设计书籍出版商Victionary合作,进行再版,印刷数量为5千本。

往设计领域勇闯

兰伯特目前是国际创意事务所Superunion的设计总监,他拥有超过18年的设计工作经验。访谈中,听他阐述自己的故事,颇有励志性,很能启发想从事创意设计的年轻人。

出生于英国南安普敦(Southampton)的兰伯特坦言他的学业成绩一向来差劲,只有美术和体育成绩优越。好在英国的教育制度着重个人的强项,加上双亲一直鼓励他朝绘画兴趣发展,让他能够发挥所长,拥有一技之长。

兰伯特在伦敦的大学主修插画,因为喜欢当地的创意氛围,毕业后决定留下来发展事业。当时正是网络科技倔起的年代,很多技能都偏向这个新领域,而传统的插画行业面临考验,工作难求。

有一家网络设计公司很欣赏他的才艺,只不过其公司暂时没有空缺。兰伯特并不气馁,他只要求公司有个桌椅和供他上下班的火车票。皇天不负苦心人,两个月后,他终于求得设计师一职。

兰伯特勤奋学习,这份工作维持了两年。无奈的是,2001年的911事件大大影响全球的经济,改变许多人的生计。兰伯特的公司被殃及,收盘了。

在人生的低潮期,兰伯特暂时回乡当起园丁;这份工作让20出头的他体验在太阳底下干活的艰辛,同时更加确定他要朝创意业发展的志向。下来的几年,兰伯特以自由性质从事设计工作;为了开拓视野,他选择到越南、柬埔寨等亚洲国家背包旅游,并在胡志明市兼职教导英语。

兰伯特在访谈时叙述他教课的一幕,他说:“当时我听到另一间课室传来一把女性的声音,吸引我走过去探个究竟。原来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女老师,这位女子就是我现在的太太。”

scott_lambert_4

兰伯特的家庭是他的创作泉源,图为他和家人的合照。(前排左起:Blythe, Belle, Avery。后排:兰伯特和太太Kim。)(受访者提供)

兰伯特在越南住了下来,并组织家庭,他和太太Kim育有三个女儿,幼女是一对双胞胎。他也担任一所国际设计事务所的创意总监,在那里遇到他的人身导师乔治•麦金丝(George Mclntosh)。

麦金丝是旅居亚洲的资深广告人,他可谓The Typefaces的幕后推手,当初是他鼓励及推动兰伯特把这个创意点子付诸行动,绘本才有幸面世,甚至获奖无数。

兰伯特在2012年因广告设计工作举家迁移新加坡。和越南相比,兰伯特形容新加坡很讲究效率和专业形象,他花了一段时间来调整。

应当发挥岛国多元文化

对这位广告达人而言,新加坡激发他的创意思维,兰伯特总能从生活的细节中找到创作题材,间接融入岛国的日常。

scott_lambert_3

兰伯特将符号“@”设计成一只毛虫吞噬苹果,该作品获得苹果公司颁发的设计奖项。(受访者提供)

说回The Typefaces,兰伯特最近信手拈来,将这股创意延伸到数目字和符号上,有出乎意料的“笑”果,不得不佩服他充沛、旺盛的创造力。他将符号“@”设计成一只毛虫吞噬苹果,趣味盎然,该作品获得苹果公司颁发的设计奖项。

谈及岛国的创意,兰伯特表示新加坡的多元文化提供丰富的创作素材,应当好好发挥。他认为我国近年在推动创意业有显著的进步,取得一定的成效,像每年举办的新加坡设计周便传达设计的重要性。

The Typefaces购买详情:www.victionary.com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0/6/2019

 

主客齐庆 土生华人文化节

作为纪念新加坡开埠200周年活动的一部分,4月底举行的“土生华人文化节于马林百列群区”可谓土生华人的生活荟萃。不仅老中青三代峇峇与娘惹盛装出席,更有来自印度的新移民团体充当义工,英国游客也兴致勃勃地参与。

Lianhe Zaobao Interview - Peranakan Festival (130519) 2

https://www.zaobao.com.sg/news/fukan/crossroad/story20190513-956058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发表
13/5/2019

巴基斯坦女子的独立书店 半数书籍出自女性

来自巴基斯坦的莎拉自幼喜欢阅读,在新加坡完成学业并工作,还把自己的喜好发展成事业,希望通过独立书店The Moon,丰富本地的书店版图。

sarah_naeem_1

莎拉认为书店是为人们提供精神粮食的地方,每一座城市都应该有这样的空间。

很多人都知道,在新加坡开书店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是因为新加坡人不爱阅读,而是市场太小,租金昂贵。来自巴基斯坦的莎拉·纳尹(Sarah Naeem,28岁)年纪虽轻却有远大抱负,半年前在位于牛车水的摩士街开了一家名为“The Moon”的独立书店。

