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年5月7日

城中树

艺术学院依树而建,让建筑与大自然和“木”相处。

艺术学院依树而建,让建筑与大自然和“木”相处。

住家附近旧火车轨道旁有片绿油油的草地,老树林立。最近有了动静,铲泥车冒然侵入,亲睹一棵接一棵的大树很无助地连根拔起。悲愤!照理说,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对这一幕应该司空见惯,但我就是学不会城市新陈代谢的常理。

是的,我对老树存在莫名的情感,它们犹如长者令人敬仰。在巴士上,喜欢探头看掠过的树影;行走大街上,偶尔会驻足欣赏老树的英姿。城中树就象大自然的雕塑,撑起腰摊开手臂,茂密枝叶的隙缝将天空划成剪影片片。

美国老牌演员歌手Bette Midler唱道:You know that old trees just grow stronger(你知道老树愈长愈健硕)。 感同身受。尤其喜欢勿拉士巴沙路的两株老树。庞大的青龙木和生命力盎然的菩提树在艺术学院外遥遥相望,无私般为路人遮荫。学院依树而建,让建筑与大自然和“木”相处。我常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和憩息的游客坐在青龙木下的阶梯纳凉,委实美景一幅。

菩提树的静态在闹市显得格外泰然。

菩提树的静态在闹市显得格外泰然。

而菩提老树生长闹市,颇为罕见,熙攘人潮穿梭于此,树的静态显得格外泰然。因为伫立十字路口旁,每次等绿灯过街,都会趁那几分钟赏树容。光看树干的纹理,可想菩提老树在这一带的二手书摊盛行时已存在。城中树,殊不知,比好多事与物还年长,值得保护与疼惜。

不远处的国家博物馆外有株老榕树也常望它几眼。旧图书馆未拆除时,它的根已扎得深;细长“胡须”垂下,坦白说,夜晚路过还真有点吓人。后来史丹福路建隧道,路也变了,我是以老榕的位置惦记曾经的足迹。几年前博物馆定期在榕树下举行露天电影放映会,虽然没参与,倒是有回途经,觉得烂漫得很。

最近在岛国各处,尤其是植物园外,察觉老树干滋长藤蔓及其他植物,甚至有野胡姬盛开的景象。原来这是公园局特地将胡姬幼苗依附在老树上生长,透过赤道的阳光与雨水的灌溉所结的果。老树的豁达让各类植物“共处一树”,体现自然界的和谐。

我经常在住家四周的老树看到小松鼠、黄色与蓝色小鸟的踪迹,更贴近些还能听见知了在高唱。这些小动物把老树当栖息处,活动自如。无法想像老树被砍伐后,它们将何去何从。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7/5/2013


足迹

  • 74,477 hits

日子

2013年五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感谢。感想。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anyu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cly发表在《Shopping Design 131
luwei发表在《英籍创意人 用“表情”颠覆ABC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