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8年6月

趣味槟城

槟城有很多老房子,给予古城之印象,但是穿梭小巷弄之间,还是可以发掘它风趣的一面。

有逗趣、有惊喜、有可爱、有创意、有愤怒的…… 全属槟城人民的真性情。

对我一个初访者而言,这些画面让我感受到槟城的活泼与朝气,有种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小惊喜。可能会让人措手不及,但我喜欢这样的幽默。

如此点缀对一座和旧扯在一块的城市何其重要。城市的旧并不能完全体现这一代人的生活思维。唯有从这些或许当地人不知觉的景物中,才能解读他们的生活情趣。

旧城中看新鲜物,还真有意思。

槟城的旧

槟城的旧蕴涵一股自然美。不刻意,不伪装,仿佛对昨日还存有太多依恋。

空置的老房屋、无人问津的后巷、脱落的外墙,腿了色的铁窗,阳光暴晒的百叶窗…… 这个地方深藏那么多陈年旧事,每个街坊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要愿意接近,他们总会微笑着乐意分享。

槟城的旧像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深邃的眼神,让人对他起敬,因为阅历丰富,是个有故事的人。老人风韵犹存,没有一丝沧桑,也不露疲态,坦然面对老化之过程。

传统咖啡室,大理石旧餐桌,咖啡香醇依然。南洋古早味道就这样自然散发出来了。

岁月原来可以如此轻描淡写。

槟城印象

上个周末和一群爱好摄影的同僚到槟城进行《城市的眼睛》影像纪录活动的交流会,同时也穿街走巷做点拍摄。

槟城,我是第一次到访。虽然在岛国经常能够品尝到可口的槟城美食,但是对这个位于马来西亚西北部的岛屿之印象可以说是全然陌生的。

因为陌生,多了一份好奇和向往。

原来槟城的首府乔治市(George Town)和新加坡有很多相似之处。那些战前两层楼排屋及宽敞的五脚基,颇有早期南洋建筑风格,只是槟城的许多建筑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刻意翻新,因此好多建筑看来很raw,古早味道浓郁。此景观是儿时熟悉不过的记忆,没想到会在槟城老区一再重温。

另一发现就是曾经也属英国殖民地的槟城有好多街名和岛国完全一样,倍觉亲切。Chulia Street, Church Street, Armenian Street…… 边走边对照,煞是有趣。

最最最让我怦然心动的依然是随处可见的装饰砖块和mosiac。无论是老建筑、土生华人住所还是庙宇,放眼一望,一地的mosiac为建筑增添多少气派。

还有传统kopitiam、古色古香的‘公司’(会馆)…… 皆能当做一道接一道的风景来欣赏。

槟城确实不乏动人美景。

画中人 (斗鸡眼美女完整篇)

这些美女个个皮肤白皙,浓妆艳抹,厚红唇充满诱惑,绝对是走在时尚前端的摩登女性。美中不足的是,她们神情呆滞,眼神恍惚,仿佛患有……斗鸡眼!

看中国艳俗文化画家俸正杰在美术馆展出的一系列人物肖像有股超现实的感觉。这些巨大的画作在小小的画廊互相争艳,漂亮的容颜无法掩饰游离神情,不禁让我想起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香港裸照风波的女主角们。

无独有偶,中国另一位当代画家肖红前些时候在本地画廊展出的肖像没有眼球,人物一脸茫然凝视远方。如果说眼睛是一个人的灵魂之窗,斗鸡眼美女和没有眼球的人物是否反映了现代人心灵上的空洞和缺陷?

近几年,中国当代画家选择以人物肖像为题材而引起的的热潮,加上画风干净利落,应该可以用惊叹号做概论。他们颠覆传统,风格前卫,将人物表情戏剧化,带有普普艺术元素,又不失几份东方韵味,颇有个性。坦白说,此风格和意境美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绝非那种悬挂在大厅就能引起共鸣的作品;但是喧宾夺主的竟然是这些价格不菲的艺术品。

虽然作品刻画的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后的人文景象,反映的却是一个大时代的精神面貌。人物摆开传统肖像的庄严,他们就像擦身而过的甲乙丙丁,可以是nobody,又像somebody,时儿友善时儿冷漠。或许这是一个标榜自我的年代,画中人物从不畏惧将喜怒哀乐流露脸上,是宣泄、调侃、自嘲…… 他们是活在当下的性情中人。

今天的中国在艺术、设计、饮食文化等领域都百花齐放,具有一定的潜力;尤其是新流派艺术,拥有庞大的国际市场,备受注目。就有艺术评论家认为这是中国当代艺术转型的阶段,或从传统走向当代形态转变的过渡期之产物,不会长久。

我倒觉得它已跨越文化藩篱,展现的是一个新时代的共同语言。在这一幅幅色彩光鲜的画作背后,或许存在着自我觉醒的意识,让人们在赏画的当儿,多少也会思索画中人物和现实生活的密切关系。

刊登于《联合早报》之 ’四方八面‘
5/6/08

新乌节路?

新加坡旅游局目前正如火如荼在进行重新打造乌节路计划,其中一项工程即加宽乌节路前的人行道。

从东陵路开始的一些路段不好走,尤其是部分行人道已被围栏遮挡,道路狭窄,沿途没有好风景可观赏。当然这些不便属短暂,‘先苦后甜’,相信完工之后将有个崭新的乌节路呈现在眼前。

每一次路过这些围栏都忍不住要发笑。

看看这五位高佻女郎招摇过街,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说是重新打造乌节路,给本地最繁忙的购物区一个新面貌,可是这些女郎形象过于复古,穿的服饰与脸上的浓装都很80年代。让我不禁联想到1987年郑惠玉、陈丽贞与刘琦参加第一届‘才华横溢出新秀’的装扮。呵呵。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另一片围栏还写着:The New Orchard Road。

乌节路是本地一个重要的旅游地标,就算是围栏的graphics也该设计得多一点taste吧!


足迹

  • 79,000 hits

日子

2008年六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不过期文字