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年11月

设计图书馆

SD84_1

身为设计师,对于岛国有个以设计为主题的图书馆感到小确幸。design@orchard位于Orchard Gateway,两层楼的偌大空间可谓爱书人的世外桃源,与脚底下的熙攘成了强烈对比。

或许不少人以为设计图书馆只供设计相关书类,门外汉是看不懂的。其实不然,这里也有旅游、生活等书籍,藏书甚为丰富。

SD84_2

同样的,很多人或许被《Shopping Design設計採買誌》的Design一词吓着,误以为这是一本供设计师阅读的月刊。

非也。设计即生活,希望通过优质设计提升生活素质;像这期的植物主题,以翠绿美化生活空间,不也运用了设计的原理?

有机会可以到design@orchard看看,顺便翻阅《Shopping Design設計採買誌》。当然,喜欢的话就去书局购买吧。

SD84_3

荷兰籍女义工 教导庇护所女佣彩旗缝纫手艺

彩旗是荷兰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品,体现了关爱与和谐。旅居新加坡的荷兰籍妇女玛丽卡•本和玛露克•舒莫将这份爱心散播开来,她们把缝纫彩旗手艺传授给一群女佣,让女佣们多掌握一门技术。

彩旗是荷兰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品,玛丽卡(右)和玛露克将这个传统带入新加坡。

彩旗是荷兰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品,玛丽卡(右)和玛露克将这个传统带入新加坡。

挂彩旗是荷兰人的传统习俗,每户家庭在象征性的节日都会在屋内悬挂七彩缤纷的布料旗子,以增添节庆的欢乐气氛。

旅居新加坡的荷兰籍妇女玛丽卡•本(Marijke Bohm,41岁)和玛露克•舒莫(Marlouke Schuengel,39岁)受访时异口同声说,自她们懂事以来,一旦家里有人过生日以及有新生儿诞生,长辈们必定会购买彩旗做派对点缀。见到彩旗的那一刹那,她们总会按奈不住心中的喜悦,兴奋得手舞足蹈。彩旗是荷兰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品,体现了关爱与和谐。

纵然目前身在异乡,两位妇女仍不忘将这份爱心散播开来,她们把缝纫彩旗手艺传授给一群女佣,让女佣们多掌握一门技术。

邻居女佣的遭遇促使当义工

玛丽卡和玛露克属于本地非政府组织“情义之家”(Humanitarian Organis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简称HOME)的义工,该组织旨在维护在本地工作的外籍劳工,为需要协助的外劳提供援助。她们负责照顾的都是遭受雇主不公平对待,暂时寄宿在一家庇护所的女佣。

玛丽卡是缝纫团队的发起人,她在六年前随任职航空业的丈夫迁移新加坡后,便一直活跃于“情义之家”。玛丽卡说:“庇护所的女佣们开始时都在做一些简单的手工艺品,如圣诞卡和发夹来售卖。我想如果能把荷兰的彩旗制作手艺传授给她们,长远来说,更有意义。”

玛露克则是通过另一位荷兰友人的介绍加入义工团队,和玛丽卡并肩教导彩旗制作。玛露克对女佣们存有怜悯之心,她说:“我留意到邻居的女佣每天早起晚睡,没有休息日,又经常挨饿,让我感到非常气愤。于是我决定将这股愤怒化作动力,通过彩旗缝纫来改善她们的处境。”

彩旗制作步骤繁琐

彩旗的制作步骤繁琐,从裁剪到熨烫,一切靠手工完成。

彩旗的制作步骤繁琐,从裁剪到熨烫,一切靠手工完成。

玛丽卡和玛露克每周会花上半天时间到庇护所探访和教导女佣们制作彩旗。这对女佣们起着正面影响,在个案尚未解决的当儿,她们积极学习一门新手艺来维持生活,从而舒缓忐忑不安的情绪。

彩旗的制作步骤其实相当繁琐,玛丽卡和玛露克会先选购布料做草图设计,再交由一组六到八人的团队裁剪、缝纫、串线、熨烫到最后的包装,每个步骤靠手工,需要各方面的配搭和合作,马虎不得。