莎拉在接受联合早报《新汇点》访问时直言:“我不会因为书店生意难做就退缩。对我而言,书店是提供精神粮食的地方,每一座城市都应该有让人进来翻阅一本好书,歇歇脚的空间。”

The Moon以售卖英文书籍为主,虽然书店面积不大,选择却相当丰富。从小说、诗歌到社会学和设计美学等,种类多元,数量达千余本。书架上还能找到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翻译著作,以及本地作家的作品。

莎拉说:“我不想和大书店竞争,因此选书方面不会刻意挑选畅销著作,而是把一些非主流的作品带进来,推荐给顾客,提供他们更广泛的阅读选择。”

从小热爱阅读

莎拉生长于巴基斯坦北部城市拉合尔(Lahore)的一个小康之家,双亲皆从商。母亲在她年幼时便灌输阅读的重要性,她尤其喜欢侦探和悬疑小说,如少女妙探Nancy Drew。求学时,英文文学一直是她的强项。

莎拉19岁时顺应父亲的意愿只身前来新加坡念大学,主修商业通讯,颇有艺术天分的她后来还考取拉萨尔艺术学院的设计学位。

“父亲对新加坡的教育制度和治安极为赞赏,因此安排我来这里求学。我小时候曾来新加坡游玩,印象中很热,我从没想过若干年后会在这里求学,甚至创业。”莎拉说。

开书店前,莎拉曾在巴基斯坦和新加坡两地从事创意设计和品牌发展的工作。The Moon是莎拉的首个生意门面,她用了两年时间筹备。问及为何相中以华人居多的牛车水,莎拉不暇思索地说:“没有人不会不来牛车水,这里商铺集中,人流量大,交通也极为方便。”

sarah_naeem_4

The Moon带有波西米亚格调。(受访者提供)

带有波西米亚格调的The Moon还附加咖啡馆和活动场地,即一个复合式的文创空间。莎拉希望顾客进来选书、阅读的当儿,也能在咖啡馆享受悠闲时光。书店定期举办活动如瑜伽、书籍交换、音乐会等,在每个月圆之夜还设有特备活动。

重视女性作家

The Moon的特色之一是女性作家在书店占有一席之地,有超过半数的书籍出自女性之手,店内中央就设有女作家专区,每月围绕个别主题,由书店职员推荐好书,当中包括苏格兰诗人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的现代诗集,以及关于诺贝尔和平奖最年轻得主马拉拉·尤萨夫扎伊(Malalah Yusafzay)的绘本。

女性作家专属区的概念源自莎拉在家乡逛书店的体验,当时她正在寻找哲学书,遗憾的是,书架上并没有任何女作家的作品。她告诉自己,若有一天开书店的话,她一定要引进更多和女性相关的书籍,让女性的声音透过文字传播。

sarah_naeem_2

The Moon一隅摆卖精美的绘本,希望培养小朋友的阅读兴趣,是店内的热门书选。(受访者提供)

除此,The Moon还非常亲家庭,在店内一隅摆卖精美的儿童绘本,以培养小朋友的阅读兴趣。“儿童绘本一直是书店的热门书选,不只是小朋友们,连大人也喜欢呢。”莎拉说。

新加坡的独立书店寥若晨星,然而,像草根书室、城市书房、BooksActually等,每家各有千秋,有自己的拥护者。问及The Moon的主要卖点,莎拉说:“我希望The Moon能给顾客全方位的体验,让他们进来时偶遇一本好书,然后在书香中享用饮料和甜点,或者到楼上的活动室参与活动和工作坊。每个顾客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心仪的东西。”

开业仅半年,The Moon已经拥有忠实的顾客群,吸引文青来打卡,交换阅读心得。莎拉分享,有一位来自香港的老教授,每天独自一人到这里翻阅书籍,喝杯饮料,享受悠闲时光。老教授前阵子完成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期工作,返乡了。

自认是书虫的莎拉旅游时也会造访当地的书店,体验各国的阅读风气。她很欣赏英国的书店,尤其是当地有不少主题书店,以售卖一种类别的书籍为主,如侦探小说、旅游书等,让读者对号入座。

