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年5月

记得我们(空中)有约7 – Part 2

下半段的歌曲介绍将于来临星期三(5月29日)晚上10时以及星期六(6月1日)早上10时重播。

点击以下网址可收听预告:

敬请收听。

Advertisements

一生只绚丽一次 植物园赏贝叶棕榈树

高耸的贝叶棕榈树开了花,引来许多访客前来欣赏。

高耸的贝叶棕榈树开了花,引来许多访客前来欣赏。

新加坡植物园内有一颗80高龄的贝叶棕榈树(Talipot Palm)前阵子开了花,可谓难得一见的景观。

贝叶花盛开在高耸的树顶上,从分支冒出一串又一串奶油色的小花,多达2400万朵。花直径约三四毫米,散发淡淡幽香。远处眺望,一览无遗。

花开花谢乃大自然的常态,花谢了便期待下一个花季的来临。然而,贝叶棕榈树一生仅开一次花,当花儿已绽放,果实成熟之后,正意味生命即将终结。这是大自然的奥秘,为它感伤之余,亦尊重自然生态的规律与循环,同时领悟到生命的珍贵。

贝叶棕榈树是无私的。来到雄伟笔直的树冠下,叶片似一把巨伞为访客遮荫,在艳阳下方能感觉丝丝凉意。小花朵从天而降,宛若下起花雨,轻轻盈盈地飘落着,把泥土染成雪白,煞是漂亮。何止,细嫩的小花朵撒落在不同植物上,有了栖身处,甚至把蜘蛛网点缀成繁星点点!

快乐的访客伸出双臂,将贝叶花小心翼翼捧在手心,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净化心灵。小花朵随风飘至妇女们的发丝,顿时成了漂亮的发饰,乐了自己亦乐了身边人。贝叶棕榈树孕育的千万朵小花带来无限惊喜与欢愉,大家从而敬仰它,心存感激。

啊,一生只绚丽一次,复夫何求。

贝叶花盛开在树顶上,从分支冒出一串串奶油色的小花,多达2400万朵。

贝叶花盛开在树顶上,从分支冒出一串串奶油色的小花,多达2400万朵。

把泥土染成雪白,煞是漂亮。

把泥土染成雪白,煞是漂亮。

小花朵将蜘蛛网点缀成繁星点点。

小花朵将蜘蛛网点缀成繁星点点。

细嫩的花朵飘落到植物上,有了栖身处。

细嫩的花朵飘落到植物上,有了栖身处。

伸出双臂,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净化心灵。

伸出双臂,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净化心灵。

关于贝叶棕榈树

贝叶棕榈树也称贝多罗树,学名Corypha Umbraculifera,原产于印度西南部和斯里兰卡,成长期十分缓慢,平均树龄为30年至80年,树高10公尺左右。贝叶棕榈树一生仅开一次花,然后结果,果实成熟后,母树将逐渐衰老并枯萎,通过果实繁殖;在植物学上称为“一次性花果植物”。

佛教有名的“贝叶经”即贝叶棕的叶片制作而成。有人认为贝叶棕是一种地理和民族文化的标记树;只要是热带地区,有佛教的地方就有贝叶棕榈树。

刊登于《普觉》杂志
第26期(2013年5月至8月)

记得我们(空中)有约7

972_recording_4

来临星期三(22日)晚上10时至11时,欢迎收听972《绝对金曲》。

点击以下网址可以收听节目预告:

有好歌有故事听,敬请留意。

(节目将于星期六(25日)上午10时重播。)

972_recording_5

城中树

艺术学院依树而建,让建筑与大自然和“木”相处。

艺术学院依树而建,让建筑与大自然和“木”相处。

住家附近旧火车轨道旁有片绿油油的草地,老树林立。最近有了动静,铲泥车冒然侵入,亲睹一棵接一棵的大树很无助地连根拔起。悲愤!照理说,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对这一幕应该司空见惯,但我就是学不会城市新陈代谢的常理。

