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9年7月

teamLab亚洲区域总监竹井卓哉 以数码艺术科技 照亮新加坡

星耀樟宜的“资生堂森林谷”灯光装置艺术缤纷绚丽。

负责这数码艺术科技灯光展的是日本公司teamLab,公司亚洲区域总监竹井卓哉说,新加坡勇于创新,具有前瞻性,是公司极为重视的国家。

takuya_takei_1

竹井卓哉三年前驻扎新加坡,他身后是滨海湾金沙购物商城的Digital Light Canvas数码艺术。

你或许对teamLab这个名字深感陌生,不过,如果最近去了星耀樟宜,肯定不会错过“Shiseido Forest Valley”(资生堂森林谷)的灯光装置艺术。缤纷绚丽的灯影投射在植物上,随着访客的动作而变换,有万物生生不息的壮丽。

这个数码艺术科技的灯光展示是teamLab在新加坡的重点创作之一。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数码艺术事务所已经在本地的大型购物商场、博物馆及艺术展上留下印记。

新加坡是teamLab极为重视的国家,在这里设有办事处。身为亚洲区域总监的竹井卓哉(Takei Takuya, 34岁)三年前驻扎新加坡,可谓这些创意项目的推手。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我经常和新加坡的各别企业代表、工程师、策展人接洽,有双向交流。从这几年teamLab为新加坡创作的数码艺术项目来看,新加坡都能接纳新点子,勇于创新,具有前瞻性,彼此间合作很愉快。”

创立于2001年的teamLab近年凭借超前的数码艺术而名声大噪,每一次出击皆引起巨大的回响。事务所从起步时的40人到数百人的大团队,结集程序员、工程师、数学家、建筑师、设计师、动画师等专才,因此也称跨学界创意集团。竹井卓哉说,每个部门环环相扣,反映了teamLab名字里的“team”的团结精神。

takuya_takei_2

星耀樟宜的“Shiseido Forest Valley”灯光装置艺术会随着访客的动作而变换,有万物生生不息的壮丽。(teamLab提供)

把溜冰场改造为数码艺术场地

我们选择在滨海湾金沙购物商城进行采访,主要是这里底层有一个出自teamLab的创作“Digital Light Canvas”(光之魅影),从高处俯瞰,许多孩童在彩板上自由跑动。这里原本是一个溜冰场,teamLab在2016年成功把该空间改造为一个数码艺术场地。

“团队最初的概念是把旧溜冰场打造成一个以数码艺术科技供人们互动的场地。从今天的情形来看,儿童们似乎更喜欢在这里嬉戏,营造欢愉的气氛,出乎我们的意料。”竹井卓哉笑说。

此数码艺术耗时两年打造,有14米高的灯柱及直径15米的圆形动态地板。 脚底下的奇幻光影如畅游的鱼儿、翱翔的群鸟、泼墨及盛开的花卉,会随访客的动作产生实时变化, 而灯柱的光影也随即舞动,相映成趣。

teamLab的大部分创作素材取自大自然,意境唯美,充满诗意,又很梦幻,在悠扬的旋律中,仿佛置身世外桃源。竹井卓哉说:“通过数码艺术创作,我们希望跨越边界,从而建立彼此间的情感。”

任驻台区域总监三年

竹井卓哉在teamLab至今任职八年,可以说和公司一起学习和成长,见证蜕变。他在东京的一桥大学求学时,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到其学府演讲,他深受启发,后来到工作室当实习生。

“我虽然在大学念商科,却热衷艺术,连续两年担任校内表演团体的舞台经理。” 竹井卓哉说。能文能武的他在teamLab总部时从事项目管理,组织能力强,对各部门的操作了如指掌。

竹井卓哉说,teamLab于2002年在银座首次展出数码艺术,备受瞩目,奠定了公司未来的发展;但是为了辅助主业,teamLab也为其他客户开发网络系统及应用程序。

takuya_takei_3

国家博物馆以威廉•法夸尔的自然图集取材的“Story of the Forest”,犹如一幅流动的画卷。(teamLab提供)

来新前,竹井卓哉曾在台北担任区域总监三年,为teamLab开拓台湾的艺术市场。2016年,竹井卓哉派驻新加坡,负责的项目包括艺术科学博物馆的永久展览、国家博物馆以威廉•法夸尔的自然图集取材的“Story of the Forest”(森林的故事),后者犹如一幅流动的画卷,揭开新加坡最早期的自然景观。

除了岛国,竹井卓哉也管理中国大陆、澳门、菲律宾及美国的业务。他几乎每周都必须出国公干,手头上的项目一次可达20个。

虽然跑遍全球,竹井卓哉表示对新加坡怀抱特殊的感情。“我念高中时曾造访新加坡。当时我的叔叔在新加坡的爱普生(Epson)担任经理,邀请我到厂房参观。那已经是近20年的事了,相比之下,现在的新加坡变化很大。” 竹井卓哉甚至在这里找到人生的归宿,新婚不久的他和太太结识于狮城。

新加坡对teamLab也极具分量。2013年,teamLab首次在新加坡双年艺术展上亮相,引起各界的关注,“无可否认,新加坡给予事务所一个迈向国际的踏板。在这之前,teamLab默默无闻,新加坡却拥有国际视野,非常有远见地邀请我们参与艺术展,让我们与世界接轨。” 竹井卓哉表示。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缤纷’
以原名报道
29/7/2019