比起家乡拉合尔,莎拉认为新加坡的书店太少了。她说:“新加坡应该有更多样化的书店,为读者提供更多元的选择,开拓阅读视野。”

sarah_naeem_3

书店楼上的活动室偶尔举办音乐会等,在每个月圆之夜还有特备活动。(受访者提供)

喜欢新加坡的治安

谈及新加坡,莎拉说她对岛国有种难以形容的情怀;她的同龄朋友当年皆选择到美国或加拿大深造,唯独她一人来新加坡求学,没有亲人的照料,她学会独立生活。

“新加坡是座宜居城市,住下来后很容易适应。我喜欢这里的治安,入夜在外也很安全。相对来说,在巴基斯坦反而没那么方便,多少影响了市民的社交生活。我了解新加坡的良好治安绝非理所当然,这也让我格外珍惜和亲朋好友相处的时光。”

关于书店的远景,莎拉说没有扩充的计划,她以坚定的口吻说:“我会保留独立书店的小资格调和个人化服务,不打算朝商业模式发展。”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9/4/2019

 

用印花丝巾说新加坡故事

来自印尼的孪生姐妹花把新加坡人习以为常的日常风景融入丝巾印花设计。她们的设计表现了岛国的多元文化特色,还蕴含风土人情,反映了设计师对岛国生活的热爱。

binary_style_1

孪生姐妹桑蒂(右)和莎丽不仅样貌相似,连兴趣和事业志向皆相同;她们在四年前携手创办Binary Style品牌。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孪生姐妹桑蒂杜纳斯(Santhi Tunas, 44岁)和莎丽(Sari)不仅样貌长的相似,连兴趣和事业志向皆相同。

原是建筑师的她们选择落脚新加坡,四年前在这里携手创办印花丝巾设计事务所Binary Style,将岛国的万种风情融入作品中。姐妹俩的设计以新加坡为创作元素,她们从狮城的日常吸取灵感,一景一物在她们的巧手下皆能化为细致的平面图像。

Binary Style的品牌标语为“丝巾上的新加坡故事”,这对姐妹花在接受《新汇点》的采访时,异口同声说:“我们在新加坡扎根,不觉得自己是外国人!”

采访开始时,姐姐桑蒂笑着说:“我们其实并不难辨识,我有刘海,莎丽没有。”桑蒂比莎丽早五分钟出世,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开始,姐妹俩几乎形影不离。

桑蒂和莎丽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的万隆,六岁时一家四口移居雅加达。他们是印尼华裔,根据家谱,姓氏蒋;然而到了她们那一代,并没有取中文名字。

回忆起童年时光,姐妹俩说从军的父亲很有绘画天分,经常习画。她们在耳濡目染下,年幼时就喜欢涂鸦,父母亲后来还为她们特别聘请绘画老师,美术成绩一向顶呱呱。

大学时“分道扬镳”

桑蒂和莎丽高中毕业后同样选择建筑学,不过她们却在这个时候决定“分道扬镳”,莎丽留在雅加达念大学,桑蒂则向往城外的生活,回到万隆的大学求学。

“在亲朋好友的眼里,我们犹如一个‘配套’,有莎丽就有桑蒂。我那时想,或许是时候分开一阵,摆脱这个标签。”桑蒂说。然而,这对姐妹花最终还是选择在一起,大学毕业后到比利时修读建筑硕士。

2001年,桑蒂随当时的同籍男友,也是现在的丈夫,前来新加坡工作。桑蒂加入一家本地建筑事务所,负责建筑物的设计与建造;莎丽则辗转欧洲多国,专注于建筑研究,直到2011年,她接受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一职,两姐妹又生活在同个国土上。

Binary Style的设立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当时姐妹俩刚好给各自的建筑事业放个长假,一向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们在画纸上随意作画,然后制成丝巾,结果获得亲友们的赞赏,激发她们将丝巾设计发展为一门专业。

binary_style_2

含有牛车水建筑元素的印花丝巾。(受访者提供)

对建筑细节和比例讲究

Binary Style的特点是把新加坡的标志性建筑如中峇鲁、牛车水、小印度、麦里芝蓄水池,甚至是花卉和鸟类为创作素材,勾勒出岛国的风景线。这些平面图像和中国的农民画异曲同工,反映一个地方的风土民情。

“因为我们的建筑背景,对建筑物的细节和比例格外讲究,这也成了我们的专业标准,对成品的呈现何其重要,看起来才具有真实感。”莎丽解说。

除了创作多元,桑蒂和莎丽也非常多产,创业四年以来,已推出超过60款设计;产品也从丝巾扩展到服饰、领带和雨伞等。“很多顾客都惊讶这些设计出自并非在这里土生土长的我们俩。或许这成了我们的优势吧,对一般新加坡人习以为常或不起眼的景物,我们反而觉得新鲜有趣,找到发挥之处。” 莎丽说。

