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6年1月

Shopping Design新面貌

SD86_1

不晓得和台湾大选有无关系,从杂志社邮寄过来的一月份刊物迟了数天才收到,等得心急啊。

今年是《Shopping Design設計採買誌》创刊10周年,杂志进行大改版,设计焕然一新,排版很clean,内容更丰富更潮,就连纸张也颇有质感。

前些时候编辑说改版的方向未定,是否保留介绍各国动向的栏目仍是个未知数。

庆幸栏目保留了下来,之前的Design Flash现在称为Vision,性质不变。

SD86_2

经常会为了要介绍新加坡的什么而斟酌一番。国家美术馆如此庞大的修复工程和崭新的文化地标备受瞩目,一定要推介给海外读者的。很高兴这个题材被接纳,在短时间迅速完成任务。

杂志握在手中那一刻,实实在在。

澳籍跨媒介艺术家 将岛国自然环境融入创作

出生于澳洲的贝琳达四年前一家三口定居新加坡。夫妻俩对新加坡不感陌生,旅居岛国前经常到亚洲各地旅游。贝琳达10年前曾参与新加坡泰勒版画院的艺术进驻计划,和本地与区域的画家相互磋磨并做展览。旅居新加坡后,独爱这里的文化气息,她继续往艺术道路前进。除了版画艺术,也转向水彩和丙烯酸漆及陶瓷创作。

belinda_fox_1

贝琳达说新加坡的繁华景象让她在绘画选色时更为鲜亮。

对澳籍艺术家贝琳达•福克斯(Belinda Fox, 40岁)而言,新加坡的繁华景象不仅让她的调色板更为鲜亮,岛国四季如夏的气候也使她精力旺盛,能够随时打起精神作画。

贝琳达在位于如切路的画室受访时打趣地说:“澳大利亚的冬天冷得叫人难耐,阻碍了工作进度,可以借此冬眠。我反而喜欢新加坡的气候,让我全年舒舒服服地作画,间接提高生产力。”

出生于墨尔本的贝琳达在2012年随丈夫布拉德(Brad)和女儿比莉(Billie)一家三口定居新加坡。布拉德之前任职墨尔本大学,来新加坡担任国际中心会考课程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简称IB)的研究组主任。夫妻俩对新加坡不感陌生,他们旅居岛国前经常到亚洲旅游,独爱这里的文化气息。

十年前来新参与艺术进驻计划

belinda_fox_2

画作 “Balance/act, 2015”(受访者提供)

贝琳达在2006年参与了新加坡泰勒版画学院的艺术进驻计划,和本地与区域的画家相互磋磨并做展览。“当时我在新加坡的里巴巴利路住了一个月,每天潜心艺术创作,很享受这个过程。我知道新加坡能够给予我丰富的创作灵感。”

贝琳达于1996年毕业自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艺术学院,主修版画艺术。她在毕业后成为全职画家,不仅积极参与国内外的画展,也凭才艺在各大艺术赛中脱颖而出。贝琳达艺术造诣高;版画以外,她亦擅长水彩和陶瓷创作,可谓跨媒介艺术家。

对比家乡与岛国的艺术氛围,贝琳达说:“无可否认,澳大利亚的艺术环境比新加坡蓬勃,中产阶级会买画支持艺术家,带动艺术市场。相对来说,那里的竞争也就更为激烈,申请艺术援助的同行不胜枚举,僧多粥少。”

旅居新加坡后,贝琳达继续往艺术道路前进。然而,对一个外来艺术工作者来说,要在一个新环境立足并非易事,更何况是当一名全职艺术家。她坦言:“新加坡的租金昂贵,艺术家要设立自己的画室有一定的经济负担。”

访谈中,贝琳达多次用了“幸运”这个词汇。的确,艺术家除了与身俱来的天分,以及后天的努力,很多时候还是必须靠那丁点的运气来推动事业。

贝琳达在定居新加坡不久后便由本地画廊Chan Hampe代理画作,这是她指的幸运事之一。2013年在新加坡举办的个人画展出乎意料取得热烈回响,所有作品皆售罄,给贝琳达打了一支强心针。翌年,她首次将作品带到韩国展出,同样取得不俗的反应。

画作反映对环境的隐忧

belinda_fox_3

画作 “Focus II, 2015”(受访者提供)

筹备将近半年,贝琳达在新加坡举办的第二个个人画展“Balancing The World” 目前正在Chan Hampe画廊展出,展览包括她和本地艺术家林荣华的陶瓷联展。贝琳达的画风独树一帜,她以从美国特别运输过来的木板为画布,在木板上绘图及上色,颜料隐约渗透木材,效果非同凡响。

贝琳达所呈现的画作皆以新加坡的自然环境为素材,她娓娓道来:“我经常在新加坡的一些角落发现受保护及绝种禽鸟的踪迹,如马来犀鸟和大黄耳捕蛛鸟,于是决定把它们画入作品里,呼吁人们多关爱周围的自然环境。

“我的作品有双重隐喻,包含希望与疑惑。新加坡在城市规划中保留一些绿色地带就象征希望,但是前一阵子烟霾来袭让我们措手不及,日子灰蒙蒙的,对未来充满了隐忧和疑惑,促使我反思人类和大自然的密切关系。”

