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年4月

“隔空”家庭照的新加坡情结

john_clang_1

怀着一颗平常心走入国家博物馆观赏汪春龙的摄影艺术展《家:当我们不在一起》。原以为会蜻蜓点水般浏览这些家庭合照,意想不到的是,在欣赏这组艺术创作时,竟看出一种新加坡人独有的情结,同时引发身份的自省。

先简单介绍创作者汪春龙(John Clang),他1973年生于新加坡,在本地受教育,目前与新加坡籍太太旅居美国纽约,从事广告摄影。汪春龙凭他的努力和才华在纽约的摄影界打响名堂,他经常回国举办个人的艺术摄影展,题材一般以新加坡人为主。汪春龙于2010年获得第一届新加坡总统设计奖殊荣。

《家:当我们不在一起》的创作概念是将旅居海外的本地人,通过互联网高科技和他们的新加坡家人拍张大合照。在互联网未普及的年代,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就连现在分隔两地的人也不容易跨越时空拍张合照。创作者巧思妙想,利用网络视频合成照片,因为包含他的切身感受,更加触动人心。

为了这一系列创作,汪春龙用了两年的时间遍布各大城市拍摄定居他乡的新加坡人,在主人家中将新加坡亲人的影像投射到墙壁,同一时间拍摄大合照。于是在展览上,我们看到远在洛杉矶和近在咫尺的大巴窑、甚至分隔三地的东京、巴黎和宏茂桥等地的全家福合照。

别人家的合照有什么好看的?的确,照片里的人物没有半个相识,和我毫不相干。但是仔细观赏,面孔和服饰是典型的新加坡人特征。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些自己身上也有的特征,那是最自然不过的知觉,可以说是一种身份认同。犹如在国外邂逅来自岛国的陌路人,单靠直觉便能辨识对方是新加坡人。

此创作贵在一张照片记录两种面貌,生活在异乡的新加坡人,以及生活在岛国的本地人。我更感兴趣的是旅居海外的新加坡人。他们为何选择到异乡生活?他们是否成了当地的新移民?他们有朝一日会回来吗?这些问题在展览中是找不到答案的,因为这不是创作者的用意,倒是照片间接给予参观者的思考空间。

照片里的主角站在房子一隅,让参观者窥探室内装潢与摆设;客厅华丽的吊灯,堆满书籍的书柜、温驯的宠物… 不难察觉他们在外地的生活条件富足,属中等或上等阶级。他们散发自信、睿智、充满时代感、国际化(cosmopolitan)。我不敢说这样的印象乏指一般国人,至少照片反映真实 。在国人被“690万”数字困扰的当儿,照片里的人物显得格外鲜明。他们往后将属于这个数字的加或减,乘或除呢,诸多考量因素在里头。

凝视相中人,不禁想起散布世界各地的朋友们。有远嫁美国的老同学、携幼到中国打拼的朋友、举家在澳大利亚生活的文友;他们在异乡过得充实,基于各种原因,有的不太可能回来,有的短期内未有回巢的打算。汪春龙在展览中写道,年迈的父母经常问他何时归来,而他总是害怕这样的问题,毕竟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回来。

john_clang_2

就因为对家人的愧歉,激发汪春龙进行这一系列创作的动机,作品中有他和父母与弟弟的“隔空”合照。另外,在展览厅前端,有一段录像记录了他拍摄双亲站在铁门前的侧面。这个姿势有别于其他取景的客厅或卧房,让参观者多少产生疑问。来到展览的最后一幅作品,谜底揭晓,原来创作者将自己安置在门前,深情地凝视父母,仿佛他真的回来了。这幅作品很传神,眼神的交汇满是关切和期许,真情流露!

《家:当我们不在一起》不纯粹是迁移者和新加坡家庭的大合照,背后蕴含非常丰富的人文价值,一种旅居国外却情牵新加坡家园的复杂情结。或许若干年后再解读这组照片,另有一番注解。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言论’
以原名发表
13/4/2013


足迹

  • 67,509 hits

日子

2013年四月
« 3月   5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