姐妹俩默契十足,莎丽擅长绘图,性格较为外向的桑蒂则负责营销,她们凡事亲力亲为。“我们经常一起构思新的创作点子和商机,当然会有意见不和的时候,不过因为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不怕把各自的想法说出来,创作过程中一起求进步。”桑蒂说。

binary_style_5

丝巾以外,Binary Style也经常和亚洲的服装设计师合作,推出女性服饰。(受访者提供)

Binary Style以新加坡的元素为出发点,在电脑制图和上色之后,由国外的产商印刷制造,打造成大方、颇有质感的时尚品牌。值得一提的是,桑蒂和莎丽的创作也获得各大企业的赏识,她们曾为新航、新加坡文物局等机构设计周年庆典纪念品。她们还经常和亚洲的顶尖服装设计师合作,设计服饰等时尚品。

给新加坡的献礼

binary_style_3

binary_style_4

配合新加坡开埠200周年而设计的丝巾,以莱佛士爵士登陆狮城前与后为创作灵感。(受访者提供)

配合新加坡开埠200年,桑蒂和莎丽将在本月份推出两款新设计,叙述岛国的历史发展,这是她们献给新加坡的敬礼。其实从三年前开始,她们在每年8月的国庆期间,都会特别设计以红白色为主题的丝巾,如滨海堤坝空中飞扬的风筝图像,别具意义。

桑蒂和莎丽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问她们喜欢新加坡的什么,这对双胞胎表示,和雅加达相比,新加坡的交通很便捷,没有恼人的交通堵塞;而且身为亚洲人,新加坡还保留诸多亚洲元素,倍感亲切。

从建筑美学的视角解剖,曾旅居欧洲多年的莎丽认为,新加坡的城市规划超越其他欧洲国家,在短短的数十年发展为第一国家,成了其它国家的典范。

创业四年,桑蒂和莎丽一致认为这是个宝贵的学习之旅。莎丽调侃说:“我这才知道桑蒂其实很有生意头脑,她经常想尽办法把Binary Style推广出去,积极与其它机构及创意业者合作。”桑蒂则欣赏妹妹处事的态度,她说,“莎丽做事快又果断,好多设计方案交到她手上都有出奇的视觉效果。”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4/2019

 

法籍艺术家艾琳娜 徜徉黑白“艺”境中

来自法国、旅居新加坡九年的艾琳娜的艺术世界充满黑白,她的崭新装置艺术创作Our Forest以全白色的树枝构筑成一座“森林”,探讨移民的身份认同课题。

helene Le Chatelier, Atelier

艾琳娜和她的装置艺术“Our Forest”。(摄影:Corinne Mariaud)

来自法国的艾琳娜•勒沙特雷(Helene Le Chatelier,44岁)是个“黑白分明”的跨媒介艺术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她的创作中,她大量采用的色彩不是黑就是白,给予观者丰富的想象空间。

“对我来说,黑与白犹如一张黑白照,象征集体回忆。颜色通常会牵动情绪,不掺杂其他色彩是要保留记忆的本质,我希望通过黑白色找到一种共识和认同。”艾琳娜用很“艺术”的视角解说。

艾琳娜旅居新加坡九年,近年活跃于新加坡的艺坛。她透露其实在这之前,她停笔将近20年;来到新加坡之后重拾画笔,岛国的环境激发她再度从事艺术创作。

在新加坡街头收罗树枝

Hélène Le Chatelier_2

Our Forest以白色的树枝构筑成一座“森林”,探讨的是一种身份认同,交叉的枝头意指人与人错综复杂的情感。(摄影:Anne Valluy)

她的崭新装置艺术创作Our Forest就以全白色的树枝构筑成一座“森林”,所要探讨的是一种身份认同,交叉的枝头意指人与人错综复杂的情感,蕴藏隐喻。

“在当今的社会,移居越来越普及,推动这股移民浪潮的可以是经济、政治或文化的原由。这些无根的树枝代表外来移民,他们离开家园积极找寻新的身份并建立自己的社群,渴望在陌生的异地立足。”

Our Forest原是“聚焦东南亚”(S.E.A. Focus)艺博会的参展作品之一,虽然艺博会已结束,此装置艺术目前仍在吉门营房户外展出。为了此次创作,艾琳娜还特别雕塑数个面孔,沉思般的面容正思考创作者所提出的疑问。