夏日炎炎

 

SD128_1

目前正值夏天,
今年热浪袭击多国,
搞得每个人昏沉沉的。

我常觉得生长于岛国的我们,
很耐热。
每天气温介于35度,
没什么可怕的,
顶多吃一碗红豆冰解暑,
日子还是一样。

况且夏日炎炎,
充满正能量,
不该躲在家里,
应当去户外吸收这股能量啊~

SD128_2

本期的Shopping Design
就以夏日为题,
封面这张照片很亮,
仿佛身临其境,
我端详许久,很微妙。
内页提出了不少解暑提案,
像是新生代用传统草药做出的创意消暑饮料,
很有看头。

SD128_3

Vision栏目推介旅居新加坡的英籍设计创意总监Scott Lambert,
他在数年前为女儿们自费出版儿童绘本The Typefaces,
在英文字母画上一双眼睛,
效果是这些字母变成有趣的动物,
甚至是蝙蝠侠,成了很棒的教材。
Scott
的创意为他赢得诸多国际设计奖项,
今年他和香港的设计书籍出版社viction:ary 合作,
重新发行The Typefaces
反应不俗。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

TBI112-新加坡 (dragged)

数周前收到一份台湾杂志的邀稿通知(受宠若惊!),
配合杂志7月份的Art Book Fair主题,
需要写篇关于新加坡艺术书展的报道。
很开心,因为有国外媒体看到我们这边的努力!

先说说这份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
我想很多新加坡人和我一样对它相当陌生。
这份月刊不在书店售卖,
而是在台湾的街头由流浪汉、弱势群体贩售,
主要是让他们能够自力更生,
也就是说,
杂志售价台币100元,
50元归贩售员,
因此我称它为「有良心」的杂志。

我这才记得上回在台北的街头看到一群伯伯在售卖,
当时看到他们卖那么潮的杂志觉得挺有趣的。
上网搜寻,原来Big Issue源自英国伦敦,
目前在几座城市有各自的版本。
台湾的Big Issue自2010年发行,
很受当地的专业人士和大专学生青睐,
阿妹、伍佰、陈升、萧敬腾、陈绮贞、
Bob Dylan、Johnny Depp、Keanu Reeves 都上过封面耶。

TBI112-新加坡 (dragged) 1

TBI112-新加坡 (dragged) 2

此次的Art Book Fair专辑,
介绍来自全球不同城市的艺术书展,
新加坡有幸参与,占了杂志四大页,
能让台湾的读者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实属难得。

这次能为Big Issue撰稿,
很感谢主编,心存感激。

杂志在7月1号出刊,
如果你这个月会过去台湾,
在街头(多是在捷运站外)
请多多支持!

更多Big Issue Taiwan的讯息:
http://www.bigissue.tw/recentissues

同病相怜

JCH_fall_risk

对身心健康的人而言,医院避而远之。对于病患和他们的家属,则希望能在这里得到最妥善的医疗照顾,迅速康复。

因为家里的老人最近身体不适,辗转几所医院数月,令我有深切的体会。那期间,每天跑医院成了习惯,为了老人家的安好,多累也在所不惜,只能以“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来面对。

老人家从加护病房到普通病房,再到社区医院疗养,每个转站宛如一段旅程。入院时的忐忑不安到身体逐渐好转的欣慰,无形中拉近家人间的关系。

医院跑多了,对生老病死感触良深。就在老人家病情有起色,准备转到西部的社区医院疗养的早晨,那位曾有过简单交流的对面老病患撒手人寰,只能感叹人生无常。

医院其实是个充满温情、蕴藏不同人生故事的地方,犹如社会的缩影。在社区医院的八人病房内,喜忧参半。由于该病房皆是不慎跌到的年迈病患,大伙在此疗养及进行治疗;而各别病患的家属,因为几乎每天碰面,偶尔会聊点家事和交换医疗常识。无论是病患抑或家属,大家皆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在陪伴老人家的当儿,同时观察这里的一切。像病床17号那位大叔的妻子就格外友善和热心,她每天风雨无阻来探望丈夫,若看到其他病患有需求,总会上前问候和给予协助。某天她从包包掏出一个口琴,交给丈夫吹奏,顿时间,病房洋溢着悦耳的口琴声,把原本凝重的氛围吹散,博得阵阵掌声。大叔精神奕奕吹奏《小白船》等曲子,用音符感染大家并取悦自己。

病床18号的老伯性格孤僻,不善于和其他人打交道。他从早到晚都在阅读早报,每一页每个字都细细琢磨,可谓早报的铁粉!病床19号的马来族安哥很幸福,妻子同样每天不辞劳苦前来探望,也常有其他亲属和调皮的小孙女陪伴,犹如一个家庭小聚会。病床20号的病人则孤苦伶仃,未曾看到他的亲属。由于中风,他不良于行且口齿不清,蛮可怜的。有时看他需要帮忙进食,大家都会主动帮忙。其实每位病人都渴望有亲人陪伴,归心似箭。

所幸吾家老人在医疗团队细心的照料下,康复良好。在社区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终于可以回家。出院时,与其他病患挥手道别那一刻,彼此皆献上最真切的祝福。

社区医院只是个医疗护理的驿站,康复之路还很漫长,看护者同样身背重负,挑战重重。

祈福每个人身心安康。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4/7/2019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19年七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