是的,我对老树存在莫名的情感,它们犹如长者令人敬仰。在巴士上,喜欢探头看掠过的树影;行走大街上,偶尔会驻足欣赏老树的英姿。城中树就象大自然的雕塑,撑起腰摊开手臂,茂密枝叶的隙缝将天空划成剪影片片。

美国老牌演员歌手Bette Midler唱道:You know that old trees just grow stronger(你知道老树愈长愈健硕)。 感同身受。尤其喜欢勿拉士巴沙路的两株老树。庞大的青龙木和生命力盎然的菩提树在艺术学院外遥遥相望,无私般为路人遮荫。学院依树而建,让建筑与大自然和“木”相处。我常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和憩息的游客坐在青龙木下的阶梯纳凉,委实美景一幅。

菩提树的静态在闹市显得格外泰然。

菩提树的静态在闹市显得格外泰然。

而菩提老树生长闹市,颇为罕见,熙攘人潮穿梭于此,树的静态显得格外泰然。因为伫立十字路口旁,每次等绿灯过街,都会趁那几分钟赏树容。光看树干的纹理,可想菩提老树在这一带的二手书摊盛行时已存在。城中树,殊不知,比好多事与物还年长,值得保护与疼惜。

不远处的国家博物馆外有株老榕树也常望它几眼。旧图书馆未拆除时,它的根已扎得深;细长“胡须”垂下,坦白说,夜晚路过还真有点吓人。后来史丹福路建隧道,路也变了,我是以老榕的位置惦记曾经的足迹。几年前博物馆定期在榕树下举行露天电影放映会,虽然没参与,倒是有回途经,觉得烂漫得很。

最近在岛国各处,尤其是植物园外,察觉老树干滋长藤蔓及其他植物,甚至有野胡姬盛开的景象。原来这是公园局特地将胡姬幼苗依附在老树上生长,透过赤道的阳光与雨水的灌溉所结的果。老树的豁达让各类植物“共处一树”,体现自然界的和谐。

我经常在住家四周的老树看到小松鼠、黄色与蓝色小鸟的踪迹,更贴近些还能听见知了在高唱。这些小动物把老树当栖息处,活动自如。无法想像老树被砍伐后,它们将何去何从。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7/5/2013

本地人和新移民 登布西路共开农夫市集

在新加坡,国人一般到湿巴刹或超级市场买菜;殊不知,岛国也有一个充满异国风味的农夫市集,摆卖来自尼泊尔高原的有机农作物,法国面包和乳酪,意大利面食、酒类等。这个号称新加坡第一个农夫市集正坐落登布西路的罗文园,近年受到本地和外籍人士的青睐,成了各族群周末流连与互动的场所。

罗文园农夫市集有售卖尼泊尔有机蔬果,吸引各国籍人士前来光顾。

罗文园农夫市集有售卖尼泊尔有机蔬果,吸引各国籍人士前来光顾。

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英国经典民谣“Scarborough Fair”,歌词开头这么写道:“你要去斯卡布罗市集吗?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歌曲描绘了西方的农夫市集景象,提及的香料是当地农夫带到市集出售的农产。

在新加坡,国人一般到湿巴刹或超级市场买菜;殊不知,岛国也有一个充满异国风味的农夫市集,摆卖来自尼泊尔高原的有机农作物,法国面包和乳酪,意大利面食、酒类等。这个号称新加坡第一个农夫市集正坐落登布西路(Dempsey Road)的罗文园(Loewen Gardens),近年受到本地和外籍人士的青睐,成了各族群周末流连与互动的场所。

摊主和顾客交流的平台

凯特林(左)和甄尔希望罗文园农夫市集越办越出色。

凯特林(左)和甄尔希望罗文园农夫市集越办越出色。

本期的《新汇点》邀请罗文园农夫市集的两位负责人凯特林·汤申(Katherine Thomson,32岁)和甄尔·纳达拉朱(Jayne Nadarajoo,44岁),畅谈举办市集的过程和心得。甄尔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她说农夫市集源自罗文园区内几个租户联合经营的小餐馆兼厨艺学校The Pantry。