有趣的是,创作所采用的树枝都是艾琳娜在新加坡各角落所收罗的。她说有时开着车,一旦看到具有美感的树枝掉落街头,便马上捡起来收藏。她深知有朝一日会为这些树枝赋予新的艺术生命。Our Forest装置艺术共有14株树枝,艾琳娜陆续用两年的时间来完成其作品。

转换跑道从事家居设计

出身于法国中部的艾琳娜年幼时立志要当一名画家。她在巴黎的艺术学院主修壁画(Fresco),毕业后曾举办过个人画展。艾琳娜后来决定转换跑道从事家居产品设计,她说:“当时还年轻,想尝试不同的东西,于是决定朝设计领域发展,这么一做也近20年。”

艾琳娜并不认为那段期间是她艺术的空巢,毕竟设计也是另一门创作形式,她还因设计工作有机会到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考察,从而吸取艺术养分。

2005年,艾琳娜随前来修读工商管理硕士的同籍丈夫初次来新加坡;旅新三个月,他们对岛国的多元文化和完善的系统留下美好的印象。夫妇俩于2010年再度回来新加坡,艾琳娜的丈夫目前任职于谷歌。

艾琳娜也在这时候重拾画笔,她形容这是个很自然的过程,除了心态改变了,新加坡的优良环境让她能够静心作画,成了她的创作温床。艾琳娜的创作媒介多元,装置艺术以外,她也擅长雕塑、亚克力和中国水墨。谈及中国水墨,她就用西方人的思维诠释中国水墨画,中西合璧,别有一番风味。

深受赵无极画风影响

 

Hélène Le Chatelier_4

艾琳娜用西方人的思维诠释中国水墨画。(受访者提供)

无师自通的艾琳娜一向颇爱钻研中国水墨画,她形容她的画风深受法籍华裔画家赵无极的影响。她回忆说:“记得当时我是在巴黎的一家二手书店无意间看到赵无极的画册,顿时被他胆大、强劲的画风吸引,深受启迪。

“大师的黑白水墨画如此深邃,我也很欣赏大师对艺术的执着,至今还收藏那本画册呢!” 艾琳娜同时表示,随着她周游亚洲地区,她有机会接触各类别的毛笔、墨汁和宣纸,间接提升她的水墨画技巧。

艾琳娜认为西方的壁画和中国水墨画有诸多相似之处,尤其两者皆讲究颜料与水的融合,落笔要快且精准。“第一笔画最重要,不可能重来,下笔总要带点冒险的勇气,就象人生一样。”艾琳娜笑说。

Hélène Le Chatelier_3

艾琳娜的水墨画中西合璧,别有一番风味。(受访者提供)

绘画以外,艾琳娜也热衷文字创作,她在2014年受一个专门赞助广西山区贫困儿童助学的慈善机构“中国色彩”委托,以法文撰写一本关于中国苗族小女孩的儿童故事书《Le secret de Xinmei》(“欣梅的秘密”),此书也翻译成中文。

把话题转回艾琳娜的装置艺术Our Forest,她坦言其创作其实有自己的缩影。“身为新移民,我不断在探讨身份的认同,并将这些课题体现在创作中。我认为既然来到异地生活就应该融入当地的生活,多和当地人互动,而不是孤立在外籍社群里。”

艺术创作方面,艾琳娜经常和本地新晋年轻艺术家合作,擦出艺术的火花,这也是她融合本地生活的一种方式。旅新的这段期间,艾琳娜几乎每年都在本地举办个展或联展,她积极寻找创作题材,勇于突破。

身为一名艺术家,艾琳娜对本地的艺术活动颇为欣赏。她说新加坡近年致力推广艺文活动,每个星期皆有诸多高水准的展览和演出,而且这些活动地点也极为集中和方便,充实她的新加坡生活。

Our Forest装置艺术展
日期:即日至4月30日
地点:吉门营房户外(靠近Blk 9斜坡)
代表画廊:Intersections Art Gallery
入场免费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1/3/2019

 

 

华人新年团圆为上

正月初七,人日快乐!

本期《新汇点》以Q&A的形式邀请原籍中港台和马国的新移民畅谈他们过节的习俗,原籍澳大利亚的新加坡女婿,也从一个非华族的视角,分享他和狮城家人过新年的点滴。

纵然来自不同区域,传统习俗也有差异,但过节的念想却是一致的,那就是阖家团圆。

Lianhe Zaobao Interview - Chinese New Year Q&A (110219)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11/2/2019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20年四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