玛丽卡说:“由于女佣的个案轻重不一,往往需要多方面的调查和评估,寄宿庇护所的时间也就各有所别。有些只待一两个月,有的则住上好几年,因此制作彩旗的数量和速度取决于她们的居留时间。我们将成品拿到一些商店和市集出售,价格介于$15到$45,所取得的款项都归于‘情义之家’。”

“彩旗的图案随着新加坡的多元文化而改良,团队也制作万圣节和圣诞节彩旗出售。有些顾客甚至要求特别订做附有孩子名字的彩旗,这一切都需要花费心思设计和缝纫。” 玛露克补充。

荷兰家庭甚少聘请女佣

玛丽卡(右)和玛露克每周会到庇护所教导女佣们缝纫彩旗。

玛丽卡(右)和玛露克每周会到庇护所教导女佣们缝纫彩旗。

玛露克一家四口于2012年落户新加坡,这是舒莫家庭第二次迁移岛国。早在2007年,她和从事海事业的丈夫曾在这里居住两年,后来因丈夫的工作缘故,举家到美国生活一段时间。

持眷属准证的玛露克拥有人事管理工作经验,她目前是名家庭主妇,育有两个年幼孩子。玛露克说:“我们第一次旅居新加坡时生了大女儿,小儿子则在美国出世。再度回到这里,不同的是,我们把重心转移到孩子们的身上。新加坡的良好治安让我们在此安居乐业。

“我发现多半的新加坡家庭都有女佣,反观荷兰家庭,家务事平时自己处理,有女佣是奢侈。即便有,也是雇用同籍的钟点帮佣,这可以说是荷兰与新加坡社会结构的差异。我对这群离乡背井、远离亲人到外地谋生的女性肃然起敬,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她们相比,我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玛露克在这里有聘请女佣,不过女佣的合约即将期满,她正计划找钟点帮佣来打理家务事。

玛露克在“情义之家”当义工将近三年,和女佣们相处愉快。她表示从这群主要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缅甸的女佣身上认识到其他国家的文化和风俗。与此同时,女佣们的不幸遭遇有反思作用,加深了尊重他人的价值观。玛露克希望她个人所付出的微博力量能改善女佣们的处境并推动她们积极向上。

彩旗的制作步骤繁琐,从裁剪到熨烫,一切靠手工完成。

彩旗的制作步骤繁琐,从裁剪到熨烫,一切靠手工完成。

工作不分贵贱 待人平等

拥有法律学位的玛丽卡在迁移新加坡前曾经举家旅居中东和挪威,任职于荷兰大使馆和人权组织。落户岛国后,她凭借这方面的经验到“情义之家”负责处理女佣受虐的个案,同时设立了彩旗缝纫团队。

“起初,每当女佣们对我诉说她们的不幸遭遇时,我都会感到格外难过,心情难免受影响。久而久之,我学会抽离,唯有客观看待事情才能尽快帮她们解决问题。”

玛丽卡认为工作不分贵贱,虽然每个人的出身环境迥异,待人处事却应当平等。对于本地不时有雇主虐待女佣事件发生,玛丽卡说:“在荷兰鲜少有这类案例,我们一向提倡和谐也懂得相互尊重。因此,初到新加坡处理相关案例时,我是挺惊讶的,这让我看到一个社会的多层面。”

玛丽卡持眷属准证,她育有一对儿女,不久将迎来第三胎。虽然已卸下“情义之家”的行政工作,她每周和玛露克积会相约到庇护所帮忙。玛丽卡有感而发:“设立彩旗缝纫团队超过四年了,至今共有百多位女佣在这项工程中受惠。开始时,我只把彩旗售卖给周围的朋友,没想到渐渐引起更多人的兴趣,建立起好口碑。对我而言,能够把荷兰的传统手艺教授给需要的人,满足感很大!”

(欲知更多关于“情义之家”的讯息,请上www.home.org.sg;有关彩旗的售卖动向,请上www.funkyfairtrade.org查询。)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9/11/2015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15年十一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