“开设餐馆是方便租户和顾客有个膳食的选择。这里的租户不少是做外国人生意,因此餐馆食客多属外籍家庭。渐渐地,这里形成一个外籍人士的小圈子,他们纷纷向餐馆反映是否能把自己的货物摆放在餐馆内售卖。这促使我们举办农夫市集,好让他们有个展示自制食物和代理货品的平台,于是每个月的第一和第三个周六定期举行。屈指一算,今年是第三个年头了。” 甄尔说道。

来自英国伦敦南区,旅居岛国有两年的凯特林说:“市集的出发点是让摊主们能够直接和顾客交流,在轻松的气氛下分享物品的知识,不但服务个性化,也有亲和力,这是超市所没有的。农夫市集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非常普遍,一般售卖蔬菜、乳酪和肉类,是个周末好去处。我在英国时也爱光顾农夫市集。”

“这里的摊主们多数在外头已经有自己的小本生意,不少从事网络行销,有的则经营餐馆。他们通过市集让更多人了解自家产品,有抛砖引玉效应。开始时以外国人摆摊居多,来的也是居住在新加坡的外籍人士。这一年来,反而有较多本地人的参与,主要是生活素质的提升使新加坡人寻求独特的购物体验 。”

农夫市集有家乡味

罗文园农夫市集近年受到本地和外籍人士的青睐,成了各族群周末流连与互动的场所。

罗文园农夫市集近年受到本地和外籍人士的青睐,成了各族群周末流连与互动的场所。

登布西翠绿盎然,曾是英国殖民地时期的兵营,英军撤离后由国防部接管多年,当时是众多入伍青年报到的中心,有一代人的集体回忆。在罗文园开设幼儿园的甄尔说:“这是市集的一大特色,环境清幽,地方空旷,历史建筑林立。不少本地顾客来到这里就回忆起当兵的点滴。农夫市集售卖不同国家的特产,生活在岛国的外籍朋友都表示这里让他们找到家乡味。”

农夫市集可容纳15至18个摊位,凯特林说手头上有20余个固定摊贩,为了市集内容不会出现重复性,她会筛选并和摊主们一起开会,以交换意见和增进感情。“和摊主交谈时总能感染到他们的热忱,对年轻人而言,在这里经营小生意起着莫大的鼓舞。为了确保新鲜感,市集摊贩有一定的流动性,所以每次来的体验绝对不一样。” 凯特林说。

农夫市集最近在本地有流行的趋势,不少地方开始举办类似的活动;对此,凯特林和甄尔表示不担心有竞争,因为罗文园的气氛独树一帜,口碑佳。两人都异口同声说,很欣慰看到本地人和外籍人士把这里当做一个互相交流的地方,希望越办越出色。

各国籍人士喜欢尼泊尔蔬菜

黄升水(左)不辞劳苦向顾客讲解尼泊尔有机蔬果,包括尼泊尔蜜糖。

黄升水(左)不辞劳苦向顾客讲解尼泊尔有机蔬果,包括尼泊尔蜜糖。

这个售卖在尼泊尔耕种的有机蔬果摊贩是罗文园农夫市集的一大亮点,琳琅满目的蔬菜引来许多访客驻足浏览。摊主黄升水(Cynthia Wee-Hoefer,61岁)是本地娘惹,德国籍丈夫在尼泊尔拥有占地10英亩的农场,每两周空运新鲜农作物来新加坡。黄升水曾是英文报和杂志记者,自2010年当市集开始举办时便摆摊,风雨不改,见证了这里的蜕变。

“起初本地顾客不多,近年反而有越来越多新加坡人前来光顾。现在外国人和本地人的比例各一半。三年来,我看到个别摊贩来了又去,有些在市集牛刀小试,掌握市场后到外头开店。”

由于一些蔬菜不常在超市出售,黄升水不辞劳苦向顾客讲解其来源与特色,和顾客就此熟络起来,并建立友好关系。她的顾客群广泛,有旅居岛国的日本人、德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印度人等,通讯名单达千余人。她说印度顾客一般偏爱购买豆类农产,大致上顾客都对尼泊尔种植蔬菜深感好奇,敢于尝试。