贝琳达甚至以抽象手法把富有东方韵味的牡丹做为绘画元素。她说牡丹华丽高贵,却有孤傲的一面;同样的,很多事物都有双层含义,可以用不同角度来诠释。

belinda_fox_4

贝琳达与林荣华合作的陶瓷创作 “Balancing the world 9, 2015”(受访者提供)

热爱陶瓷的贝琳达经常到位于位于裕廊西罗弄大华士的龙窑和林荣华一齐进行创作。这是两位艺术家第二次合作,他们曾在去年9月到悉尼参展,建立起默契。贝琳达说:“其实我和林荣华无论在性格或艺术风格上都不尽相同,就因为这样,我们欣赏彼此的创作,在差异中取得平衡。”

对于历史悠久的龙窑,贝琳达认为很难得寸土如金的岛国会保留一片净土让喜爱陶瓷的艺术爱好者前去创作。她说:“澳大利亚没有类似的烧陶场地,龙窑的结构带有东方的烧陶工艺特质,承载了新加坡的历史文化,非常珍贵,值得保留。”

女儿促使她转向其他创作媒介

belinda_fox_6

贝琳达与夫布拉德、女儿比莉的全家福。(受访者提供)

持眷属准证的贝琳达平日也忙于照料六岁的女儿比莉,生活忙碌且充实。比莉的诞生为夫妇俩带来许多欢乐,同时促使贝琳达转向其他创作媒介,影响深远。她说:“当时我潜心版画艺术,由于版画的色料含有些许毒素,有损孕妇的健康,因此在怀孕期间,我决定转向水彩和丙烯酸漆,并开始陶瓷创作。

“我现在每天陪伴女儿画画,她所选择的颜色都格外鲜艳,无形中影响我的创作风格。我早期在澳大利亚的作品在色调方面比较暗沉,新加坡的繁华都会景象多少也改变了我的画风,现在选色更加鲜亮。”

身为艺术家,贝琳达的视觉感官敏锐,她形容新加坡高楼林立,这让她的视线垂直,频频抬头上下看;反而在澳大利亚,由于地广空间大,视线往往是左和右的横线。“虽然如此,我发觉新加坡人一般很珍惜城市的绿色地带,会善加规划和利用。反观澳洲人习惯了周围的自然环境,有时视而不见,身在富中不知富。”

为入行20年出版画集

贝琳达入行20年而出版的画集,内容丰富。(受访者提供)

贝琳达入行20年而出版的画集,内容丰富。(受访者提供)

今年对贝琳达而言是个特殊的一年,这是她入行的第20个年头。为此,她将积累多年的作品集成茶几书“Back To The Start”(回归原点),此书获得澳大利亚艺术界的鼎力支持,请来当地的艺术家和评论员撰稿,具有份量。

“《回归原点》意义非凡,20年的创作道路宛如一个大圆圈,从澳大利亚到新加坡,跨越不同国度,这是我的事业的里程碑,同时也是我的心路历程,心境却仿佛回到了原点。坦白说,能够在新加坡出版此书实属难得。”

总结访谈时,贝琳达再次说自己很幸运;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由丈夫承担,让她专注艺术创作。“我和布拉德当年是在打兼职工时认识的,结婚15年了,他经常给我的画作提意见,无疑是我的精神支柱。”

“Balancing the World” 于Chan Hampe Galleries展出,至2月14日,星期二至星期天,上午11时至傍晚7时。地址:Raffles Hotel Arcade #01-21, 328 North Bridge Rd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25/1/2016

 

 

听王泽细说老夫子

走过半个世纪以上的老夫子,在华人漫画界历久不衰。今天有了第二代的传承,老夫子与时并进,抓住了年轻人视线。

王泽能言善道,他在讲座上分享了诸多关于老夫子鲜为人知的故事,同时谈论他接手老夫子的创作历程。

王泽能言善道,他在讲座上分享了诸多关于老夫子鲜为人知的故事,同时谈论他接手老夫子的创作历程。

可以这么说,只要有华人的地方,无人不晓老夫子。这是香港漫画家王泽在1962年开始创作的卡通人物。老夫子头顶瓜皮帽、身穿马褂的逗趣形象深入民心,他经常为身边事打抱不平,含有自己的一套人生哲理。

对于生长在60至80年代的新马港台的孩子们而言,认识老夫子一般始于理发店。当时的街边理发店和邻里男性理发店总会放置数本《老夫子》漫画册,供顾客在等待的当儿阅读解闷。华人以外,马来及印籍同胞对老夫子也不陌生,成了很多人的漫画启蒙。

我在念小学时就爱追看《老夫子》漫画,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举凡报摊和书局必有出售,而且每几周皆有新刊出版。《老夫子》总令人捧腹大笑,除了封面的彩色印刷,内页皆是黑白的四格漫画。《老夫子》经常影射社会的各类现象,让我们在很小的时候便略懂人生百态。

