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8年8月

搬家过渡期

最近为搬家忙。屋子住了近24年,除了一大堆物品要整理,诸多情感挂念亦必须收拾一翻。

自小学毕业便和家人住进这个五房式的中等入息公寓单位;房子宽敞,环境清幽,加上地点适中使我们一住就二十多载。从懵懂少年到懂事青年,从象牙塔到踏入社会多年,岁月荏苒,老房子似乎记载太多太多成长故事,挥之不去。

这次搬迁全是受en bloc所影响,在丰厚的赔偿额与舒适的居住环境间,在理性与感性的虚线之间,多数居民无疑用理性的方程式选择前者。反而是一小撮深信“金钱无法收买安乐窝”的居民顿时成了异类,无论多坚持,到了紧要关头仍必须屈服多数。

于是在获知集体出售的成功率颇乐观的当儿,我们便开始积极物色房子,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满意的,接着进行装修,然后挑个好日子搬进新屋。这整个过程前前后后少说有近两年的时间。

搬家绝不是轻松事,至少对我们不常搬家的人而言。一堆又一堆积累多年的旧物品,总会徘徊在丢与不丢的矛盾间。搬家的疲惫其实来自体力的耗损和精神上的挣扎。只怪自己念旧,对买过用过的东西容易产生感情,因此在清理旧物品时难免会花稍长的时间做取舍,内心起了挣扎,可谓庸人自扰。

老房子住惯了,一景一物早已渗透生活,舒服自在;搬入新家后的最大困扰应该是如何快快适应环境并安顿下来。无论是房子的光线,斗室的摆设、窗外的景物、甚至是左邻右舍的的杂音,都属新体会,需要时间调整。

如今终于明白为什么好多人对旧家总藏有一份特殊情怀,就算老房子早已人去楼空,抑或化为平地,偶尔会回去看看,欲从新景象中寻觅过往的蛛丝马迹来缅怀温馨片段。

再过几个月,旧家便要拆除了,取而代之的将是摩登高档豪宅的建设。到时我们肯定回去看看这个蕴藏情感记忆的地方,只是不晓得自己会以怎么样的心情与心态来看待这样的转变。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四方八面’
23/8/08

8Q

8Q 是新加坡美术馆的延伸。

这个位于奎因街的当代新美术馆曾经是公教附小的旧校舍,落成于1951年。从1987年校舍搬迁后便空置多年,因此能把旧校舍改装成艺术馆是好事。

8Q面积不算大,只有3500平方米,计划能提供新艺术家一个绘画、雕塑、摄影、影片等展览的平台。

上周末刚好路过时顺便进去参观。

亮丽的外墙掩盖了老建筑的陈旧,很难让人联想到这里曾经是本地赫赫有名的小学。走了几圈,发觉虽然是利用旧校舍改装,却没有一丁点校园气息。

或许比较亲切的地方该是那宽阔的阶梯,印象中的学校都是这个模样,方便众多莘莘学子上课下课。

建筑的另个特征是每层楼的长廊,可以想像那是学生们等待上课时交换学习心得或是趁老师没留意时,嬉戏的地方。可惜这些走廊都由玻璃窗保护,无法让人们探出头来好好欣赏外面的美景。或许是为了减低太阳的照射和风吹雨打吧。

就因为8Q的前身是一所小学,我觉得它应该保留多一些旧校舍的特征,让新一代或旅客看到昔日课堂的点滴。

当然做为一个当代美术馆,8Q是有颇大的发展潜能与空间。

这一片绿

旧家前面的绿荫是我怀念的。

当时选择不用最靠近住家的巴士站,主要原因是仅有一趟巴士可抵达工作地点,而且车站往往人多拥挤,多少令人浮躁。

我反而喜欢走远路。那是多两个车站的路程,不但有更多巴士可乘搭,也能沐浴在这片绿意中。

这片绿有清脆鸟鸣,还有小松鼠的踪迹,总能让心平静下来。我越看越有印象派画作的意境美,颇有意思。

我常觉得自己走入画中,莫名地感动起来。

旧家旧景象

因为旧房子有不少东西未清理,这几天仍有回去收拾。

保安uncle一见到我时,双眸似乎亮了起来。这阵子他一天一天看着邻居们纷纷搬迁,相信多少也会难过吧。我不曾和保安uncle说什么话,见面时最多是点个头微笑。今天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一种小小的喜悦,好像见到久违的老朋友。

左邻右舍静了很多很多。这样的静不是之前所能想像的。

以往都有居民走动,或在健康走道散步,有小孩追逐,有邻居带狗溜达…,甚至等电梯也要好些时间。这些情景已不复存在。

很多人都说en bloc好呀,有钱拿,又能换环境住进新屋子。我还在咀嚼这些道理。

无论如何,我都把这一次的搬家过程当作人生的(大)体会。对于旧家,它确实是我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不只是一个居住的地方,连以往每天搭车的路程也是part of everything。

旧家旧景象,就让我以前些时候拍摄的照片作为纪念。


足迹

  • 79,000 hits

日子

2008年八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不过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