市集里的友情故事

莎柔(左)和高娅相识于市集,感情甚好。

莎柔(左)和高娅相识于市集,感情甚好。

市集里有本地人与新移民合资摆摊的友情故事。新加坡人莎柔·慕督莎米(Saro Muthusamy,50来岁)和来自意大利西西里的高娅(Gaia C,29 岁)去年在一个市集相识,当时莎柔摆摊售卖有机护肤产品,高娅则出售自制的意大利面包和面条。

莎柔曾经随丈夫旅居埃及三年,对中东食品特别钟爱,尤其是中东豆泥(Hummus)。高娅灵机一动,找了莎柔在罗文园合资摆摊;顾客在试吃高娅的面包条时,顺便蘸点莎柔的自制中东豆泥,两全其美。 高娅说:“莎柔二话不说就答应合资摆摊,她做事认真勤奋,甚至通宵制作豆泥,我就欣赏她这一点!我们除了讨论生意点子,也会分享烹饪经验,无所不谈。”

莎柔坦言:“新加坡的租金昂贵,像我们这些业余摊贩根本负担不起一个店面,来农夫市集摆摊是最佳选择。刚好有高娅为“生意伙伴”,分担了摊子的租金,也互相照应。我们还会向顾客介绍彼此的食品呢。”

高娅之前旅居伦敦,和英国籍丈夫来新三年半;她周日是典型的上班族,任职外籍银行。“我曾在伦敦的农夫市集摆摊,虽然罗文园的市集规模不及意大利和伦敦大,这里售卖的物品多元,包括服饰和首饰,相当有特色。”

法籍名厨的手工面包和奶油乳酪

理查德(右)和任娟在市集里推销法籍名厨的佳肴。

理查德(右)和任娟在市集里推销法籍名厨的佳肴。

旅居新加坡的法籍名厨Chef Julien也把手工面包和奶油乳酪带到农夫市集售卖。今年初,Chef Julien结束了在本地经营长达10年的高级餐馆生意,转而投入网络食品店,专售法国进口的优质乳酪、鹅肝等食品,同时继续出售他的拿手佳肴。

采访当天,Chef Julien并没现身市集,摆摊的是网络食品店经理理查德·拉费尔(Richard Ravel,36岁)和同事任娟(29岁)。理查德来自法国马赛,来新工作两年,今年1月起在罗文园摆摊,希望借助市集的人流推销名厨的食品。他说至今反应很好,顾客群相当广,本地人和外籍人士都喜欢品尝法国佳肴。“和网络食品店不同的是,农夫市集让我们直接了解顾客的喜好,从而取得进步。”

任娟来自中国山东,在新加坡工作有三年,原本在Saint Julien餐馆就职。餐馆结束营业后,她被调到网络食品店工作。“公司内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必须硬着头皮说英语。在农夫市集里,我接触很多外国人,从交谈中尽量学好英语。”

外籍顾客以旅行支票买花

蓝振文(左)和蓝名姿摆摊售卖花卉,以了解外籍顾客对各种花类的需求。

蓝振文(左)和蓝名姿摆摊售卖花卉,以了解外籍顾客对各种花类的需求。

对新加坡籍夫妇蓝振文(36岁)和蓝名姿(33岁)而言,在农夫市集兜售花卉可以了解外籍顾客对各种花类的需求。他们有个经营10年的网络花店blissfulthots,由蓝名姿负责花艺工作,去年底决定摆摊做宣传,在市集所卖的花卉包括胡姬花和红姜花。

蓝名姿说:“市集的顾客一般喜欢胡姬花,毕竟胡姬花在欧洲国家不普遍,售价也比较贵。”问起在农夫市集可曾遇到任何趣事,蓝振文回答:“有个外籍妇女在市集内逛到钱包所剩无几,向我购买鲜花时,竟然掏出旅行支票付款,让我非常惊讶。”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新汇点’
以原名报道
6/5/2013


足迹

  • 67,825 hits

日子

2013年五月
« 4月   6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