老夫子从纸媒跨越影视,当年由已故本地谐星王沙和野峰扮演的老夫子和大蕃薯惟妙惟悄,看得津津乐道。他们带给本地观众无限欢娱,至今印象依然清晰。

除此,当年本地戏院还放映了两部老夫子彩色卡通片,即《水浒传》和《山T老夫子》。在没有互联网和手机的纯朴年代,能够走入戏院观看老夫子动画片,让我们雀跃万分!老夫子登上大荧幕,反映了香港的漫画氛围在80年代初已经非常前卫和成熟。

岁月荏苒,渐渐地,理发店的《老夫子》漫画册被时尚杂志取代,报摊和书店也甚少摆卖,我们似乎都把老夫子遗留在童年的美好时光里。

以长子名字为笔名

配合卡通电影《山T老夫子》于1983年放映时所出版的特刊 。

配合卡通电影《山T老夫子》于1983年放映时所出版的特刊 。

《山T老夫子》特刊内页。右上角即王家禧本尊,下方有王泽的亲笔签名。

《山T老夫子》特刊内页。右上角即王家禧本尊,下方有王泽的亲笔签名。

出乎意料,今年的新加坡作家节邀请了老夫子的创作者之子王泽前来演讲。咦,老夫子的创作者不就是王泽吗,怎么儿子也叫王泽呢?原来原作者本名王家禧,出道时采用长子的名字为笔名,这个“美丽的误会”经王泽亲口解释,大家才恍然大悟。

可喜的是,老夫子在王家禧退休后并没销声匿迹,而是由王泽继承这个漫画企业。王泽在一个小时的讲座以流利的英语分享了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同时谈论他接手老夫子的创作历程,内容甚为丰富。

王泽能言善道,他透露父亲起初创作老夫子纯粹是为了赚取稿费挣多点钱来养家。当时王家禧为多份香港报刊供稿,由于报业竞争激烈,规定他不能为竞争对手作画,他唯有采用不同笔名和画风来持续创作。当中以笔名王泽所画的老夫子最受读者青睐,他随之致力发展这个漫画人物。

老夫子和伙伴们,即大番薯、秦先生和陈小姐,造型鲜明,红遍整个华人社区。虽然如此,王家禧并没有大富大贵。据王泽形容,当时盗版猖獗,许多地方所出版的《老夫子》非正版,他们也无从追查,道尽了一个漫画艺术工作者的无奈与酸楚。

读者来函推动继承父业

当年笔者所购买的《老夫子》漫画册也是很多人爱不释手的读物。

当年笔者所购买的《老夫子》漫画册也是很多人爱不释手的读物。

王家禧爱子心切,从不鼓励儿子们从事漫画创作。然而, 原是建筑师的王泽最终还是继承父亲的衣钵;他坦言父亲一生积累的成就难以超越,不仅令他倍感压力,内心也无不挣扎。

倒是有一次在出版商整理父亲的画稿时,王泽被塞满一储藏室的读者来函所震撼。他这才意识到父亲的创作竟然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带给读者们无限欢乐。当中有封来自加拿大的信件最令他动容,来函者说过世的孩子很爱看《老夫子》,而今,每一次看到《老夫子》便会忆起陪伴孩子的温馨时刻。

王泽于是决定继续以幽默感动众人,并将老夫子塑造成流行文化,推向另一高潮。在王泽的画笔下,老夫子的轮廓更加细致,色彩更为亮眼,其精髓则保持不变。

与时尚品牌跨界合作

新时代的老夫子和时尚品牌跨界合作,成了潮人,吸引年轻的消费群。(取自互联网)

新时代的老夫子和时尚品牌跨界合作,成了潮人,吸引年轻的消费群。(取自互联网)

新时代的老夫子和诸多时尚品牌如Prada、Gucci以及其他大企业跨界合作,以各种形态出现在平面和数码媒体中,叫人眼前一亮。王泽将老夫子形容为一个好演员,因为他时而是个普通人、时而变成太空人,扮演多重角色。他说老夫子就像颗“Visual Aspirin”(视觉阿司匹林),用笑料把读者的烦忧驱走。

王泽当天也阐述父亲的近况。王家禧高龄92岁,现居洛杉矶。纵然老来多病,身体却硬朗,平日潜心陶瓷创作艺术,作品多元、丰富;老人家心境年轻,生活格外充实。

为了这次的讲座,我把收藏三十余年的《老夫子》漫画册带到现场让王泽签名留纪念。没想到年轻的读者一看到皆深感好奇,对他们而言,我手上的漫画就像出土文物般罕见!

王泽本身也觉得颇有意思,尤其是《山T老夫子》卡通电影特刊,他说在香港应该没有人还保留着,随后在内页签上大名。至于另外数本漫画(《老夫子水浒传》合订本等),王泽仔细翻阅后,认定那不是正版,没签。(原来当年在本地报摊和小书店所购买的《老夫子》一般属翻版。啊,真是罪过!)

走过半个世纪以上的老夫子在华人漫画界历久不衰,除了有第二代的传承,更重要的是,他善于变通,跟得上时代的步伐,抓住了年轻人视线。嗯,连老夫子这个老顽童都与时并进了,那我们更应如此。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缤纷’
8/1/2016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16年一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